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齐桓公大传 > 第一章 齐国渊源

  齐国作为西周分封的大国,濒临东海、幅员辽阔。据说当时周武王为了酬谢周朝的功臣和宗室公族,大行分封制度,首封身为师傅、相国、岳父的姜尚于营丘,国名为齐。因国君为姜姓,故又称为姜姓齐国。太公东去就国,近邻的莱子率军与太公争夺营丘。太公至营丘后,采用分化瓦解感召等政策手段,很快平息了菜子,并因当地风俗,简化礼节而修政。发展工商业,利用当地鱼盐之优势、风调雨顺之地理环境,让一个当时尚属偏僻的地域逐渐发展起来,百姓生活富足、人口大增,使齐国成为春秋的一个大国。齐国在诸侯中有了较高的地位,周成王曾在三监之乱后,曾下令于姜太公:“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五侯九伯,实得征之。”齐国由此得到征伐之权。从此在诸侯国中有其特殊的地位。
  周康王时期,西周有一个重要举动,那就是周康王曾以珍宝之器分给齐丁公吕伋、卫国第二代君主卫康伯及晋国第二代君主晋侯燮和周公旦之子鲁公伯禽。可见在周康王时期,齐国、卫国、晋国、鲁国曾经是显赫一时的诸侯大国。
  不过齐国也有走背运的时候,当齐丁公三世传到了齐哀公的时候,因受纪侯在周懿王面前进谗言被周懿王烹杀。这是齐国历史上的一个悲剧,齐国、纪国原本都是姜尚的封地,传说姜尚有两个儿子,便将自己的封地以兹水为界一分为二分给了兄弟俩,从此就有了齐国和纪国。但几代之后,两国之间已经失去了同根同族的亲情。因为齐国比较大,纪国相对力量薄弱,偶尔两国之间有了摩擦,齐国当仁不让,纪国便忍气吞声。不过纪国自从国君的女儿嫁给了周懿王之后,纪国国君就不再想忍气吞声了。但如何能射出心里那支复仇之箭呢?到了纪成候成为纪国国君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复仇的借口,原来齐国到了齐哀公时期,由于国富民强,便开始自我膨胀了,不仅欺负邻国而且经常不把天子放在眼里,对周天子的朝拜也是有一搭没一搭,不怎么放在心里。而且齐哀公还不以为然,经常与周天子比辈分,自以为辈分高、资历深,实际上是几个强大起来的大国诸侯共同的弊病,那就是对周王室的藐视。他们依仗自己的地盘大,人口多、国力强,便开始滋长了对王室不削一顾的心里。周天子由于不断地分封土地给诸侯,已经将自己王室割据在很小的地域里了,虽然说天下莫非王土,但割据一方的诸侯各有自己的兵马势力,只能靠各分封国的纳贡生存的周王室自己的兵马人口远不及大国诸侯,而强大起来的诸侯国对周王室的傲慢,甚至是把纳贡朝拜都变得可有可无的事情,对周王室的尊严来说实在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从周武王算起周王室传到到周懿王已经是第七代帝王。周王室的尊严受到挑战总要有人出来捍卫。这一天,周懿王得到纪成候的密奏,说齐哀公僭越祭天礼,搭建与周王室同样的祭天台,而且实施祭天礼数也采用天子同样的规格。这还了得,这不是犯下大逆不道的罪过吗?可是周天子又能拿远在东海之滨的齐国国君齐哀公怎么样呢?不过周懿王必经是天子,他以自己生病为由通报各诸侯,结果多数诸侯都带来厚礼或带来本国御医探望,唯有齐哀公不理不睬。这使得周懿王更加憎恨在心。但齐哀公不到场,他周懿王也无法制裁。于是周懿王又改变一招,说要召集各诸侯商议大事,而且特意命身边重臣去齐国通知齐哀公。要商议王室大事,齐哀公还是不敢怠慢,赶紧打点行囊,包括见周懿王的贡礼连同一路吃用、护卫装满三十辆车队,然后浩浩荡荡开往周王室。一路颠簸辛苦不在话下,齐哀公满以为自己以五世君候迢迢千里见他七世君王,该受到一定的礼遇,不想自己下了车,在护卫的前呼后拥中向王宫走来的时候,却发生了他意想不到的后果,在大门处就被门卫将护兵拦下了。齐哀公心想,到了王宫,人家不让军士进入也有一定道理,所以这个齐哀公并不介意还是大摇大摆地进王宫,希望得到周懿王的热情欢迎。出乎这个齐哀公的意料,当他刚跨进王室的大门,便听到一声喝令:“把姜不辰给我拿下!”埋伏在影壁墙内的刀斧手一拥而上,将齐哀公捆绑个结结实实。门外早已在周懿王的秘密布置下缴了齐哀公护兵的武器,统统被押进大牢。
  这一天,各国诸侯在周懿王朝廷大夫的指挥下,统一齐聚在周王室的练兵广场。诸侯们得知齐哀公被拿下打进大牢的消息后,各个交头接耳,不知道周懿王会如何处理这个齐哀公。不过这些诸侯们都以为齐国是一个大国,历史上是有功于周王室,量周懿王也不会把齐哀公怎么样,不过是为了教训教训他而已。都想借此机会看个热闹,想看他齐哀公如何在大庭广众面前出丑,想看周懿王如何在各诸侯面前撑一把天子之威。然而当他们再见到周懿王的时候,已经预感到事情不那么简单了。只见平时用来练兵的偌大广场上架起了大鼎,几个士兵在装满水的鼎下放满干柴,然后点燃。熊熊的火焰燃烧起来,劈劈拍拍地发着脆响,火星四溅。转瞬间铜鼎里的水面开始升腾着白色雾气,再后是咕嘟嘟的沸腾声音。周懿王满脸杀气,端坐在高台之上。站在一边的王室众臣都齐刷刷地把目光集中在台下。一个人上前一步,历数齐哀公僭越之罪,然后几个护兵押着齐哀公走出大牢,直接带到了台下的沸腾的大鼎前。齐哀公完全失去了往日的自得,高声喊着:“寡人何罪之有,为什么抓我!我姜家祖先是周王室的最大功臣,你们不能杀我,我不曾冒犯朝廷。论起来我姜不辰还是你周懿王的长辈……”
  周懿王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大声喝道:“满嘴胡言!你们还看什么,传朕的旨意把姜不辰扔进鼎中!”随着一声令下,七八个膀大腰圆的军士架起被捆绑的齐哀公,齐哀公的身体被几个军士举过头顶,他这才知道自己的死期已经来临,哪里还有辩解的机会。他奋力挣扎高声求救着,但这一切都已是无济于事了,几个军士协力喊着口令向高处一抛,像抛一个球儿似的,当姜不辰的身体高处鼎面的时候,几个人顺势向沸腾的大鼎丢了过去……。一声刺耳的嚎叫声划过上空,接着有几声扑腾出来的热水落地的声音,之后就是噼噼啪啪燃烧的干柴声了。
  这场面太惊人了。各国诸侯见状,吓得魂飞魄散、目瞪口呆。在场的每位飞扬跋扈的国君都倒吸一口凉气,面面相觑、瞠目结舌,各自的后背都悄悄地出了一身冷汗。在齐哀公的哀嚎中各诸侯一起跪倒,匍匐在地。周懿王这场杀鸡儆猴的策略的确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从此再没有大国诸侯敢在周懿王面前傲慢无礼了。这就是齐国历史上的一段阴影。这一举措,也让周王室威严重塑,给强大起来的诸侯国发出了信号。尽管这一举措挽救不了周王室逐渐崩塌的政治格局,不过此举对齐国无疑是一个重重的打击。
  齐哀公死后,在周懿王的授意下,齐哀公的异母弟姜静被立为齐君,是为齐胡公。到了公元前的866年,齐胡公为防纪国再暗算自己,便从营丘迁都到一个叫薄姑的地方,这地方位于后来的齐都临淄西北五十里。希望能远离纪成候密告僭越之罪的现场。但齐胡公还是犯了一个过错。因为齐国的百姓并不愿意跟随这个新国君去新地建都城出苦力。都市的安逸生活和已经有了一定生活基础的齐国臣民一起反对移都这一朝廷决定。实际上只是他齐胡公的决定,因为朝廷的重臣心里也不情愿移都。于是齐胡公的此举令齐国百姓怨声载道,为自己下台埋下了祸根。齐哀公的同母弟弟弟公子姜山发现自己机会来了。他开始勾结几个大臣对齐胡公迁都提出不满,而后当齐胡公率齐国百姓举家建都迁都的时候,姜山便和几个朝中重臣结成死党,鼓动营丘对迁都不满的百姓暴乱。这个姜山率众杀死了齐胡公,将齐胡公的几个儿子也驱逐出境,从此自立为君,既是齐献公。不过这个齐献公也感觉营丘晦气,而且正在建设中的薄姑也不怎么样,就把都城从薄姑迁到临淄。滨水临川,地理优势明显,于是齐献公开始了自己的建都行动。
  齐献公后传两世到了齐献公的孙子齐厉公。齐厉公姜无忌横征暴敛、昏愦暴虐,不把百姓放在心上,整日在宫中歌舞升平、吃喝玩乐,利用一些贪婪之辈对百姓实施暴政暴敛,百姓生活水深火热。于是抱怨四起、齐国百姓开始痛恨他们的国君。就有人通风报信,暗地里联络齐胡公之子悄悄潜入齐国,并自动组织起反齐厉公武装,一直攻杀到齐都。一场厮杀之后,齐厉公死于兵刃,而齐胡公的儿子们却也倒在血泊之中。这场战乱,虽然缘由齐厉公施政荒诞不羁,却是执政公族的内部角逐。虽然齐厉公被杀,但是齐胡公的儿子们在与齐厉公的人马交战中都战死了,齐国朝廷内部几位大臣不得不出面收拾残局。检点公族尚活着的人只好拥立齐厉公之子姜赤为国君,这就是后人所说的齐文公。齐文公登基,不忘杀父之仇,把参与杀齐厉公的七十人全部灭族处死。虽然齐文公报了家仇,但齐国的社会仍然在动荡之中。齐文公统治齐国十二年,之后由其子姜脱继位。姜脱在位九年,把国君之位传给了儿子姜购也就是齐庄公。齐庄公姜购在位64年,不仅结束了五十余年的齐国的社会动荡和宫廷内乱,开始遵循建国太公姜尚的治国之法,使得齐国逐渐恢复了大国的元气。
  应该说齐庄公是齐国历史上在位最长的一位国君。齐庄公继位之后,以民生为本,聚天下英才,开富国之源。开始寻根密宗,沿用姜尚的治国方针,即“因俗、简礼”,“尊贤、尚功”,“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因地制宜,发展鱼盐工商业、纺织手工业、行各国通商。由于基本政策的务实、开放,许多百姓纷纷来投奔齐国。齐国百姓富庶、人口快速增长,经济发展迅速。齐庄公之后齐僖公继位。
  到了齐僖公当政时期,经济仍在向上发展阶段,国势彰显强盛。然而让齐僖公耿耿于怀的是齐庄公临死前给他讲述的祖上的故事,即周懿王时期齐哀公被烹杀的事情。这一事件让齐僖公愤愤不平、念念不忘、并且仇恨溢满胸膛。祖上的恩怨让他对纪国虎视眈眈。正是这一仇恨,让齐僖公一直以强兵为主导,甚至忽略了后宫料理,忽略了田园经济,甚至忽略了儿女情长,睁着一双发红的眼睛,一头扎进复仇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