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版综漫 > 第八十四章 登场

  过了一会,勾鸣跟随着三人的声音进入了一间教室。
  进入教室前,勾鸣特意抬头看了一眼,发现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1年4组’的字样。
  勾鸣随手关上门,却看见三名少女正背对着他,围着一张课桌,不知道在看什么。
  “你们在干什么?”
  勾鸣走过去,随手拍了拍森来实的肩膀。
  三人听到勾鸣的声音,齐刷刷地抬起头来,也不说话,双眼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勾鸣。
  一股诡异的气氛渐渐弥漫开来。
  “前辈,我们好像全都记起来了。”
  森来实突然开口,语调没有一丝慌乱,平静到让人感觉有些诡异。
  “原来我们早就已经……”
  小渊南也开口了,声音同样平静到吓人。
  “……死了呢~”
  伴随着小泉夏美的话音落下。
  三张青春靓丽的脸蛋迅速变成了死人一般的灰白色。
  一条狰狞血线同时出现在三‘人’的脖颈上,几乎将她们的脖子直接斩断。
  鲜血从她们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和脖颈的伤口狂涌而出。
  三张血流满面的脸同时咧开嘴角,露出了无比诡异惊悚的笑容,异口同声道。
  “前辈,你也一起加入我们吧~”
  说着便齐刷刷伸出手向勾鸣抓来!
  勾鸣却似乎早有准备一般,一边冷静地向后退去,一边在心中呼唤着樱木花道。
  可是樱木花道那边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居然没有回应。
  ‘一次对付三个地缚灵,有点吃力啊……’
  勾鸣心中暗道,同时一只手下意识地伸向了口袋中的便签本。
  “前辈~来陪我们吧~”
  诡异的声音在教室中回荡着。
  阴风吹来,将教室里的窗帘刮得猎猎作响。
  三名五官冒血的‘美少女’伸直了双手,慢慢向勾鸣抓了过来。
  此时勾鸣却异常冷静。
  他的脑海中,将他与三‘人’相遇开始,所有重要的细节犹如快进电影一般过了一遍,很快定格在了一个细节上。
  勾鸣突然对着她们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然后缓慢而又清晰地吐出了一个仿佛充满诅咒的名字。
  “桂言叶。”
  满脸诡异笑容的三位‘少女’突然愣住了。不止如此,就连窗户外刮来的阴风都瞬间停息了。
  很快,她们脸上的诡笑消失了,表情渐渐变得扭曲变形,眼中涌出毒液般的怨毒以及……掩饰不住的恐惧。
  “你为什么要说出这个名字!!”
  “该死!你该死!你想害我们!!”
  “去死!你去死吧!”
  三位少女,不,此时已经不能称之为少女,甚至不能用‘她们’来称呼了。
  它们脸上表皮脱落,鲜血从每一道口子里狂涌而出,已经完全看不出那是一张人类的脸庞了。
  那一双双伸向勾鸣的双手,指甲开始变长,甚至开始散发出绿油油的金属光泽,在半空中挥舞着,凶狠地向勾鸣抓来。
  此时此刻,它们身上散发出一股同归于尽的癫狂。
  就在这时,狂躁的冷风从窗外狂涌而入,教室内的桌椅板凳也跟着剧烈抖动起来。
  三只地缚灵脸上表情瞬间由凶狠、疯狂变成了极度的惊恐。
  勾鸣下意识地转头向教室的大门望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教室的大门无声无息地滑开,一个身穿着染血校服,手持太刀的熟悉身影出现在那里。
  她手中的太刀,刃口布满了均匀的波纹状刀纹,在黑暗之中,依旧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寒光,眼睛盯着看甚至隐隐传来些许刺痛感。
  而这名少女正是……
  “桂言叶……”
  勾鸣低吟出了少女的名字。
  桂言叶似乎若有所觉,无神的双眼瞟了勾鸣一眼。
  三只地缚灵似乎一点也没有与之交战的意思,直接怪叫着开始逃窜。
  然而桂言叶的动作更快,下手更是毫不留情。
  勾鸣只看见眼前红影一闪而逝,桂言叶瞬间出现在一只地缚灵身后,且刀鞘置于腰侧,一只手大拇指顶在刀锷,另一只手紧握刀柄。
  锵!
  一声轻吟宛若龙鸣。
  浅紫色的电光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半月弧,从地缚灵的脖颈抹过。
  这只地缚灵瞬间僵直住了,然后脑袋直接掉落下来,接着脑袋连同身体直接化作白色的星光点点。
  正当这些星光即将消散在空气中时,桂言叶做出了一个吸气的动作。
  白色光点顿时如同乳燕归巢,一部分被桂言叶吸入鼻腔,另一部分被吸入那把太刀的刀身。
  做完这些,桂言叶毫不停留,再次出现在另一只地缚灵身后,刀起刀落,将其从头到脚斩成了两半,并且再次吸走了白色的光点。
  最后一只地缚灵眼见即将冲出教室的门外,一把锋利的太刀直接从后面将它刺了个透心凉。
  桂言叶杀死了最后一只地缚灵之后,如法炮制吸取了白色光点。
  吸取了白色光点之后,原本表情冰冷的桂言叶脸颊居然浮现了两朵红晕,神情也变得亢奋起来,就像是吸食了什么违禁品一般。而她手中太刀的刀锋似乎也变得更加明亮了。
  解决掉三只地缚灵之后,桂言叶似乎终于将注意力放到了勾鸣身上。
  被那双毫无生气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说实话压力山大。
  尤其是勾鸣发现,桂言叶的眼睛似乎没有焦距,却总是若有若无地瞄向他的脖子。
  勾鸣的表情看似镇静,一只手却不着痕迹地将撬棍竖起,挡在脖子前,另一只手直接捏住了口袋里的便签本。
  只不过桂言叶似乎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并没有攻击勾鸣的打算,与她之前凶残的表现实在是大相径庭。
  一人一怨灵就这样隔着几米远的距离默默对视着。
  过了一会,勾鸣一脸诚恳地说道。
  “桂言叶同学,你似乎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吗?或许我可以帮你。”
  桂言叶却依然沉默不语,默默地凝视了勾鸣好一会,才慢慢退出了教室,消失在黑暗中。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勾鸣陷入了沉思。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亲眼见到桂言叶本‘人’。
  之前的那段视频,一度让勾鸣误以为化身怨灵的桂言叶已经完全黑化,凶残、暴戾、失去理智、无法沟通。
  但是现在看来,显然事实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