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齐桓公大传 > 第十五章 姬忽援齐

  原来接到齐僖公的求救信,郑庄公第一反应就是要出兵救援。因为他在中原虽然专横霸道,但说到底自己是假借王令,称霸于诸侯。实际上自己最清楚,周王室并没有真正支持自己,加上周桓王又率兵讨伐郑国,天下人已经知道他郑庄公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权衡天下大事,郑庄公风云在胸,作为雄心勃勃的中原诸侯他必须辖制周边小国而联手实力强国。有实力强国做后盾,即便是周王室不满也无可奈何。郑庄公想到近几年来,齐僖公对他郑庄公一直处于鼎立配合状态,尽管郑庄公在与这些诸侯周旋过程中有自己的心计,但他越来越发觉齐国是不可忽视的盟友。
  如果想在中原真正站得住脚,首先就是要搞好周王室以外的诸侯大国。石门结盟让他感受到齐僖公是自己的可以深交的朋友邻邦。此时虽说刚刚应付完周王的讨伐,举国上下并不宽裕,但是面对齐国的求救,齐庄公还是不在话下,当即决定派兵增援。那么派谁去最合适呢?郑庄公叫来上大夫祭足,想听听他的意见。就对祭足说:“齐僖公是寡人的真正朋友,齐国也是郑国的真正盟国,齐国与郑国关系举足轻重,此次增援齐国,必须派出能争善战的猛将。以相国之意谁可担当此任?”
  祭足稍作寻思后说:“主公别忘记与齐僖公的婚事之约。石门之盟,齐僖公将文姜许配给世子,可主公回郑之后并未落到实处。依属下之见,可以派世子前去救齐,一则让世子知道齐国之大,有婚姻之盟未来郑国就会在中原更有号召力;二则也可以给世子在齐国建立功德的机会,让齐国不忘郑国搭救之恩。岂不是一举两得?”
  郑庄公捋着胡须,慢吞吞地说:“可是寡人担心世子并未独立出师用兵,会显露不出自身才干,万一搭救不成,败给戎狄岂不是……。”
  祭足说:“主公完全可以放心,齐僖公为人举止慎重,他不会光求郑国出兵,以在下之见,齐僖公必然是还会求救于鲁国、卫国等,多国联军一到,量北戎也没有获胜之术。世子这一功必然获得没有问题。”
  郑庄公仍有疑虑,他说:“世子虽说处事稳重,但对婚姻问题却不以为然,只怕到时候仍辜负了齐僖公的美意。”
  祭足说:“识时务者,天下大事竟在自己的把握之中,如果世子能识得天下自然会知道自己的选择。”
  郑庄公派人叫来世子姬忽口谕世子姬忽出兵救齐。郑庄公说:“齐国是郑国的盟国。齐与郑同盟多年,并且我郑国每次用兵,齐国都积极响应且相辅相从。而今齐国有难前来求救,朕不能视而不见,理当宜速往救援。我儿意下如何?”
  世子姬忽觉得父公说的很在理,点头称是,并表示愿意带兵援齐。
  郑庄公继续说:“如今北戎袭扰齐国,齐国求援,寡人所以派你等率大军前往助战。还有一条原因就是建立我儿在中原的影响。齐僖公左右逢源,在中原接亲卫国、鲁国,想两国必然也会出兵相救。你你率郑军代表郑国出兵一定力拔头功,让齐国君臣对我郑国高看一眼,也使得郑国军威影响中原。从而立保郑国为中原诸侯之伯,我儿有信心没有?”
  世子姬忽上前施礼领命:“请父公放心,孩儿此去必然奋勇杀敌,拯救齐国之难,也让齐国从此更加信任郑国。”
  于是郑庄公派出三百兵车交于世子姬忽,并令世子姬忽做主帅,富有作战经验的高渠弥为副帅,星夜兼程、一路狂奔北上,来解救齐国之危。
  当世子姬忽率三军接近齐都城临淄的时候,得知齐国国君齐僖公已经率兵北上历下,并不在都城。世子姬忽毫不犹豫率军北上直奔历下城邑。这个正是风华正茂的世子立功心切,一心救齐,夜息昼行,马不停蹄地北上,在其他两国尚未踏进齐国领土的时候,世子姬忽所率领的郑国援军已经接近了历下城邑。路上遇到了己姬的车队,见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军士还误以为撞见了戎狄的小部队,得知真实信息后才将队伍收拢起来继续北上。
  傍晚时分,世子姬忽率郑国三百车乘赶到了历下城邑。齐僖公得知郑世子姬忽前来救援,不仅兴奋起来,在历下城邑举办酒宴慰问姬忽不辞辛苦远道来齐国北郊的援兵。郑国世子姬忽正是青春年少,铠甲在身,头戴红缨头盔,脚蹬鹿皮战靴,英姿焕发,站在齐僖公面前,喜得齐僖公满脸堆笑,他深被这个英俊少年的气质所感染。
  大帐里主宾就位,酒肉已经摆好,齐僖公坐在主位席上,坐北朝南,而世子姬忽坐在东面一边,紧挨着主席位,依次是自己的副帅高渠弥、军中几员主将;西面依次坐着夷仲年、公子姜元、公孙戴仲等。夷仲年箭伤好转,得到郑国援兵已到,裹好伤口抱病出席酒宴。
  齐僖公兴奋地站了起来,高举酒樽,对满座宾朋大声祝酒:“今天郑国世子大驾光临,率兵前来助齐,是我齐国的幸运,来日郑、齐联军出战戎狄,必然会旗开得胜,杀他个片甲不留。来,为郑国世子不辞辛苦、千里迢迢率军来齐助战,为我们齐、郑联军来日破戎狄大获全胜,干杯!”
  主宾一起举杯大宴郑国世子将士一行。一时间小小的历下城邑洋溢着齐国将士与郑国将士联手抗敌的热情和决心。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主宾间把酒问盏你来我往进入了高潮。齐僖公趁着酒兴便把话题拉到正题来。齐僖公酒后那红润起来的脸上洋溢着对郑国世子的喜爱与欣赏,他冲着姬忽说:“世子来援救,寡人心中自然有了底数。俗话说:龙子生来行风雨,虎犊自小有虎威,庄公雄霸中原,世子一定胸有韬略。不知世子有什么退敌之策?”
  高渠弥一旁站了起来,似有担心世子对齐僖公的问题回答不如意,想凭着自己转战南北的虎将经历帮世子解围。世子很不客气地用手势让他坐下。高渠弥只好坐下来。
  世子姬忽站立起来向齐僖公抱拳,对齐僖公说:“君上乃大国君主,自然胸有退敌之策,晚辈奉令尊指就是。按照父公旨意前来协助君上共同杀敌,怎敢在君上面前卖弄。君上一声令下,晚辈一马当先!”
  齐僖公略有迟疑,便大笑起来:“世子不必谦让,寡人愿意听听世子的退敌之策。”
  高渠弥又站立起来,向齐僖公抱拳,还未开口,世子用力挥手示意他坐下。高渠弥仍站在哪里,似要向齐僖公说出自己的克敌之策。
  世子姬忽很不耐烦地看他一眼,厉声喝道:“高渠弥,有本世子在,有你说话的份么?君上运筹帷幄,自会有办法退敌!”
  高渠弥老大不高兴,见世子一脸严肃的样子,悻悻然地坐下了。高渠弥原本是跟随郑庄公的将领,一直受到郑庄公的器重。这次跟随世子姬忽援齐,郑庄公还特意将高渠弥叫道身边叮嘱一番,说世子头一次带兵出征,让他好好照顾世子,特别是作战过程中要多为世子出谋划策,保护好世子的人身安全。现在齐僖公一再追问世子作战良策,在高渠弥的心里唯恐世子尴尬。高渠弥心想:一个初生牛犊虽然具有不怕一切的精神,但说起沙场必经还是初生牛犊,怕世子一时间没有章法回答不出来,况且世子也是在推托之中,就怕齐僖公那里小瞧了郑国。所以想冲出来为世子解围。不想世子如此强硬地斥责,让他一个郑国的高级将领十分没面子。高渠弥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嘴角动了几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齐僖公见状也不再追问下去。等酒宴罢,齐僖公招世子姬忽进自己帐下。想与世子忽秘密商议退戎之策。齐僖公就是要听听这位郑世子忽的高见。在齐僖公心中这位郑国世子高大威武,容光焕发。虽年轻却不轻浮,语言举止得体,而且具有深藏而不外露的潜质,酒席间他已经感觉到这位世子还是很会控制节奏,一定是胸有韬略。给齐僖公印象深刻。
  两人在大帐中坐定,齐僖公又问郑世子姬忽退敌计策,他说,“大敌当前,将军有何计策?”
  世子姬忽在座位上欠了欠身子对齐僖公说:“晚辈不才,承蒙君上如此重视,只好献丑了。”于是世子姬忽不慌不忙、有条不紊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晚辈自幼学兵法,也都只是纸上谈兵,未曾用于实际作战。不过晚辈曾经专门研究过戎狄作战。戎狄之兵多为骑士,作战灵活,易攻易退,攻退自如。而我中原作战都以战车为主,退也难、攻也难。虽然如此,戎狄也有戎狄的弱点,譬如用兵很随意而且没有统一调度,各自贪婪成性不会相互照应。见到胜利成果大家相互争抢,遇见失利局面各自保全自己。正所谓:胜不相让,败不相救。戎狄这些弱点都是可以利用的,君上完全可以以蝇头小利利诱惑他们,然后歼灭他们。现在戎狄占领祝阿开始得意忘形,正在以胜利者自居,不会把齐国大兵压境放在眼里。如果我们以一小部队抵挡作战,然后假装败退,戎狄必以为获胜而乘胜追击。我们即可以设伏兵等待戎狄的到来,戎狄的追兵遇伏击,必是狼狈逃串,这时候我们可以乘胜追击,必获大胜。君上可以坐镇历下城邑,我自率郑兵埋伏于戎狄归路的山野之中。待戎狄逃串之时,我等拦截杀出,量戎狄难以逃过此关。”
  世子姬忽的一席话使齐僖公洞开心窍,拍手称道。“世子果然聪慧,此计甚妙!寡人当立即行动歼灭入侵戎狄就在眼前。”
  两人说到兴奋处,各自精神十足,相互击掌助兴,然后齐僖公与世子姬忽两人开始仔细规划战役,商议了具体对策。两仁商议的结果是:齐国的大部人马埋伏于历下的东部,以阻止戎狄前进的方向;郑国世子姬忽率部下埋伏于历下的北部,待戎狄追兵过了山口立刻断其后路,首尾攻击,让戎狄插翅难逃,确保此战万无一失。
  两人商议完毕,世子姬忽领命自去北路,分作两处埋伏去了。。
  齐僖公召公子姜元授计:“你可领兵埋伏于历下的东门外的山野之中,只等戎军来追,即可杀出。”对公孙戴仲吩咐道:“引一军前去诱敌,只要输不要赢,一路诱敌至东门,便算大功告成。”
  齐僖公与世子姬忽已张开大网,准备全部歼灭来犯的戎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