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版综漫 > 第七十九章 得救了

  几乎同时,那双篮球鞋也发生了变化。
  它开始像有人穿着一样,一步步向勾鸣走来。每走一步,便留下一个血红色的脚印。
  这次勾鸣看清楚了,鞋子里面确实有一双脚,但也只有一双脚掌而已。
  这双被齐根斩断的脚掌迈出诡异的步伐,向勾鸣快速逼近。
  窸窸窣窣!
  紧接着勾鸣身后传来类似蛇在地面爬行的声音。
  勾鸣微微侧头,眼角的余光看到,从更衣室里面爬出来的那个东西,是一个被斩断了四肢,只能在地上爬行的青年。
  明明失去了四肢,这个青年却爬得一点都不比蛇类慢。而他爬行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条清晰无比的暗红色血迹。
  屋漏偏逢连夜雨。
  一团黑影突然从勾鸣进入的体育馆后门窜了进来。
  那是一个浑身被烧得焦黑,两对手脚以无比杂乱的方式粘黏在一具身体上的可怕怪物。在手电光的照耀下,就仿佛是一只烧焦的蜘蛛。
  篮网中的少女头颅,脸上的诡异笑容似乎更深了
  人彘、烧焦的‘蜘蛛’、只剩脚掌的篮球鞋,再加上篮球架上虎视眈眈的少女头颅。
  一时间勾鸣竟然隐隐被这些可怕的怪物包围了起来!
  只是勾鸣脸上却没有半点恐惧的色彩,甚至反而带着一丝笑意。
  “樱木。”
  勾鸣只是淡淡地呼唤道。
  “来了,BOSS!”
  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红毛光头突兀地从勾鸣身后显现出来。
  正是身穿赤红色‘湘北’篮球队服,手掌握着一个橘红色篮球的樱木花道!
  樱木花道刚一出现,立刻一脚踹飞了冲在最前方的篮球鞋。接着他握着篮球的手向后拉,犹如一张绷紧的长弓,然后猛地将篮球砸向从后门冲进来的黏合怪。
  呼!
  瞬间,前方的空气被强行挤开,篮球仿佛与空气摩擦着火了一般,表面燃起了熊熊的赤色火焰。
  火光彻底照亮了整个体育馆。
  篮球犹如一道赤色光柱,狠狠地砸在黏合怪的身上,然后呯!的一声爆出一大团的火焰。
  “嘤嘤嘤!!”
  黏合怪似乎本身就是死于火焰之中,对火焰显得格外畏惧,顿时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
  樱木却迈开大长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黏合怪冲去。
  樱木花道大杀四方,勾鸣一点都没有感到意外。
  樱木花道是善灵,善灵的战斗力等同于怨灵,绝不是地缚灵之流可以比拟的,就算是一群也不行。
  这群怪物虽然外貌看似可怕,却没有一个达到怨灵的级别,他们根本不是樱木花道的对手。
  这时勾鸣也没有闲着,他直接抽出撬棍,转身杀向那个已经失去了手脚的废物。
  啪!
  勾鸣一撬棍直接抽在人彘的脸上,将他抽飞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
  那张还算帅气的脸庞顿时被抽出了一道明显的红杠。
  人彘惨叫一声,在地上七扭八扭,以比博尔特还要快的速度,逃向了更衣室。
  勾鸣没有继续追击,更衣室一般只会有一个出口,根本就不怕他逃了。
  刚一转头,勾鸣便看到,樱木花道手握着一个冒火的篮球,整个人直接‘飞’了起来。
  挂在篮网中的少女头颅一脸惊恐地看着樱木花道将手中那颗冒火的篮球狠狠地砸进了篮筐。
  轰!
  真·爆力虐框!
  火焰轰然爆炸,少女的头颅在火焰被炸得粉碎,化作火红色的星星点点消散在空气中。
  至于那个烧焦的粘合怪早就已经变成了一滩黑色的灰烬,风一吹,彻底灰飞烟灭。
  “好球!”
  勾鸣不由竖起了大拇指,为这一记三分线外起跳的炎爆大灌篮点了个赞。
  樱木花道是什么人,那是禁得住夸赞的人吗?
  他立刻竖起大拇指指向自己,微微昂起头。
  “那当然,我可是个天才!”
  勾鸣仿佛看到樱木花道的鼻子一下子变得老长。
  ‘这家伙又飘了……’
  勾鸣脑后不由冒出了几根黑线,他严重怀疑这货要是学会了玩微信,铁定天天在朋友圈里晒自己。
  “好了,里面还有一个,先解决了再说。”
  勾鸣不得不打断他的自恋,指了指更衣室紧闭的铁门。
  一人一灵来到更衣室外,勾鸣先礼貌地敲了敲门。
  “开门,我们来送你成佛了。”
  口气和蔼可亲,像极了为社区送温暖的居委会大妈。
  哐!咔咔!
  铁门非但没有打开,反而被反锁了。
  “BOSS,你这样的叫门方式不行啊。”
  樱木花道笑嘻嘻地说道。
  勾鸣瞥了他一眼,反手抽出了撬棍。
  咯吱!咯吱!呯!
  一分钟后,更衣室铁门的锁直接掉落在地上,门轴弯曲变形,门完全敞开了。
  手电光照进去,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好几排衣柜以及几张条凳。
  更衣室里的摆设几乎一目了然。
  可是勾鸣与樱木找了一圈,却没有那个人彘地缚灵的身影。
  “BOSS,这家伙是怎么逃掉的?”
  樱木花道摸了摸他的红毛光头,思考解谜问题对他这个常年徘徊在及格线的学渣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
  勾鸣扫视了一圈,发现这间更衣室连窗户都没有,顿时心里有数了。
  “逃?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他还在这个房间里面呢。”
  勾鸣意味深长地说道。
  呯!
  话音未落,勾鸣突然挥出了手中的撬棍,狠狠地砸在一旁的衣柜上。
  变形的柜门一下子弹开,带着浓郁霉味的外套、凶兆、**等私人物品哗啦全掉落在地上。
  “哦豁~原来如此。”
  樱木花道脸上顿时露出满脸狞笑。
  黑暗之中,一双惊恐的眼睛透露缝隙紧盯着外面两个可怕的身影,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其中一个,惨白的光线从下方照在他脸上,显露出一个无比诡异的笑容,仿佛从地狱里爬上来的魔王。
  另一个更加高大的身影站在‘魔王’身后,将手指掰动地咯吱作响,那头血红色的光头在黑暗中依旧刺眼无比。
  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过后,更衣室安静下来。
  “柜子全部都翻遍了,怎么还是找不到?”
  “嗯~~也许他真的逃走了吧。”
  躲在暗处的那双眼睛听到那两个可怕身影的对话后,终于忍不住松了口气。
  ‘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