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齐桓公大传 > 第二章 山雨欲来

  齐国的临淄都城经过齐献公、齐厉公、齐文公到齐庄公已经发展得很有规模了。临淄城的建设很有特点,分为大城与小城,小城镶嵌在大城之中,与大城有机相连。小城在大城的西南,其东北部插入大城的西南隅,成为大城西南方向向外探出一隅,两城即为一体巧妙连接,又是错落有致,等级分明。大城的南北有9里余,东西7里余,是朝廷官吏、商户、平民以及护城将士居住生活的栖息之地。小城南北4里余,东西3里余,是国君及后宫佳丽居住生活以及护卫国君齐宫的御林军盘踞把守的宫城。形成了三里之城,九里之郭的典型都市氛围。俗话说“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守民”齐国的都城是典型具备这种功能的一个城中有城的格局。临淄三面临川一面临水,方圆百余里。大城的东城墙恰好濒临贯穿南北的淄河,由夯实的泥土外面套砌巨石而成的城墙像一条巨龙随淄河蜿蜒而卧,其余三面城墙同样高耸屹立,城墙之外是三面人工护城河。一条临淄河,还有三面丈余宽的护城河,加上巨石厚墙,把个临淄包裹的严严实实固若金汤般。城内纵横交错街道根据布局不同,有宽有窄,工街、商街、大夫宅院、守城兵营安排得当有序,互相既有内在联系,又互不干扰。连接小城的街道,也就是国君齐候的宫城,四个大门的北门和东门街道宽阔而平坦,伸向大城腹地,作为候宫的小城居高临下,楼台亭榭,奢侈华丽,巍峨而阔绰。小城的建筑群都是建筑在高台之上,宫中的建筑普遍高出整个都城的建筑。最高建筑就是朝堂所在,位于小城的中央,画栋雕梁,富丽堂皇,落落大方,占尽了整个都城的风采。候宫小城有四个大门,西门和南门直接对外,有重兵驻扎把守,而候宫的北门和西门直接与大城衔接,是宽敞的街道。小城的北门和东门,是士大夫朝拜必经之门,两扇黑漆大门,森严而立,两只巨大的石兽虎视眈眈地坐卧于大门两侧。铁门内外都有全副武装的军士把守,别具威严。大门外还有两棵巨大的红橡树格外引人注目,据说当年齐宫选址的时候,两棵红橡树已经像两把巨伞一样雄立于此,齐献公正是看好了这两棵大树才把齐国的候宫北大门定在在这里。而今这两棵当年就有数百年的大树又陪着齐国渡过了近百年,根深叶茂,四人抱不拢的粗大树干,巨伞状的枝叶高耸在苍穹之上,似乎一眼难以望到顶部。仿佛是两个巨人守卫在齐宫之前。似乎在向人们宣告着齐国的祥和与安泰。然而一场暴风雨却打破这一和谐。
  公元前七百零六年。这一年的初夏,后宫中名叫己菲的己姬十月怀胎已经超过了两个月了,虽说早过了分娩期,仍是每日腆着肚子在后宫花园中散步,没事人一样,迟迟没有反应。妹妹己雪每日伴随左右、形影不离,甚至出入宫门都要手挽着手,唯恐姐姐那笨拙的身体有个磕磕碰碰。这一天,太阳一竿子高的时候,空气中就开始弥漫着潮湿与闷热。己姬大口喘息起来,己雪看出姐姐的不舒服,就有些惶惶然。
  己雪说:“要不要请御医来?”
  己姬摇摇头,对己雪说:“还好,就别折腾人家了。我们已经折腾人很多次了。今天闷热,让我喘气都困难,这孩子还是没动静,这个小坏蛋是不是有意在刁难我?等他出生了,我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小坏蛋。”
  己雪“嘿嘿”地笑了,“就怕到时候,你爱都爱不够了,哪里还有心思想现在的难受!”
  己姬微微挪动身子,伸出手来让己雪将自己的身子拉起来,“雪儿扶我去园子里走走。”
  齐国的后宫很大,每一个妃子都有自己的住所,住所中又分上房、下房,上房当然住着主子,下房当然住着仆从。齐僖公的后宫除了正夫人卫姬之外,鲁姬的住所最大,因为当年鲁姬嫁给齐国国君,鲁国不仅陪嫁丰厚,其中跟随陪嫁的下人就达十余人,所以鲁姬在后宫有着得天独厚的地位。己姬必经出自小国,嫁来时就不曾被齐国国君重视,只是己姬有一些颜色,时常能得到齐僖公的光顾。所以己姬的宫舎不大,相对卫姬的正宫和鲁姬的旁宫要小几倍不止。对这些己姬并不记在心上。
  跨出宫舎的大门,扑鼻的花香迎面而来。小庭院里花开的正好,赤橙黄绿、香气逼人。然而这些并没给己雪带来快乐,她转身一眼就看到了鲁姬身边的下人香赢将身体掩藏在庭院外的大树后面,双眼贼溜溜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己姬的身子。己雪不用好眼神看她。
  香赢便做出似乎并没有发现他们姐俩的出现,从树后面大大方方地走出来假做有事往前走自己的路。
  己雪用鼻子“哼”了一声:“怎么每次出门都能看到你?像个看门的石兽,守在我们门前。”
  香赢却不以为然地,主动向己姬施礼:“给己娘娘请安。”然后笑吟吟地对己雪说:“雪姑娘别介意啊,我是为我家娘娘采购针线路过这里。好了不打扰你们姐妹,我走了。”
  实际上后宫有一个更大的花园,那里草木山石都是经过匠人搭理修剪,加上人工湖相配,在这个季节更有销魂的惬意。但己姬和己雪很久不去那里了。一是己姬的身子不便,二是门前的花园大都是是有他们自己栽培修剪的,那份辛勤和劳作更有陶醉自己的地方。己雪忽然叫起来,“姐姐快看,我们栽的那棵石榴开花了,花朵好大啊!不过人家的石榴树都开红花,怎么我们栽下的石榴树开的是白花啊!”
  己雪搀扶着己姬来到石榴树下,己姬悉心地观赏起来。
  这棵石榴树刚刚长有一人高,但是被姐俩修剪成枝丫分明,树干虽然不粗,却匀称而敦实,由于是第一年开花,花儿很疏,点缀在稠密的树枝上那厚重叶子间。己姬抚摸着石榴树的枝干,欣赏这那洁白耀眼、而且花朵似乎超乎寻常地大的石榴花。那双眼睛不停地从一朵花到另一朵花之间仔细看着。
  己雪发现了这一秘密,就问己姬:“我们的石榴树花好大啊,是我们施肥多的缘故吗?”
  己姬仔细地看着石榴,对己雪说:“你看这棵石榴树的花瓣,要比其他石榴花瓣多,所以才显得花朵更大。”
  己雪也仔细看着,可是没明白己姬的意识。就说:“花瓣和其他石榴树的花瓣没什么两样啊!”
  己姬就对己雪说:“你再数数,每朵花有几个花瓣?”
  己雪就这样竖起来,兴奋地说:“是十个花瓣啊!”
  己姬说:“是啊,其他的石榴树都是五个花瓣或者六个花瓣。没有能超过七个花瓣的,我们这棵石榴树是不是和其他石榴树不一样啊。”
  己雪说:“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石榴花能开几个花瓣儿啊。真的不一样吗?”
  己姬笑着说,“不信,你自己去别的石榴树去看看好好数数。”
  “好啊,那你等着别动,我去数数”己雪说着,放下己姬飞快地跑到小院外的其他石榴树旁,去数花瓣了。
  己姬站立在石榴树下,用手遮着刺眼的阳光,微笑着看着己雪还似小时候那样蹦蹦跳跳,天真无邪地去找石榴树。脸上却现出一丝黯然。出嫁时候的印象不禁浮现在眼前。那时候己菲只有十六岁,而己雪小自己四岁。但按照齐国、莒国两国达成的婚配协议,己雪必须陪着自己嫁到齐国,小小年纪离开爹娘的己雪就把自己的姐姐当做父母一样依赖,生活、感情、成长……,己姬毕竟是为人之妻妾,一方面要悉心体验宫中的风云变幻,精心伺候国君的每一次临幸,一方面还要无微不至地照顾好身边的小妹妹。她的任性、她的笑脸以及她的喜怒哀乐都那么真切地挂在己姬的心上。
  此时西边的天空浮现出一片黑黑的云,压着西边的山脉慢慢地袭来。像一张撒开的大网,又像一个凶狠的在隐蔽处即将出手的凶猛野兽。太阳还是那样炽热,把光线从空中挥洒到地面,将地面烧灼的滚烫。当阴云慢慢袭上西边的天空时候,有一阵风吹来,似乎凉爽宜人,空气中的闷热有所缓解。己姬长长地舒了口气。
  己雪蹦蹦跳跳地回来了,一边跑一边喊着:“姐姐说的太准了。我查过了,石榴花最多七个花瓣,一般都是五个花瓣、六个花瓣。真的没有十个花瓣的。”己雪惊讶的合不拢嘴了。“我们的石榴可是一棵石榴王树,能开十个花瓣的王树……雪白雪白的。”
  此时,香赢又回来了。听到己雪说什么王树就凑过来,“雪姑娘,你家的石榴树怎么是王树啊?”
  己雪原本就不愿意见到香赢,见香赢厚着脸皮凑过来问究竟,就不客气地说:“那当然,我家石榴树开出十个花瓣的石榴花,世上绝无仅有,当然是王树。”
  香赢也不怠慢,赶紧我:“我来看看。”便跑进院子去数石榴花瓣。当香赢数完花瓣的时候,张大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此时西边那张黑网似的黑云越发地黑越发地大了,如张牙舞爪的猛兽,向中天蔓延而来。空气中似乎在抖动,风儿一阵紧似一阵,把太阳下的闷热气息打破了。
  己姬说:“天阴了,看样子要下大雨。”
  香赢说:“我得马上回去,鲁姬娘娘该骂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