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齐桓公大传 > 第十九章 姬忽拒婚

  齐僖公率军与郑世子姬忽胜利凯旋,从历下返回,齐僖公决定留世子姬忽在齐国的临淄小住,让将士们有机会在齐国休整后在商议回国事宜。这边就命手下在齐宫郊外大排筵席,专门款待世子姬忽的随行人员及大军将士。如此规模的酒宴在齐国还是极少见的,让郑国将士全体参与,齐国也派出一定数量的军吏陪同。而世子姬忽与几个高级将领则随齐僖公共进齐宫,齐僖公让朝中重臣陪同在宫中摆筵席宴款待郑国世子姬忽及其高级将领。
  齐宫内摆下酒宴,大厅内鼓乐齐鸣,舞女们穿红戴绿、花姿招展,在鼓乐声中翩翩起舞。
  齐宫内重臣轮流敬酒,群星捧月般将世子姬忽置于敬酒中心。个个夸耀世子姬忽在灭戎狄之中志勇兼备、贡献卓著,人人称赞世子手下将士英勇无敌,杀大良、小良为齐国百姓除恶。郑世子姬忽频频应酬、热情应对,也不失时机地向齐僖公敬酒。温文尔雅、礼节得体。让齐国朝中大夫无不钦佩。
  酒过数巡,鼓乐稍歇,大厅中似乎开始平静下来。
  齐僖公叫来后宫之人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转向世子姬忽说:“今日庆贺姬忽将军援我齐国,大胜而归,就请家女文姜为将军弹唱一首。”
  说话间,台前漫步走来一窈窕淑女,只见文姜身穿碎花红袄,身披绿色翠巾,发髻上金簪玉翠玲珑剔透,一步三摇,朱唇皓齿,流光溢彩,荣光焕发,出尘脱俗,风姿非凡,宛若仙女一般。真可谓:脸似桃花放蕊,身如弱柳迎风,眉似春山带雨,眼如秋水含情,眉蹙目转,满室生辉。就把个世子姬忽看得目瞪口呆。文姜漫步于大厅中央的琴台前,稳稳坐定,当侍女将七弦伏羲桐木琴放到台前。文姜的目光轻轻扫过大厅,蜻蜓点水般与姬忽那傻呆呆的目光相遇,姬忽似乎感觉到有些难为情地微垂下眼帘。这一幕被齐僖公看的真切。
  一阵玉珠落盘般的琴弦拨动,一阵余音绕梁的琴声,让在场的君臣宾客如醉如痴。然后想起文姜那委婉的歌声。
  卢令令,其人美且仁。
  卢重环,其人美且鬈。
  卢重鋂,其人美且偲。
  ……
  文姜的歌声实在太美了,将在场的人们带入了那委婉的歌声之中。姬忽看着文姜,却总觉得身边有人在注视着自己,而且那目光十分灼人。他不由自主地向把目光转向身边的齐国世子姜诸儿,这一看不要紧,几乎吓了一跳,只见姜诸儿的炯炯的目光里似乎有愤懑、有妒忌、也有猜疑,十分复杂。似乎是一条看家之犬,遇上了陌生人的目光,有一种随时都可能扑咬过来的一般。文姜唱完了,全场都鼓掌喝彩,唯有姬忽和姜诸儿,两人没有反应过来。姬忽随后也拍几下巴掌。此时文姜投来的眼神也被他回避了。
  齐僖公目送文姜回了后宫,便兴奋地举着酒杯从自己的宝座上站起来,径直来到世子姬忽的面前,姬忽赶紧站立起来。问道:“将军感觉小女的琴艺如何?”
  姬忽说:“此曲甚妙,如入仙境的一般。”
  齐僖公大笑起来。一手举酒樽、一手轻拍姬忽的肩膀,齐僖公笑脸相对,借机近距离地看着郑世子姬忽的样子。见这郑世子姬忽浓眉大眼、虎背熊腰,一副英雄气质,堂堂仪表人才,说不出来的内心喜欢之意,他凑近姬忽说:“此次灭戎敌,将军立下首功,寡人要大大奖赏犒劳将军及部下。来来先喝下寡人这樽敬酒!”
  两人一干而尽。齐僖公大手一挥,说了声:“来人!”
  两个宫中侍卫台上一尊宝鼎,青铜宝器,金光闪闪。后跟着一对俩俩抬着箱子的队伍,所抬过来的东西分明是锦缎织物、金银财物等径直抬到郑世子姬忽面前摆放整齐。
  齐僖公说:“这是我齐国宝物,为纪念此次将军救齐立下的赫赫战功,寡人决定将此鼎赠送予将军,以表寡人对将军的感谢和犒赏,这些财物送于将军来犒赏三军。”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怎么可以接受如此重谢,惭愧惭愧。”郑世子姬忽一边说着,一边急忙向齐僖公施礼表示感谢,嘴里一直在推谢,但在齐僖公那种不容拒绝的气度之下,也只好谢纳了。姬忽示意高渠弥让随来的士兵接过厚礼。这边斟满酒。回敬齐僖公。
  连续接受郑世子姬忽的三杯敬酒后,齐僖公脸色也红润起来,开始喜形于色不顾国君身份,直抒胸意,他对姬忽说:“寡人心中一事,至今未遂,恰好世子来援齐,寡人也好可以直接与世子直说了。”说到这里齐僖公停顿了一下,然后身体倾向姬忽,声音略小了些。“刚才将军也见到了小女,感觉怎么样?”
  世子姬忽忙说:“大家闺秀、貌若天仙,……”
  齐僖公打断了姬忽的赞美,俏声问道:“寡人小女初成,可以嫁与将军为妾。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世子姬忽赶紧说“不敢不敢。在下才疏学浅,安敢与贵千金配姻缘!”
  坐在一旁陪酒的齐国世子姜诸儿,见此情此景不仅脸色顿变。想站起来说话,见齐僖公飞过眼色不容自己有任何动作和语言也只好作罢。这一举动又被姬忽看在眼里。
  席散之后,齐僖公让夷仲年私下里与高渠弥商议完成嫁女之事。夷仲年虽说箭伤初好,这种喜事还是欣然承命。面对国君兄长之托借与高渠弥有以往并肩作战的经历,对此信心十足。夷仲年就直到高渠弥的帐下对高渠弥说:“我国君慕世子英武,愿结姻缘之好。在此之前曾与郑国国君表示过意愿,只是没有得到郑国回音。今日酒席间国君亲与世子表达嫁女之意,世子却在大庭广众间执意不应,不给我国君面子,不知世子是何用意?”
  高渠弥深深觉得这是齐国的美意,也是世子姬忽的机会,只是姬忽坚持不应,不知是何道理。实际上从酒宴之后自己也是闷在葫芦里,他轻轻摇摇头,对夷仲年说:“说实话,我也是不知世子姬忽什么意思啊!”
  夷仲年继续说:“愿高将军如能成全此事,我这里带来了国君感谢将军成全的礼物望手下。”
  说着一中年拿出白壁二双、黄金百镒,让下人摆在高渠弥面前。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这句话在这里却不适用于眼前的高渠弥。高渠弥看着眼前黄灿灿的金子,和那两对透明的白玉,真是心中有收起来贬为自己的欲望,可是他对世子真的没有把握。所以高渠弥却是在不敢接纳这些重礼。
  高渠弥说:“我可以试探着问世子,成与不成我实在不能肯定啊。这些贵重的东西恕在下暂不能接纳。”
  夷仲年说了声:“拜托将军了。”将东西放在高渠弥的房间便走人了,尽管高渠弥十分不自在地拒绝礼物,夷仲年为能促成这桩婚事执意留下了这昂贵的礼物。
  高渠弥送走了夷仲年,看着眼前的黄灿灿的金子,白湛湛的玉。心里垂涎三尺,这是他的钟爱,一生的钟爱。想自己一生厮杀疆场得封食邑得到俸禄,又能值得多少。他知道这是他一辈子都赚不来的代价,诱惑力太强了。他恨不能立刻贬为己有。只是高渠弥在世子姬忽面前实在是没有这个把握。他抚摸着那金光灿灿的金子,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说服世子,成全这幢婚事。
  高渠弥实际上与世子并无深交,只是此次受郑庄公嘱托配合世子带兵作战,尽自己多年指挥郑军作战的经验在战场上保护好世子姬忽。只是这次出行过程中,高渠弥深感世子姬忽的自负和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心中已经有几分的所不满。高渠弥想既然希冀甚至渴望得到齐国的财物,就必须搜刮脑筋想办法能让世子答应下来。
  高渠弥来到世子姬忽下榻的驿馆前,来回踱了几步,还是让卫兵禀报世子了。高渠弥见世子姬忽施过君臣之礼,然后对姬忽说:“齐国国君对世子相慕甚厚,世子为何要拒绝这门婚姻啊。齐国是大国,势力雄厚,在中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若能结为姻缘一定是好事,他日世子继位能得齐国相助,凭借郑、齐两国势力,中原岂不是郑氏天下了吗!”
  世子姬忽说:“那年齐国国君与父公石门之盟,齐国国君曾经要把女儿许婚与我,那时候我就没有高攀之意。今奉命救齐,幸而功成,如果接受这桩婚姻而归,外人一定会说我以战功而挟持婚姻,怎么能说的清楚?”
  高渠弥摇摇头说:“不不,世子此次援齐恰好证明世子的有勇有谋、雄才大略。得到齐国上下一致的钦佩与感激,得到齐国国君的厚爱,欣然许诺嫁女,也属理所当然之事,不存在要挟之说。世子尽可以应下此姻缘,成全这桩婚事,也成全齐国国君的心愿,结下郑齐两个强国之间的永久之好。”
  世子姬忽还是摇头。姬忽想到文姜的美貌来似乎也让他动心,但他不能不联想到姜诸儿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神和那让姬忽惊悚的表情。姬忽对高渠弥说:“齐国乃中原大国,国大势大不可以婚配。”
  高渠弥见世子一口咬定不接受这门婚事,真是从心里按捺不住那种气愤。不过他不得不耐下心来希望再争取一下。高渠弥心里明白:那黄灿灿的金子有如一块肥肉美餐就摆在自己的面前啊。
  高渠弥忽然半跪在世子面前,表现的尤为激动:“世子殿下,臣有一句忠告,希望世子能听得进去。现在世子为郑国的储君,胸中装必有天下,而今之势,楚强于南,秦强于西,齐强于北,宋强于东,郑国却是众矢之的。郑国如不携手一强国,将难以立足于中原。主公智谋深远,且会盟鲁、齐等强国。才得以让郑国得以在中原发展。世子不可不联手大国,成就齐国姻缘便是世子雄立天下的资本啊。”
  世子姬忽显得很不耐烦,对高渠弥说:“我说过大国不可为婚,不必再来烦我!”
  姬忽一口咬定不答应这门婚事,高渠弥再三撮合,仍无改变之意。高渠弥无奈只好将实情回报给夷仲年。夷仲年向齐僖公禀报了高渠弥的回信,齐僖公还是不甘心,齐僖公对夷仲年说:“姬忽一表人才,不仅胸有谋略,一身胆识,此儿一定错不了。如果将文姜嫁与姬忽,齐国、郑国联姻必可以鼎立中原。弟弟无论如何一定要让郑国世子接受这幢婚事。”
  齐僖公一番话,搞得夷仲年无可奈何。于是夷仲年想了想还是见上一面,当面述说,再看姬忽如何表态。于是亲自来见世子姬忽帐下,并当面议婚。世子姬忽推辞说:“在下受命于身,虽有功成,但未禀父命,岂敢私定婚姻,万万不可。”
  夷仲年说:“石门之盟,我家主公已经与你父公商议此事,两人所见列同,都赞同这门婚事。所以你父庄公已经有意两国的婚姻之约。现在只要世子无异议,即可成婚而归。凯旋郑国、双喜临门,岂不是让郑国上下欣喜?”
  世子姬忽还是摇头不允,他说:“齐乃大国,不是我辈敢随便攀援的。恕难从命。”
  拒绝了齐国的婚姻,郑国世子姬忽也不好在齐国久留,即刻启程辞齐回国。姬忽拒婚理由是因为齐国是大国,所以历史上留下的“齐大勿偶”的说法,然而这个姬忽确如祭足所说的不识天下了。
  齐僖公得知姬忽如此傲慢不禁愤怒了:“寡人乃大国国君,有女漂亮美貌,何愁嫁不出去!非要嫁你一个孤傲无礼的姬忽不成,岂有此理!”
  这场世子拒婚当然影响最大的还是文姜的情绪。自打齐僖公石门会盟之后,文姜就知道自己已经被许给了郑国世子姬忽,对这场婚姻的好与坏,她并不介意,但却介意这个郑国世子其人。当郑国世子援齐到了齐宫,文姜终于有机会见到了这个世子姬忽的。文姜对世子姬忽仪表人才的伟岸男儿心中暗暗欣赏,尤其在援齐作战中表现出来的智勇国人的英雄气概更有赞美之心。文姜心里已经看好这个如意郎君了。而世子姬忽的态度不能不让文姜心凉和遗憾。当文姜得知姬忽拒婚的消息,一种被践踏尊严的义愤和被羞辱人格的气恼一股脑地涌上心头。她在自己的房间里失声大哭起来。任凭鲁姬如何说法都无济于事。最后还是姜诸儿来到闺房几句话就将文姜哄乐了。
  姜诸儿说:“我妹哭啥,就凭我妹的美貌,还愁找不到比他姬忽更帅气、更有地位的男人不成!他姬忽就是一条狗,狗眼看人低,狗眼不识金镶玉。”
  说的文姜破涕为笑了。于是兄妹俩在房间里嘀嘀咕咕说起悄悄话来。鲁姬在外面偷听了半天听不出什么滋味,只是鲁姬的眼珠转动着,打着别样的算盘。
  这场拒婚还有大受损伤的一个人那就是高渠弥,因为世子不通融,那百镒黄金都成了过眼云烟,让他在夷仲年面前丢了颜面,此时的高渠弥对姬忽几乎恨到了骨头里了。
  郑世子姬忽回国后,向郑庄公汇报了战役获胜情况,也将辞婚之事禀知郑庄公。
  郑庄公也没当回事:“吾儿能自立功业,何患没有良姻。辞就辞了吧。”
  祭足听说此事就私下里找到高渠弥说:“为君可以有多妻妾,公子姬突、公子姬亹、公子姬婴三人皆有觊觎世子之意。世子若结缘大国,将会得到大国的助援,齐国不主动议婚,世子都应该主动媒妁而成姻,怎么可以自己放弃这样好的机会呢?你作为世子姬忽的部下这次援齐作战形影相随,为何不好好劝他一劝呢?”。
  高渠弥看着祭足,心中有苦难言,他叹了口气,说:“我劝他了,但他不听我的啊!”
  祭足摇摇头,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