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版综漫 > 第八十九章 尚未结束的事件

  “能站起来吗?”
  勾鸣说着向青浦刹那伸出了手。
  “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青浦刹那没有握住勾鸣的手,而是自己慢慢扶着椅子站了起来。
  接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你干吗?”
  勾鸣有些好奇地问道。
  青浦刹那立刻一脸警惕地盯着勾鸣,同时侧过身,将手机挡住。
  “我准备叫救护车。”
  她说着,指了指床上那名被绑着,还在发出痛苦呻吟的少女。
  勾鸣摇了摇头。
  “没有这个必要,你仔细看看她。”
  青浦刹那有些疑惑地看了勾鸣一眼,然后强忍着胃部的不适,视线从少女身上扫过。
  “黑田光同学有什么问题?”
  这么粗略的看自然发现不了问题。
  青浦刹那再次用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勾鸣,似乎在等待着他的解释。
  勾鸣叹了口气。
  “她是叫黑田光对吗。可惜,她早已经死了。你现在看到的不过是一个受尽折磨的地缚灵而已。”
  “怎么可……”
  青浦刹那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可是经过勾鸣的提醒,她显然也注意到了黑田光身上的异常。
  “且不提她身上这么重的伤势。从你抵达医务室到现在至少有半个小时了吧,这么恐怖的出血量,她居然完全没有昏迷的迹象,你不觉得奇怪吗?”
  勾鸣淡淡地说道。
  青浦刹那张了张嘴,却没有再开口。
  黑田光岂止没有昏迷,她甚至还能在床上挣扎,发出呻吟。
  如果不是那些恐怖的伤口,用活蹦乱跳来形容她都不为过。
  “所以不用叫救护车了,让我来吧。”
  勾鸣说着挽起袖子,拿起了撬棍。
  “哦,对了,救护车不需要,报警还是要的。”
  楼梯上,樱木花道正好将伊藤诚反手压在地上,制服了他。
  突然,一阵呯呯!的剧烈敲击声从医务室的方向传来。
  伊藤诚忍不住转头向那个方向望去。
  “小子,你要是再敢跑,当心BOSS敲碎你的脑袋!”
  樱木花道立刻一脸凶狠地威胁道。
  伊藤诚顿时被吓得脸色煞白,一动不敢动了。
  青浦刹那看了看打成一团,仍旧没有分出胜负的西园寺世界和桂言叶,又看了看一脸冷笑地拿着撬棍,对着床上的黑田光一顿猛敲,看起来就和变*态杀人狂没什么两样的勾鸣。
  然后眼神呆滞的青浦刹那,动作十分机械地拿起手机,拨打了110……
  十五分钟后,一辆没有开警灯的警车抵达了榊野学园。
  高木警官看到勾鸣的瞬间,脸上便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勾鸣同学,这次你又是在进行探灵冒险吗?”
  勾鸣脸上立刻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咦~高木警官,你怎么知道的。”
  高木警官一脸‘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没点B数吗?’的表情。
  “好了,有什么事情赶快说吧。”
  勾鸣连忙将经过删减的事情经过告诉了高木警官,然后又将休息室里的视频和那部属于加藤乙女的手机给他看了。
  加藤乙女同样也被伊藤诚薅走了不少钱,这些从两人在Line(类似微信)上的聊天记录可以看出来。
  然而面对这些证据,高木警官却摇了摇头。
  “这些充其量只能证明他的人品有问题,私生活混乱,并不能作为诈骗的证据。”
  “为什么?”
  “因为被他哄骗的少女,没有一个站出来报案,而且从Line的聊天记录来看,她们都是自愿将钱财赠于他的。当事人自己都不承认被骗了,诈骗罪自然也就不成立了。”
  “……”
  好吧,勾鸣必须承认,他拿到这份聊天记录的时候,心中就有预感,这份塞满了肉麻狗粮的聊天记录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份诈骗证据。
  那个视频也更多的是伊藤诚在吹嘘,并没有涉及到实质的诈骗行为和过程,很难做为直接的诈骗证据。
  “我认为这个可以作为他敲诈、勒索我的有力证据。”
  青浦刹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两人身边,将自己的手机点开了。
  上面显示的居然是青浦刹那与伊藤诚的Line聊天记录。
  字里行间中,伊藤诚明显在青浦刹那不断诱导之下,说出了‘我帮你办事,你必须给我钱’、‘不给钱就怎么怎么样’之类隐含威胁的话语。
  勾鸣脸上不由闪过一丝惊诧。
  似乎察觉到了勾鸣的目光,青浦刹那淡淡地解释道。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信任过他。”
  然而高木警官脸上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欣喜。
  他抬头看了看四周,又凑到勾鸣耳边,小声说道。
  “勾鸣同学,其实不瞒你说。根据霓虹的少年法,即使能证明他诈骗,也不属于杀人之类性质恶劣的犯罪,很大几率被轻判,最多送到教养院关个一两年就放出来了。”
  “这……”
  伊藤诚今年15岁,未成年一个。勾鸣有想过伊藤诚不会被判得很重,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不痛不痒。
  “好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这件事麻烦你了,高木警官。”
  勾鸣似乎也放弃了利用法律手段对付伊藤诚的想法。
  “那我就先回警局了。”
  高木警官说着就准备将伊藤诚压上警车。
  “高木警官!我最近又学会了几道新的料理,改天请你吃饭。”
  勾鸣见状,客套了两句。
  “真的吗!我有时间一定来!”
  提到勾鸣的新料理,高木警官却突然来了精神,让勾鸣哭笑不得。
  至于被高木警官压上警车的伊藤诚,自始至终都一脸怨毒地盯着勾鸣,沉默不语,宛如一条匍匐在草丛里的毒蛇。
  望着渐渐远去的警车,站在勾鸣身旁的青浦刹那脸上罕见地露出了一丝愤怒。
  “明明就是他害死了世界,害死了这么多人,一切都是他的错!现在却没办法审判他!”
  勾鸣抬起手摸了摸青浦刹那的脑袋。
  “霓虹的法律最多也只能判他死刑而已,可落到她们手上可就未必了。”
  望着远处那个一闪而逝的血红身影,勾鸣意味深长地说道。
  青浦刹那抬起头,盯着勾鸣的脸若有所思。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