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纵情三国 > 第118章 兵临平舆
就在陈到收纳降兵的时候,北城门大开,朱儁率领汉军冲入城中,袁绍也带着飞虎营进城了。
  
  半个时辰后,西华城彻底被汉军占领,黄巾军死伤近五千人,余者全部投降,大约有六千人。
  
  城中某处,刘战听了陈到的禀报后,对陈到大加赞赏,同时也对那些弓箭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就在这时,朱儁领着几个甲士路过,正好看到刘战等人,他直接来到刘战跟前,说道:“公子,那些黄巾降兵,老夫只要三千,剩下的就由公子处置吧。”
  
  刘战朝朱儁一拱手:“谢将军美意,此战将军损兵折将,小子就不要这些降兵了,全由将军收编入军吧。”
  
  “不可,此战若无公子,老夫是断然拿不下这座城池的,更何况收降兵了。”朱儁脸色一正,说道。
  
  “呵呵,将军不必推辞,小子自有道理。”
  
  “哦?公子请说。”
  
  “小子只是一名郎官,说起来,本就无带兵之资格,只是,小子为灭黄巾反贼,冒天下之大不韪,暂且统领飞虎营七千余人,若再扩大规模,恐怕朝中会有人不安……故小子不能再收降兵了,还请将军莫再推辞。”刘战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其实,刘战不要这些降兵的真正原因是,这些黄巾降兵整体素质太低,当然,除了那些已经加入飞虎营的弓箭兵。还有就是,刘战连灵帝刘宏都拿下了,还怕什么有人不安吗?
  
  朱儁沉思片刻,拱手道:“公子美意,老夫记下了,告辞。”说完转身离去。
  
  “将军慢走。”
  
  ……
  
  宛城。
  
  被刘战打散的波才残部,如难民一般,三五成群,稀稀拉拉地向城门方向而去……
  
  宛城之内的黄巾军,见有大量黄巾汉子逃了过来,直接就打开了城门,迎接波才残部入城。
  
  突然,一名容貌不凡的青年率领一千名士兵,杀向逃难般的波才残部。
  
  青年广颜阔面,虎体熊腰,披烂银铠,裹红头巾,手持古锭刀,骑花鬃马,正是孙坚。
  
  黄巾骤起,孙坚被朱儁举荐为佐军司马之后,把他的家眷都留在九江郡寿春县,在淮、泗一带招募了一些士兵,加上他同乡的少年和他当县丞时的豪杰纷纷来投,共募得士兵一千人。
  
  斩杀波才残部的同时,孙坚分兵入城,见人就杀,杀得城中黄巾汉子丢盔卸甲、屁滚尿流……
  
  不到一个时辰,孙坚便把如波才残部斩杀殆尽,一个不剩,同时,也成功占领了宛城。
  
  孙坚,真不愧江东猛虎!
  
  黄巾反贼在孙坚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
  
  占了城池,孙坚迅速布置城中防务,第一时间来到城墙之上,巡视检查。
  
  忽然,孙坚看到一支大军卷尘而来,迎风招展的将旗上书“朱”字。
  
  这是……
  
  定是朱儁将军!哈哈,某刚拿下城池,将军就来了,实在是太巧了!
  
  某这就去迎接将军!
  
  孙坚心中一喜,毫不犹豫地转身冲下城头,飞身上马,往城外而去……
  
  朱儁抬眼向宛城内张望片刻,只见汉军旗帜高高悬挂于城墙之上,朱儁心中疑惑,领兵继续向前开进,意欲一探究竟。朱儁本来是要同刘战一起开赴汝南郡治所平舆的,可是听了刘战的分析之后,朱儁果断改道南阳,增援皇甫嵩,这才路过宛城。
  
  朱儁清楚宛城的黄巾贼子不多,所以想顺路收复宛城。
  
  就在这时,一名身形颇为熟悉的年轻甲士,单枪匹马,从城中奔出,不断向朱儁招手示意。
  
  朱儁凝望片刻,认出了来人。
  
  文台!
  
  好小子,老夫果然没看错人!
  
  哈哈……
  
  朱儁哈哈一笑,抬手一挥,全军停止前进。
  
  朱儁打马向前行了几步,勒马立于原地,等候孙坚前来。
  
  孙坚来到朱儁身前,飞身下马,快走几步,朝朱儁躬身一礼:“将军,孙坚来迟,还请恕罪!”
  
  “哈哈……文台攻下城池,何罪之有?”朱儁虚扶孙坚,抚须而笑。
  
  “将军,坚一招募完士兵,便火速来投,路过此地,正好见黄巾逃兵入城,所以才轻易拿下了城池。”
  
  “文台真乃猛虎也!哈哈……走,去城中。”朱儁抬手往城中一指,说道。
  
  孙坚做请道:“将军请!”
  
  朱儁翻身上马往城中而去……
  
  ……
  
  汝南郡治所平舆城北二十里。
  
  天色渐晚。
  
  飞虎营忙着安营扎寨,埋锅造饭。
  
  刘战帐内,戏志才、陈到、裴元绍、袁绍等人各自落座。刘战扫了一眼四人,说道:“诸位,平舆近在眼前,至于何时进攻,如何攻打,请听军师讲明。”刘战说完从怀里取出一块绢布,交给戏志才。
  
  “是!主公!”
  
  “是!将军!”
  
  四人各自拱手答道。
  
  戏志才起身接过绢布,展开,说道:“诸位,此图乃主公所绘之进攻势态图,请先过目,熟记于心。”
  
  什么态?
  
  什么图?
  
  主公竟然会画图?
  
  三人一脸懵逼地看着戏志才,不知戏志才说的是什么。
  
  戏志才呵呵一笑,继续说道:“各位一看便知,很简单。”说完来到裴元绍面前,将绢布递向裴元绍。
  
  裴元绍老脸一红,也不接绢布,瓮声瓮气地说道:“某不识字……”
  
  “呵呵!”刘战微微一笑,悠悠道,“元绍……”
  
  “啊?!将军叫我?”刘战话刚出口,袁绍就站了起来,朝刘战一拱手。
  
  “……”
  
  刘战有些无语,我去,你俩这名字叫起来容易混淆啊!
  
  刘战冲袁绍一摆手:“本初请坐,不可鲁莽,上次在西华损失近千弟兄,难道还不长记性吗?”
  
  “绍听将军的!”袁绍低声应道。
  
  刘战越看袁绍越来气,这货就是个累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而且还很自以为是。本来,袁绍的鲁莽致使飞虎营白白牺牲近千名兵士,刘战没有深究,可是听了戏志才的分析后,刘战才明白,如果袁绍按照既定计策施行,决不会死掉那么多弟兄。思来想去,刘战决定先不处置袁绍,看看他留在这里到底是何目的。
  
  刘战话音刚落,戏志才接过话茬说道:“裴元绍、袁绍,你们二人当真有缘哪!一个是圆勺,一个是陪圆勺,有趣!哈哈……”说完放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