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齐桓公大传 > 第三章 小白降生

  那场暴雨来的特别快、特别猛烈。
  快到晌午的时候,那片黑云已经遮天蔽日,狂风大作,呼啸的狂风将宫后的花草树木吹的沸沸扬扬。一些被风吹落的树叶、花瓣就在风中飘舞着,一会随风而上,一会就被抛掷到角落。齐宫门前那两棵历经百年的红橡树也在狂风中不规则地舞动着,像似被抓住了头发而肆意蹂躏而愤怒起来的雄狮。黑暗的天空开始划过长长的光亮无比的闪电,像要把那大块云朵撕裂的一般,接着是惊天动地的雷声在临淄的上空滚过,震得齐宫大殿里轰隆隆作响。那雷声也震动着后宫各公妃的寝宫,宫女们都惊吓的缩成一团。紧接着又是一道闪电却是从黑云之上,垂直划到地上,似乎已经把天劈成两半一样,整个齐宫都感觉那闪电就在自己的眼前,刺的人难以睁开双眼,伴着那道耀眼的闪电就是那声更加清脆的震耳欲聋的炸雷,那炸雷似乎就在宫中每一个人的耳边想起的。炸雷过后几乎每一个人都出现短时间的耳鸣。
  斜坐在朝堂上的齐僖公浑身不由地抽搐了一下,高声叫道:“来人——!”
  两个贴身侍卫赶紧跑过来,齐僖公忽然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刚才那声炸雷让自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是两个军士已经迅速来到自己身边,而且半跪着向自己施礼等待自己的命令。就清清嗓子问:“刚才是打雷吗?”
  两个军士忙说:“禀报主公:刚才是打了一个炸雷,好响的炸雷,现在外面正在下着瓢泼大雨。”
  齐僖公说:“快去看看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两个军士莫名其妙地出去了,但马上他们就感觉到国君的敏感与英明。他们刚出朝堂,大门守卫的军士就慌忙来报:宫门外的两棵橡树其中一棵被雷火击中。两个军士赶紧将大门守卫军士拉到朝堂,让他直接报告给齐僖公。
  齐僖公的派出去的两个军士情不自禁在一旁应和说:“主公英明啊!在朝堂之中就知道宫门外发生的事情。”
  齐僖公怅然若失,他知道那两棵老橡树不仅仅是齐宫的风水树,同时对齐国的几代君主有着怎么样的特殊意义。齐僖公不由分说,赶紧站起来,要下人叫车,他要亲临现场看个究竟。
  身边的人劝阻说:“是不是等大雨过后再去宫门外查看?”
  齐僖公斩钉截铁地说:“快去叫车,寡人现在就要看。”
  齐僖公正是年富力强之时,眉眼间闪动着君主的灵气与威严,虽然长期的宫廷生活,让他出现发胖的趋势,但他那一身高大彪悍的身躯,仍然给人留下健硕魁梧、霸气无比的英姿。就在下人去冒雨叫车的时候,齐僖公已经健步地走出朝堂前的廊台。看着廊外的风雨夹杂着冰雹倾泻而下的场面,正在迟疑间,有人来报:“己姬临产了。”
  齐僖公下令:“谁在护理?”
  下人答道:“有宫中接生婆,”下人顿了一会说“鲁姬在现场。”
  齐僖公下令:“快去找御医。”
  下人应了一声闯进了雨幕之中。
  齐僖公站在廊前看着密集的风雨夹杂着冰雹,觉得这场雷暴很蹊跷,如此巨大雷声就在齐宫上空滚动,而且如此厉害,前所未有,这宫门前的老橡树被雷劈,那面己姬就要临产,难道这两件事有什么内在联系吗?
  那一声霹雳炸响的瞬间,己姬正倾斜着身子靠在床上,那道强烈的电闪和那声巨大的炸雷将窗棂震得嗡嗡响,如有一只巨大的手将整个齐宫撼动起来的一般。己姬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在这剧烈的震动中出现了异常。那声炸雷确实惊动了己姬,她忽然感觉到胎气转动,下身有了感觉。她忙叫雪儿,己雪赶紧上前将己姬扶起让她平卧在床上,忙叫身边的人去向后宫报告,而说话间第一个进来的却是鲁姬。人还没进门,声音已经传进了己姬和己雪的耳朵。
  “香赢快去报告卫姬,雪儿快烧热水,来来先把人参扶起来,把厚棉絮压在床底,快去……”鲁姬那娇而泼的声音是后宫中唯独仅有的,无论后宫发生什么事情,她会第一个知道,第一个到现场,然后就是那娇滴滴而又泼辣辣相融合的大嗓门不间断地吆来喝去,搞得现场的人不得不围绕她转。其实雪儿为这一天的到来早就做了多方面的准备、报告后宫之主卫姬、请来宫内有经验的接生婆娘、做好床上的铺盖、烧好热水、安抚痛苦中的姐姐……这一切都在井井有条地处理中。说来也奇怪,雪儿想,我让身边的人先报给卫姬,结果是卫姬尚未来到她鲁姬却先到了,真是消息灵通,哪里有事都不够她张罗的了。如果仅仅是张罗也没什么,那双贼溜溜的眼睛说不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呢,真是岂有此理。雪儿满腹的不高兴,只是现在姐姐就要临产了,自己一刻都不能麻痹大意,不能让这个诡计多端的鲁姬钻了空子。
  窗外还是雷鸣电闪、暴雨倾盆。室内一片忙乱,己姬满头汗水将鬓角的发丝粘结成一缕一缕的,幔帐里面的接生婆上下忙乱着。
  就在那声炸雷响过,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回荡在后宫。
  “生了,生了,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公子!”
  “什么?是个公子?”鲁姬重复着,她不再看一眼婴儿如何,却转身离开了己姬的寝室。
  此时卫姬姗姗而来。卫姬身边前呼后拥,撑着巨伞的佣人,搀扶着卫姬的两个宫女一左一右,佣人们在己姬居住的小院子里的屋檐下停了下来。尽管佣人们撑着巨伞,卫姬的身上仍然有被雨淋的痕迹,来到己姬的房间,一面跺着脚,抖落着身上被淋的衣服,一面竟自向红幔帐内的己姬床前走来。看得出来这个徐娘半老的卫姬,在极力打扮自己,刚刚涂过红唇,刚刚护理过的肌肤,还有那讲究的穿着,一看就知道在内室做了精心打扮装点。那头上明晃晃的金钗耳坠,那红衫绿袂、那衣袖中的丝巾都标致着第一夫人的雍容华贵。
  此时一大群宫种卫姬的下人把己姬的小院和室内站的满满的。
  人们知道是卫姬来了,下人们赶紧施礼,跪在一边,卫姬上前和己姬打个招呼,便把目光投在孩子的脸上。
  此时的这个刚从娘肚子里畜生的娃娃被洗的干干净净,尚没有睁开眼睛,小手却紧握着,小拳头在空中挥舞着,眉头微蹙,似乎有些不耐烦,抑或是愤怒,然后是咧开嘴巴大声地哭叫。那哭声异常的大。
  己姬勉强撑起身子要给卫姬施礼。卫姬就摆摆手说:“罢了,身子这么虚弱,别客套了。”
  己姬说:“怀上这孩子还算顺利,只是人家都是十月怀胎,这孩子足足靠了快两个月才生。”
  卫姬说:“瞧瞧这孩子,竟然赖在娘胎里不出世,生性一个小滑头。单等着今天的炸雷。”
  显然这个娃在娘的怀里汲取了足够的营养,一生下来的竟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娃,惹得己雪兴奋不已,口里念叨着“白白胖胖的”。只是卫姬不动声色,嘴角向上翘了翘,远远地向那婴儿瞟了一眼。嘴里嘟囔着说:“诸儿又多了个弟弟。既然是白白胖胖的就叫小白吧。”
  己姬苍白的脸上赶紧在挤出一副笑脸说:“谢谢卫姬娘娘为孩子起了个这么好听的名字。”
  己雪上前施礼,对卫姬说:“臣妾代姐姐和小白谢谢娘娘了。”
  卫姬这才有了笑容,对己雪说:“罢了,还是等小白长大了来感谢亲娘吧。不过我这也是多嘴了,孩子的正式名字还是有公君来定,以公君确定为准,说不定还要请国师出面计算生辰八字后确定。那么复杂还要等一些日子。孩子总得有个名字叫。本宫就帮着先起个名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