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齐桓公大传 > 第十八章 歼灭戎狄

  自从周幽王为犬戎所杀,犬戎已成为各诸侯国都感到惊骇的不容忽视的侵扰势力。齐僖公近几年已经领略到了戎狄的厉害。
  当时戎狄是泛指活跃于当时为西部的少数游牧民族。由于周幽王废嫡立庶,引起申侯不满所以勾引了联合义渠君主率兵攻打镐京并杀了周幽王,当然义渠就属于戎狄的一支。这一震惊各路诸侯的一幕,在这之后多少年不能不使各诸侯国提高对戎狄的警惕性。此后,戎狄便成了当时华夏诸侯最恐怖的共同敌人。由于同仇敌忾,各诸侯国也把戎狄称作‘犬戎’。当然还有另一种说法,那就是该民族的先祖以犬或者狼为图腾,这也许是华夏人称戎狄为犬戎的另一种原因。历史记载:在周朝鼎盛时期,周穆王曾经远征西部。获“四白狼、四白鹿而归。”就是指周穆王征服和俘虏了以白狼、白鹿为图腾的部落。义渠是当时就是戎狄游牧民族中的一个靠近中原的部落之一,因攻杀了周幽王而日益有影响。但只属于犬戎的一个分支。自平王东迁,秦国成为义渠重点骚扰的部落了,不仅如此犬戎势力也开始东移。由于犬戎的游牧生活,居无定所,迁徙速度快,很快就遍布于华夏的西部和北部地域,就连晋、燕、齐等诸国都受到了犬戎的袭扰。
  齐僖公一直没有把北部的戎狄看在眼里,尽管齐国北部的戎狄屡次侵扰,多年来只不过行鼠窃狗盗之事而已。在齐国的边民中得到点好处就逃之夭夭,没引起足够的重视。而今大举来犯,可见其蓄势之久、来势之凶,如果任其泛滥,将来齐国北疆必无宁日。要使齐国北部长治久安,就是要好好教训北戎,压制住其嚣张气焰,打到他再无翻身之日。所以这次齐僖公是下大决心,不灭戎狄誓不罢休。尽管鲁、卫救兵尚未到达。有了郑世子姬忽所率领的郑军和齐军合力,完全可以消灭戎狄。齐僖公有这样的把握。自从那晚酒宴后与郑世子姬忽商议了作战方略,齐僖公信心十足,一方面部署公子姜元、公孙戴仲等如何作战,一方面坐镇历下城邑,决定与戎狄来一次殊死大决战。
  历下城邑属于齐国北部,为山区,险峻而道路唯一,南部开阔沃野是百姓赖以生存的种植土地。戎狄兵马一路从北袭来,历下就成了齐国的一道防线。戎狄连夺两个城邑,气势汹汹想进一步扩大战果,于是一路向南杀将过来,烧杀抢掠、肆无忌惮。由于打败了夷仲年所率领的齐国大军,缴获丰厚,给北戎将士极大鼓舞,更加狂妄自大了。他们相信齐国没有什么精锐军队来抗衡,只要他们一路南下拿下齐国大片土地和城邑都是不在话下的问题。于是狂妄之心让其大良、小良忘乎所以。他们盘踞与历下之北的山关之外,随时准备攻打历下城邑。
  公孙戴仲按照齐僖公的吩咐,率领大军开关北上迎战戎狄。在一片开阔地带,两军对垒,各自摆下阵势,下了请战书,等待决战。
  这一日,正是初秋时节,蓝天白云,凉风习习,正是好季节。戎帅小良持刀跃马,领着戎兵三千,出寨迎战公孙戴仲。两下交锋,约二十回合。公孙戴仲显出气力不支,回车便走,一路逃奔,甩下诸多车乘军械,让小良更加相信齐军不攻自破,失去了与其作战的信心和勇气,于是乘胜追击。然而公孙戴仲却不走历下的北关,绕城向东路而去。小良不舍,见败将仓惶而逃,也不管他往那个方向跑,毫不犹豫奋力追击。
  大良在大营中准备好了五千精兵,打算在小良溃败时候杀出大营来营救,哪里想到小良的三千精兵就把齐军打的溃不成军、抱头鼠窜。见戎兵得胜,眼看着齐国败兵车辆军士成了小良将军的盘中餐,这些将士们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都想大捞一把。只是主帅大良登高远望按兵不动,当大良见小良率戎军乘胜追击,且转眼间就饶过山头,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就觉得不妥,万一遇上齐军的埋伏,肯定是要吃亏的。于是发令给部下跟随小良的三千精兵追击齐军。大良想万一遇上齐军的埋伏,自己的做后援也可以打他一个反埋伏。
  这时候的小良所率领的三千兵马紧随在公孙戴仲的后面,哪里肯放过。只是小良的人马见到齐军抛下的车乘辎重,还有散兵游勇,就忙着收拾战果,一路上分散了精力,跟的并不紧。一路就杀到了历下城邑的东门。而此时的大良率领的军队要比小良快一些,所以两军相距不远。
  小良的人马见到历下城池在望,是否继续追赶,主帅小良正在犹豫间,忽然炮声大震,金鼓齐鸣,蒺藜丛中、苇草之间尽是埋伏的齐国士兵,铺天盖地杀将出来。
  小良见状惊慌不已,急叫道:“我们等中计了!”忙命令撤退,然后拨马便往回走,结果与跟在后面的大良后队人马发生冲突,两军皆立足不稳,结合在一处的犬戎兵马慌不择路、四处狂奔。
  公孙戴仲见戎狄已经进入齐军的包围之中,于是率手下假装逃串的军士杀一个回马枪,从小良的撤退的后面与公子元合兵追赶。大良见状忙和小良打手势,两人隔着吵吵嚷嚷的撤退的犬戎军士,示意让小良后撤,自己断后。只是此时的戎兵见是三面来兵都在慌忙逃命,被齐军追杀,只能且战且走。落在后面的戎兵俱被齐兵生擒活斩。逃出来的戎兵行至山口转弯处,见齐军追兵渐远,查点自己的人马已经损失了一半之多,想稍加整顿,为剩下残兵填饱肚子,喘息未定,还没来得及搭鍋就灶。忽听的左侧的山拗里突然鼓声大作,杀声震天,一枝军马冲出,只见为首的大汉大叫道:“戎贼哪里逃跑,你爷爷郑国上将高渠弥在此。”大良、小良慌忙上马,无心恋战,率残兵向右侧夺路奔逃。高渠弥随后掩杀。筋疲力尽的戎兵,被气势正猛的郑军杀得溃不成军,又是一半戎兵被斩杀。
  大良、小良率领逃出一劫的残部向右侧溃逃,约行不到两里路,前面又是一声炮响,然后是金鼓齐鸣、杀声四起,这一劫正是郑国世子姬忽率兵杀出。原来世子姬忽率部北上见这里地形开阔,可分东西两路,容易让犬戎轻易逃窜,所以又与高渠弥分而埋伏,此一布网可谓天衣无缝了。左面是高渠弥率军掩杀,右面是姬忽率军阻击,而逃来时的路上后面有公子姜元与公孙戴仲率领齐兵已经赶到。四路兵马合围,哪里还有大良、小良的活路。杀得大良、小良四面楚歌、没有去路。戎兵七零八落,在四散逃命。小良被高渠弥一箭,正中脑袋,坠马而死。大良匹马溃围而出,正遇着世子姬忽戎战车,措手不及,搏杀之中,被郑世子姬忽挥戟斩于马下。这场由郑国世子姬忽策划的战役战果辉煌,郑、齐联合大军全部歼灭了这支入侵犬戎大军。大军联手攻进祝阿城邑,消灭了所有戎狄。
  世子姬忽命手下提着大良、小良首级,并押解被俘戎狄将士到齐僖公大帐前献功。
  齐僖公见齐郑联军大获全胜,不仅喜笑颜开,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冲着郑世子姬忽拱手相贺,大声说道:“此一战实在漂亮,如果不是无姬忽将军如此智谋英武,怎么能让戎兵导致如此灭顶之灾!今日齐国社稷平安,都是姬忽将军的功德所致,寡人真不知如何感谢姬忽将军的恩德啊!”
  世子姬忽笑着摆手说:“偶效微劳,君上不必如此夸奖!君上与家父交接深厚,我等理应效劳。”
  齐僖公赶紧说:“哪里哪里。还是姬忽将军筹谋缜密、劳苦功高啊。”。
  有人来报鲁国援军已入齐境,正在向历下行进。
  齐僖公命令派人带上慰问品迎接鲁国的援军,并转告其戎狄已经被彻底消灭,感谢鲁军驰援,让其自己撤回。然后将戎狄所占有的祝阿等城池村落一一收回,让流离失所的齐国北部百姓放心回家,安居乐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