一木禾 > 我的妖娆大明 > 第一百九十章 洞房之中波涛汹

  随后宫中鼓乐队及三十六名女乐为先导,三支迎亲队伍分别返回各自府邸,后面还跟着公候百官及数百命妇。再加上旁的礼仪、引导和安保人员,这支庞大的联合送亲队伍总人数高达四五千人。先导已经到了大中桥,队末才堪堪从长安右门出来。
  由于国人爱看热闹的天性,以及以徐家为首的主家大方地沿途散发红包、喜糖、喜饼等,皇城外的沿途街道也是被挤得满满当当。好在这个年代公器私用是常态,锦衣卫、五城兵马司、应天府再度出动了大量的治安维持人员,才维持住了秩序。
  这同时举办的三场皇家婚礼,几乎让整个应天城陷入了极度的狂欢之中。
  然而其实徐钦在这一路上,除了因为结婚所带来的紧张之外,还生怕张允突然冒出来捣乱。要知道,根据二十一世纪的经验,这种人山人海的大场面,是最容易被某些居心叵测之人利用的了。
  不过从徐大少率先平安抵达大功坊,再到江都郡主的鸾驾抵达,都是平平安安、热热闹闹,他有关于这方面的担心终归是被一种特别的心情所彻底盖过。
  看着火红的鸾驾中那努力地端庄静坐的女子,纵使以他的定力,也不免有些恍惚。
  都说嫁衣是女子最美的服饰,不知为何,那本该已经习惯了的翟冠霞帔打扮,仅仅是因为翟冠上那方小小的赤色轻纱,便给了他完全不同层次的感受。或许是是因为那努力装出端庄,却依稀可见局促羞怯的容颜,又或许是这如潮般涌来的喜庆气氛,再或许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勾动心弦。
  徐钦默默深吸一了口气,这才勉强重新将心情平复下来,走上前去准备迎自己的新婚妻子下轿入府。可不知怎的,竟还是平地一个趔趄,引得旁观的人海一阵肆无忌惮地嘲笑。纵以徐大少的脸皮之厚,也不禁红了耳根。
  象征性地掀开鸾驾的帘子,和那双清润如水的明眸对视一眼,心中那种特别的感觉愈发明显了。不过这也使他的心情再度平静下来,顺利地迎了这位殿下夫人进府。
  入府之后,新婚夫妻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拜谒徐家宗祠家庙。这一流程大致可以理解为后世所理解的古人拜堂仪式,不过在明复古周汉制,其真正的正规仪式过程,还是与后世所见的大有不同。
  二人至宗祠拜谒的,乃是徐家先祖,且不是简简单单地鞠个躬或磕个头就可以了事的。明代礼仪的新人谒宗祠,有着一套完整的礼仪流程,非但要事先备下大量祭品,更有拜、进爵、授爵、献爵一系列礼仪,而且新人夫妻会分别对考妣神位如此。
  在这种相对较为严肃的场合,虽然也不是完全没有观礼者,不过人数不多,且在这种严肃的地方,自不可能哄闹。
  谒祠堂礼毕,新人夫妻至新房,行合卺礼。
  合卺礼就是迎亲当天的最后一项步骤了。用类比的话来说,这一项差不多就是后世的闹洞房,和通常现代意义上理解的夫妻对拜的结合。当然,在这个年代这可是极为严肃的礼仪流程,谈不上任何闹的成分,而且整个过程也异常繁琐,更不会有乱七八糟的观礼人员。
  主要流程就是在二人新房的配套外室,二人先对拜,再在执事的协助下,完成三次斟酒、饮酒、进馔、举著的礼仪流程,而且最后一次必须用专用的合卺盏,然后再度对拜。
  这一系列的流程走完,迎亲当天的仪式流程总算是彻底完成了。
  待所有的执事、侍女们退下之后,新房内便只剩下二位新人相对无言了。
  不存在什么新郎还要出去招呼客人什么的,随便来什么客人,有魏国公这尊大神也能招呼得过来。更不存在狐朋狗友真来闹洞房,在这种关键时刻,任何人跑来胡闹也要冒着被皇帝陛下和魏国公打断狗腿的巨大风险,所以即使地位高至燕王世子的朱高炽,又或是徐钦的死党损友郭镛,此时也是老老实实地在前面正厅参加喜宴。
  只不过非但没有如愿当成徐钦婚礼赞者,甚至还被自家大舅严格看管的朱小胖,此时满脸都是幽怨就是了。
  而被单独留在新房内的二位新人,此时则是理所当然地陷入了尴尬境地。毕竟就算是以徐大少的脸皮,要接受实际上根本就连话都没好好说几句的妹子,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自己的老婆这种事,也还是挺具有挑战性的,再怎么说他还是和禽兽有着本质的区别的。何况这妹子,漂亮确实很漂亮,不过也散发着一种危险的味道,嗯,各种意义上的。而徐大少其实是个挺怕死,也怕麻烦的人,若不是确实没办法了,他其实是真想拒收的。所以面对这种情景,自然是难免有些不自然。
  对于朱云轻而言就更是如此了。虽然在之前表现出来比徐钦对这桩婚事更高的接受度,甚至算是一度强势地逼迫徐钦,不过一想到前几天宫里女官悄悄塞过来的那几本花里胡哨的夜间成教读物,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传统黄花大闺女,还是不免心里慌如狗。
  “那个,郡主殿下…”
  最终还是徐钦觉得自己身为男人,不该太怂了,率先打破了这略显诡异的沉默气氛。然而这话一出口,他就恨不得直接扇自己一个耳巴子,居然这么明显地露怯了。
  不过很显然,他的这个举动对打破僵局还是很有效的,至少朱云轻发现他居然也紧张成这样,顿时心情没来由地轻松不少。大概就类似于期末考试你只考了十分,但隔壁小强更是挂了个零蛋差不多。
  “夫君大人,从今日起,您就是妾身的夫君了,不可再如此称呼妾身。”
  “呃,那,云轻?”
  虽然突然一下用这么暧昧的称呼感觉怪怪的,不过徐钦也不希望以后自己跟自己的老婆之间私下都要用上四字尊称。
  很显然,朱云轻对此也是认可的,俏脸映红烛,算是默认了这个称呼。
  “那云轻,我这人就是个不喜循规蹈矩之人,日后你私下也不用什么夫君大人了,直接唤我明敬即可。”
  “嗯,明~敬。不妥,在人前,还是要叫夫君大人的…”显然,无论性格上有多强势和精怪,但这位郡主殿下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是难免紧张和局促。
  “嗯,私下里随意一些就是。先吃点儿东西吧,忙了大半天,可累坏了。”倒是徐钦这边,在简单地聊了两句之后开始逐渐恢复状态,毕竟他的脸部装甲可不是全靠吹出来的。
  二人皆是从午后开始一系列礼仪流程,而看天色,此时已至少是酉时后半段,接近戌时。加上这大半天来,两人皆是顶着巨大的心理与生理压力,在繁复冗长的流程中半点不容出错,自然也已是身心俱疲、饥疲交加。
  方才执事和侍女们退出去的时候,虽将作为仪式道具的馔案和上面的合卺酒、馔食等仪式用品全给撤走了。不过大家也明白吃饱饭才能做正事的道理,所以在内间的桌子上,早另备了一份丰盛的、正儿八经用来吃的饭菜。
  二人移步对坐,开始用餐。
  刚开始的时候,徐钦是真饿了,所以尽顾着先填饱肚子再说。等到他三下五除二稳住五脏庙之后,这心思就开始止不住愈发的活络起来。
  要说二人也不是没有一起吃过饭,徐钦记忆中,最早是在朱棣组织的红山围猎之旅的野餐会上,后又在东宫,朱允炆的私家宴会上,二人也都算是同桌就餐。
  不过当时自己的心思完全不在于此,倒是没有过多的欣赏什么,然而现在空闲下来,细细打量,这位有着妖女之称,性格恶劣、智商可怕的皇家贵女,其实在这种日常的举止上,完全是一副典型的封建顶级贵族小姐的模样:端庄、优雅、娴静。
  想想其实挺矛盾的,只是联想到其身世,却又不禁让人有些没来由地怜惜。
  “怎么了?”察觉到徐钦的神色,她虽然不可能完全猜中其心中所想,却也不由得停下来轻声问道。
  “哦,没什么,只是觉得云轻你越看越好看,就忍不住多看几眼。”
  “没个正形…”
  面对徐大少的调戏,郡主老婆的第一反应自然是羞喜交加,轻啐一口,红着脸小声教训道。不过接下来她的话,却令徐大少明显感觉胯下一紧。
  “有你那位关姑娘好看么?”
  看来逐渐回血的不止是徐大少,还有这位妖女郡主殿下啊!
  徐钦暗自摇头苦笑,并将刚刚升起的那一丝怜惜之情抛诸脑后,就这样的毒舌女,用得着别人来怜惜么?!
  “云轻说什么呢!为夫和关姑娘确确实实清清白白,什么你的我的…”
  “呵呵,妾身开个玩笑嘛!失言之处,还望夫君莫要介怀。不过妾身是真想知道,夫君是觉得关姑娘更好看,还是妾身更好看?”
  作为一个橡胶直男,徐钦闻言,不由觉得背脊有些发凉。这完全就是一道送命题!看着朱云轻那带着期盼的眼神,再考虑到现如今的形势,他知道,这也是一道必答题:要是新婚之夜,徐家小公爷就被轰出新房,那他立马就可以在院子里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算了,以后也不用再在这应天城混了。
  所以在经过极短一瞬的反应,正确答案及脱口而出。
  “当然是云轻你更好看咯!你自己看看,你这可是天生贵胄之相,月宫仙子不外如此,与生俱来的高贵典雅,就算不穿这一身翟冠霞帔,就一身寻常穿着,也一看便知是天上谪仙、公主帝姬!此等自带仙气的美貌和气质,凡间的这些庸脂俗粉,相比之下不就是萤火与皓月争辉,贻笑大方、自取其辱么?!”
  “都说当今朝堂之上,论巧舌如簧、厚颜无耻,无出徐小公爷之右者,诚不欺我。”虽是这么说着,不过朱云轻脸上的笑意却是怎么也遮不住。
  这一笑,就说明这回他算是顺利过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