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齐桓公大传 > 第四章 僖公狐疑

  齐僖公的温车到了齐宫大门前,急促的雷电已经过去。密集的雨点夹着冰雹还在下着。
  这是齐国都市小城即齐宫的大门,是在齐都城的护城河和护城墙内的一个大门。沿着这齐宫的大门一直向南是一条笔直的大道,两面往日里是繁华的商业街。城外络绎不绝逛市的人群、和从齐宫出来采买的人都聚集在这里。往往是四季蔬菜、飞禽走兽、鱼虾水货、五谷杂粮、衣物布匹等各种商铺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只是今天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都把往日拥挤采买的人群赶回了自己的房舍,或团缩拥挤在门店里。雨幕中空荡荡的街道,只能听见哗啦啦的雨声还有一阵阵逐渐弱下来的风声。
  大门左侧的红橡树一根主要树干被雷劈过、似乎被削去了半个树头,那经过雷劈和风刮树枝、树叶及枝杈浪迹在大门口处。被霹去了半个头的红橡树,失去了往日的巨伞似的绿荫风采,霹后的树干失去了半个巨伞,裸露的主树干被雷火烧的漆黑,还冒着残留的青烟,风雨飘摇中,左右两棵大树已经失去了对称之美。一个虽然经历这场雷暴仍然绿是意葱茏,似乎更加新鲜,一个却失去半个巨伞状,残缺不全。当军士打开温车门的时候,这一幕景象就赤裸裸地暴露在齐僖公的眼前。让这个威风八面的齐国国君怔在温车的车门处半天不知如何是好了。
  这是什么征兆,难道上天要降灾难给齐国吗?齐僖公心下里暗想。
  自从齐庄公姜购病逝,他姜禄甫即位,成为齐僖公的姜禄甫辛辛苦苦为齐国经营快二十年了,这二十年中,他姜禄甫小心翼翼地经营这齐国,他继承父业,虽然胸中不忘对纪国的报复,但总体上是对内实施农麻工商、富国强民,聚天下人才,开富国之源的路子没有改变,使齐国经济仍处于发展繁荣时期,国势还在继续强盛;而对外采取征战与结盟共建,树立起一个强大的齐国形象,让天下人不敢对齐国小觑,也为攻打纪国做好充分的准备。
  石门会盟,是他姜禄甫与郑庄公姬寤生联手缔造的盟国关系,使齐国与中原最强的郑国结交,会盟以重温在庐地结盟的友好关系。使得郑国与齐国成为铁杆盟国;艾地结盟,是他姜禄甫与鲁隐公姬息姑缔造了密切的齐、鲁关系,使鲁国能与齐国结为兄弟盟国;嫁女于卫国,以结齐卫之好,与卫国成为盟国。他姜禄甫不能忘记父君的报世祖被烹杀的仇,一直想灭掉纪国。他知道纪国也是一个有实力大国,必须联合多国一起行动,如果没有铁杆的盟国联合讨伐,就难以对付纪国,就难以实现祖上的夙愿。
  近二十年未能实现夙愿,原因很多。即位之初,齐僖公姜禄甫积蓄财力、物力、武力装备、训练强兵等,开始谋划攻打纪国。也曾小试牛刀,在边境上燃起一片战火,试探纪国的实力。结果纪国虽然拼命抗争,但对齐人烧杀抢掠只是忍气吞声,派人去向齐国提出警告了事,并不追究齐国抢掠的纪国百姓财物的责任。正当他姜禄甫得意忘形,想调兵遣将再图大计的时候。纪国国君却将女儿嫁给了周王室,故伎重演。姜禄甫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此一时恰似当年齐哀公时期,纪国国君又能与周王室说上话了。如果不计后果、轻举妄动,纪国再行密告,周王室即便烹煮不了他姜禄甫,却可以莫须有的罪名联合诸侯攻伐齐国,那后果必然是非但报不得前世冤仇,而且会被纪国联合周王室所讨伐。齐国必将面临大的所麻烦,所以必须暂且收敛讨伐纪国的意图。经过姜禄甫多年的思考只有一条路可行,那就是齐国联合多个强势诸侯国才能实现讨伐纪国的抱负。到那时候,即便周王室有整治齐国之意,也会心有余而力难支。但是就在姜禄甫在中原与郑国、鲁国、卫国精心打造铁三角关系的时候,精明的纪国国君纪武侯又策划了一段姻缘,经过多方周旋,鲁隐公又将自己的族妹嫁给了纪国国君纪武侯,这个鲁隐公的族妹伯姬,不是别人恰似鲁隐公之后的鲁桓公同母姐姐。这一来,纪国与鲁国又形成了新型的盟国关系。他姜禄甫的铁三角被拆去一角。而且成了纪国的盟国,这样一来难以形成对纪国的威胁。历数种种原因,似乎天不作美,让他姜禄甫难以实现心中大志、祖上遗愿。
  去年似乎机会来了。齐国和郑国通过石门会盟,郑庄公与齐僖公结成了友好盟国,尽管是各自有各自的想法,有相互利用之嫌,但至少暂时还是都想做朋友。彼此可以相互支持。这一年齐僖公暗地传送书信与郑庄公商议好,借与纪国会盟的名义趁机攻打纪国。完成齐国几代世祖的报仇夙愿。这种想法他姜禄甫也只能与郑庄公说出来。他知道这几年,他姜禄甫支持郑庄公的中原行动,听他调遣、帮助他假借王令实现攻打宋国、破了许国,在中原显赫一时,有齐国做后盾,让他郑国占尽中原风流。在实现他姜禄甫心愿的问题上,相信郑庄公不会不给面子。果然凭着两个国君的心中默契,便由郑庄公出面与纪国相约,郑国、齐国国君将朝见纪武侯,实现三国会盟。
  这个消息对纪国朝廷上下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拒绝吗?那就是一下子将郑国也划作自己的对立面去了,因为不给郑庄公面子,郑庄公就会恼羞成怒。有了齐国已经足够纪国担惊受怕了,如果再加上郑国,那纪国不是危在旦夕了嘛!如果不拒绝,任其两个强国国君带上战车人马踏入纪国,谁能保证他们此来不是为了亡我纪国的呢?
  然而纪国虽然是二级诸侯国,但毕竟还是一个比较有实力的大国,曾经征服远在三百里之外的夷国,可见其实力雄厚。一方面历史上几代国君都在攀与周王室的姻缘关系,以此背靠大山;一方面也在拼命左右逢源,结交鲁国、莒国等周边国家。但纪武侯知道,所有这些活动都是纪国对齐国的防范。他们的历代君主都能感觉到齐国对纪国的虎视眈眈。而今纪武侯又娶了鲁桓公的姐姐成为鲁国的盟国。即便如此,来自齐国的威胁,纪国朝廷上下还是时刻牢记在心的。
  这一天,纪武侯接到郑庄公信使呈上的信件,阅读之间,不仅手中哆嗦,连打几个寒噤。信中郑庄公坦言要在纪国会盟,使得郑国、纪国与齐国成为盟国,而且把地点定在纪国,且时间也不容商量地定在半年之后。如果是只有郑国,纪武侯尚不怀疑有诈,但郑、齐两国联手入纪来搞什么会盟,无疑是齐国假借会盟来威胁纪国,或许就是想利用会盟之际偷袭纪国。纪武侯觉得这是一个阴谋,经过他的判断背后的设计者一定是齐僖公。自打接到信件,纪武侯便开始忧心忡忡,甚至感到纪国大祸临头、末日来临。不答应吧,他纪国得罪的是中原两个实力强大的诸侯国,齐国早就是冤家对头,现在就要增加与郑国结为冤家;答应吧,如果是俩家真的联手讨伐纪国,那他纪国就可能马上跌进万丈深渊,万劫不复了。即便是郑庄公并无灭我纪国之意,齐僖公可是亡我纪国的心一直就没有动摇过。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他纪武侯都是感觉自己面临灭顶之灾。紧急之中,纪武侯想到了鲁国。这个晚上,纪武侯沐浴完毕来到鲁桓公之姐姐伯姬的房间,对这个新婚燕尔的正品夫人,纪武侯没有半点兴趣,一脸忧虑。
  伯姬温柔地投在纪武侯的怀里,知道国君操劳国事,眉头不展,想用自己的温柔来使国君释怀。纪武侯,回应以笑脸,做了个亲吻安抚动作后,便故作愁怀难释的样子。
  伯姬温情脉脉地问:“君候难道有什么愁事吗?”
  纪武侯轻轻叹了口气,对伯姬说:“齐国因前世之仇,一直怀恨在心,几次挑起边防战事,而今又要假借郑国提出的会盟进入我纪国,寡人明知齐君来暗算,却难以拒绝,因为此时却是郑国国君郑庄公提议。在这个阴谋之后,有两个强国得罪不起啊,弄得不好,就可能在会盟中毁掉我纪国。”
  伯姬诚惶诚恐,问纪武侯:“难道就没有拒敌之策了吗?”
  纪武侯说:“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怕是鲁国国君不配合啊。”
  伯姬说:“鲁国国君是臣妾同母亲弟,自幼我姐弟俩有很深厚的感情。姐姐有难,胞弟当全力相助。”
  纪武侯要的正是伯姬的这句话,马上从床上坐起来,兴奋地对伯姬说:“如此当然是好。纪国有救了。”
  于是在床头上,纪武侯与伯姬商议了对策。
  第二天,纪国派遣豪华温车,伯姬带上随行人员和一队人马,不辞辛劳,百里迢迢,亲自南下归鲁。伯姬要面见鲁桓公,并向鲁桓公搬兵求救。
  纪武侯有了主张,当即修书一封交于郑国的信使,并让郑国信使回话,答应郑庄公与齐僖公来纪国会盟。不过在回信中提及,鲁国国君鲁桓公当随同参加会盟。
  齐僖公调动国力上千乘兵车东行,向齐、纪边境屯兵。只等郑庄公发令,两国大军齐聚纪国。当然,会盟只是借口,借口也不可僭越,他齐僖公只能带上两百兵车入境,齐襄公做好自己的秘密布置。在他的策划中,会盟的当天就当场拿下纪武侯,然后大兵开进纪国,实现里应外合,在郑庄公的协助下,瞬间对纪国发动全面战争,确保将纪国有生力量消灭在尚无任何准备之中。似乎这种策划天衣无缝,齐僖公内心有抑制不住的激动,甚至亲自登台阅兵,亲自督查练兵。一时间齐国复仇已成箭在弦上之势。
  就在齐僖公信誓旦旦地准备大举进犯纪国之时。接到了郑国信使送来的郑庄公的信件,说会盟行动中,鲁国国君鲁桓公同时参加。齐僖公感觉事有蹊跷。鲁国是什么意思要参加会盟,非郑国、齐国之邀请,擅自来参加会盟?难道是纪国已有防范,特意请来鲁国国君?要么是从中调停,要么是武力相助?不管怎么说,鲁桓公的参与无疑是对齐僖公所策划行动筑成一大障碍。齐僖公赶紧派出暗探,了解鲁国动静。月余,齐僖公得到了鲁国的确切信息。自从伯姬归鲁,鲁桓公的确有了行动,在鲁桓公的亲令下鲁国为了纪国果真是做了充分准备,动用六百乘兵车北上靠近纪国。
  齐僖公大发雷霆。齐鲁一直是有姻缘关系,只是近些年走动少了,已经失去了往日的亲密。而鲁桓公的同母姐姐嫁与纪武侯,无疑使鲁国和纪国走得更近了。如果有鲁国相助,事态发展将会产生变数,即便是郑国远道而来携带重兵,与齐国的千乘兵车共同讨伐,有鲁国与纪国联手,齐、郑联合大军也当难以获胜;何况按照事先约定郑国不会超过二百乘兵车入纪国。齐僖公怒拍案几,气的不成样子。但是眼下这都是既成事实。
  齐僖公想了想,认为自己不能打无把握之仗。对赶赴纪国会盟已经失去了兴趣。
  就在齐僖公犹豫之际,中原发生了重大历史事件。
  周桓王调动了周王室的兵力以及蔡国、陈国、卫国共同讨伐郑庄公。
  这一消息传来,不仅使齐僖公忧心忡忡。齐僖公心里暗想,周桓王为何要讨伐郑庄公呢?郑氏三世勤政于周王室,郑庄公虽然退出勤政,但一直替天行道勒令诸侯,难道这其中有诈?早就听说郑庄公有假借王令之嫌,大肆讨伐的背后有强化自己在中原地位与威信之嫌。而在郑庄公的行动中,他姜禄甫自己多与郑庄公同行,会不会也引起周桓王的不满,乃至讨伐了郑国再来讨伐齐国呢?
  齐宫的惊雷劈断了齐宫门前的红橡树,齐僖公站立在橡树下,不仅忧心忡忡。他暗自理了理头绪,仔细琢磨着齐国盟国郑国的命运。他在想如果郑国派来信使求救,齐国万万不能再出兵相助了。因为这是周天子出兵讨伐郑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