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空间之三生有幸 > 第三百三十六章 等待

  田晓晨成亲后,田家的事就暂告一段落,田有幸一边帮着婆婆沐母管理家事,一边监督修路事宜,还抽空参与各村的安置与生态建设等。
  总之,她用忙碌减轻了自己的思念和牵挂,也用自己的方式安慰身边的亲人们。
  很快,四月末,大家千等万盼的沐家船队终于回来,应该说是有惊无险的凯旋归来。
  他们带去的物品,全都换成了银子跟各国的特产。
  东西才靠岸,沐家二房早就联系好的商家便闻风而来。他们带回来的东西,几乎都是奇缺货,加上沐家二房之前带人宣传得好,东西很快就被取走大半。
  待得田念祖一行人回到无名村,他们带回家的或许已经去了七七八八。整个琼粤都掀起了舶来品热潮。
  沐家老夫人得以圆梦,回来时精神面貌有所不同,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一天到晚笑呵呵的,带着沐三生兄长五岁的贵女,在村里跟老太太们讲诉这一次出国的种种见闻与经历。
  只有田有幸看出了不对劲,私底下找田念祖问了问。
  “姐,其实我们这一次算是九死一生。要不是有你事先准备的药物和我的空间,自己你最后给的那两艘神奇的船,我们只怕要得不偿失呀。”田念祖后怕道。
  原来现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难怪那些大海商发展有限,也不愿意多发展新的商路。
  若非走了这么一趟,田念祖或许不会成长得这么快,见识也相对局限。
  难怪古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出去走一遭果然能学到更多书本里不曾提到的东西。
  虽然一路艰险,但大伙都觉得不虚此行,还打来了一条新的商路。
  田有幸问都遇到了什么危险。
  田念祖事无巨细道:“才到马月国边境,还没跟当地朝廷商榷靠岸经商的事,我们差点就被马月国难民组织的一伙强盗给抢了。”
  之后又在交涉当中,差点被马月国一伙非朝廷武装黑吃黑。
  也亏得田有幸交代沐侯爷多带些能人,并且大伙多是尸堆里爬出来的,只怕船队在马月国就彻底玩完。
  后来大家用于学精了,将大多数值钱的货物都装进乾坤袋或是田念祖的空间,甚至收起好几艘船,凝聚人手保存体力,才免去了不少的小麻烦。
  海上总不是风平浪静的,船队一路化解各国的阴谋诡计,有惊无险的全员撤退回国之时,就遇到了最大的危机。
  有一股凝聚多国武装的超强海盗,躲在一处船队必经的海峡埋伏,趁着大风大潮之际,袭击了满载而归的船队。
  “当时我们真是来不及反应,不敢相信那些人居然能从巨浪中冲出来,所以被趁乱打翻了几艘船,将近半数的人都中了无名的毒。其中沐老夫人的情况最为凶险。”
  她不是中毒那么简单,毕竟沐老夫人有田有幸给的丹药,可谓是万毒不侵。她是中了巫蛊之术。
  换个说法就是被人催眠操控,差点亲手杀了沐侯爷,炸毁剩下的船只。
  “那你们后来是怎么扛下来的?”田有幸也觉得惊险非常。
  田念祖憨憨的笑着,不好意思道:“当时觉得老夫人不对劲,情况又特别危急,我就用了你给的特效药,让老夫人在空间睡着,直到我们利用你给的那神奇船脱险,走出了好远的地方,才把她放出来。”
  “那老夫人……”岂不是还受人操控。
  田念祖傻呵呵的继续笑:“姐姐,你给准备的东西太齐全了,那一张无名的血符把老夫人体内的蛊虫给烧了,还把她中的毒解了。我还想问你多要几张备用呢。”
  额
  血符好像用那只傻白雕的血画的,不知小麻雀那里还有没有。
  真没想到那蠢雕的血还有这种功能,该不会是有什么古传承吧。
  “主人,那蠢家伙的确是神雕一脉的后裔,否则也不能活这么久,还轻而易举就开了灵智。你没发现他们的孩子用了几百年才孵出来么,还长得贼慢。”小朱雀的声音响起。
  额
  好吧,她就说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那么金雕也应该又传承才是。
  “不不不,那家伙是血统高贵,不是传承。它应该是凡届所说的禽类之王。”
  行吧,当她什么都没说。就问能不能多画几张血符出来。
  “能啊,怎么不能。最近蠢鸟被它家的熊孩子折腾得够呛,出了不少血,我都收起来,全画了符,得有四五十张呢。这种符不但能对付所有的蛊虫蛊毒,还能直接反噬弄蛊之人。轻则废人,重则取命。”
  嗯,听着好像非常厉害的样子,田有幸决定每天给那蠢雕多加两颗仙草蜜丸。
  给了田念祖十张血符,又给他补充了丹药蜜丸什么的,田有幸才放他回去休息。
  时间一晃,马上就进入八月,沐家船队的第二次出海已经在筹备之中。这一次沐老夫人就不在出海,反倒是沐家二房的人,跟田孝祖几兄弟想跟着去。
  只是中秋刚过,宫里就来了人,说是要接田家的人进京参加封后大典。
  没错,赵然那家伙不知怎么的,就跟当时被困在宫里的田有岚看对了眼,才登基没几天,便颁旨册封田有岚为妃,也是宫里唯一的皇妃。
  当然,在那之前,赵然还冒险出京,亲自到无名村跟田家提亲,以表诚意跟重视。
  五月初,宫里传来了喜讯,大华朝现如今唯一的皇妃怀了身孕,皇帝大喜,直接力排众议,册封田有岚为后。
  这不,九月初十便是封后大典。
  大华朝在赵然和庙祝的管理之下,的确是一天比一天好,大家安居乐业,国运昌隆不过是时间问题。
  田有幸由衷的替大华朝的百姓高兴,同时也少了许多顾虑,对田家今后的处境更加放心,出海的日期也不会再往后拖。
  只是都已经快九月了,本来说好五六月就能回来的沐三生一行人,居然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消息。
  哦,也不对。至少田有幸跟沐三生有金雕传信,知道它们虽然遇到点麻烦,却没有多危险。要不然田有幸早就坐不住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