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53章 梁柏涛

  梁柏涛是红筹教父,他最大的影响力来自于百富勤,其他的影响力来自于李半城等人脉关系,后来无数事实证明他和李半城家族有着极其亲密的关系,至少是李半城认可的一个投资银行家。
  梁柏涛现在是BNP百富勤的行政总裁,也就是巴黎银行为了稳定人心留下的高管。要说在这里有多惬意那是不可能,要说有多忙也是不可能的。
  贺正诚和他的见面的时间没有等很久,就在这周星期五,这几天的恒指期货果然在7000点附近,雅虎的股票最终没有跌破50美元,联想股价还是半死不活。他们见面的地方是一个咖啡馆,计嘉胜带着贺正诚来到了这里。
  “诚仔真是少年可畏!”梁柏涛
  “我对梁生也是久仰大名,冒昧拜访还请见谅!”贺正诚
  山海资本有他的投资,计嘉胜,徐欣等人虽然算不上他的嫡系,但关系还是很好的。也就是说,他们这个公司一开始就和李半城有着一定的关系。
  “哪里,诚仔这样的青年才俊能够想到我才让我感到荣幸。”梁柏涛
  百富勤被收购,让他从一个老板重新成为一个打工者,这其中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情愿,但他还是接受了。再加上香江民众对他各种冷嘲热讽,可想他现在多少有些怨言。
  “百富勤是先行者,有很多宝贵的经验教训值得我们学习,梁生是我们的前辈,我很钦佩您的成就!”贺正诚
  “老了,不中用了。”梁柏涛有些意兴阑珊的说
  “梁总,您的成就是谁都无法抹去的!”计嘉胜
  有着计嘉胜的参与,三个人之间闲聊了一些,很快就进入了正题。
  “纳斯达克最近上市的企业中,也就eBay最符合我对未来的向往。互联网,电子商务,这是纳斯达克的潮流,也是梅国信息高速公路发展的方向。梅国华尔街大费周章,整个九十年代世界范围内几乎所有国家都受到了他们攻击。
  最开始的扶桑;后来的英伦或者说欧盟;接着是南美,莫西哥被打残;去年开始进攻亚洲,从东南亚到泡菜国全都不能幸免,结果还波及到尔罗斯,全球范围内除了非洲和印度这些没有油水,中东那些穷的只剩下钱的国家没有被打击了。他们除了想要通过金融的手段赚取利益,还可以打开这些国家的大门,收瓜他们这些年的成果。比如说泡菜国的三星,现代,LG的大股东都是欧美资本。
  这些就不多说了,他们还有一个更加隐蔽的作用,那就是让全世界都知道,美国资本市场是最安全的,快把大家分散在世界各地的资本都投入美国吧。于是今年以来,大量的资金涌入华尔街。这也是长期资本管理公司为什么会遭遇黑天鹅的原因。其实如果不是尔罗斯债务违约,加速了资本回流华尔街的速度,兴许他们亏损几个月就可以转危为安。
  这些也不是重要的,LTCM肯定不会直接破产,梅国联邦储备局的格林斯潘也不会在这个关键时刻看到华尔街出现大的动荡,这会影响全球资本流入梅国的决心。
  但这么多资本流入美国会不会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呢,有什么办法消化掉这些资金?传统行业,还是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经济?
  我认为信息技术是外国资本进入梅国的投资重点,哪怕不直接进入,而是通过资本市场间接进入。所以我认为只要纳斯达克,带有.com标记的公司都有极大的可能受到追捧,如果这个公司的创始人靠谱,甚至可能从中成长出几个世界级别的巨头企业。”贺正诚
  “所以呢,你为什么找我?”梁柏涛
  “我想得到更多可以灵活调用的资金支持,我想分享到梅国这一波的财富盛宴。”贺正诚
  “你是去投资股市还是去投资企业?”梁柏涛
  “这重要吗?难道随便什么人什么资本都可以直接参与硅谷科技企业的风险投资,要知道投资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企业要被运作上市,风险资本才能方便的退出。我们现在去,没有任何优势,还不如先打开名气。比如说进入一家知名上市企业的大股东名单,更进一步就是加入一家知名企业的董事会。”贺正诚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谁能保证eBay就是那个最佳的选择?”梁柏松
  “最佳选择?我听说一个猴子进入一个桃园,但是只被允许摘其中一只桃子。他很想挑出果园中最大最好的那个桃子,所以一路走过去,选了很多看了很多,但总是担心后面还有更好的。
  后面确实可能有更好的,但我们能够有机会吗?LTCM带给纳斯达克的波动不会持续多久,顶多一到两个月,如果不在市场最担心的时候入场,我们以后需要和多少人竞争,或者说干脆直接放弃这个市场?”贺正诚
  “你口才不错,很有说服力!”梁柏涛
  以前就说过,投行最擅长编织谎言,可惜很多土鳖信以为真,二十一世纪初国内资本市场有太多人和企业被高盛骗了。我们当然可以怪这些国际资本家,但说好了与狼共舞,结果被狼吃了,谁的责任最大?说到底还是要交昂贵的学费。
  “我想要说的都说完了,再没有新的理由了,唯一可以表达我决心的是:我们家愿意抵押自家的酒店和房产,抵押的资金会投给我这个项目。如果,我是说如果梁生方便的话,能不能帮我抵押出500万美元。”贺正诚
  “诚仔,没必要这么极端,缺钱大家还可以再商量,还没有到这一步,抵押家里的资产需要更慎重!”计嘉胜
  “胜哥,其实我想过了,这个项目单就投资风险而言,其实并不大,也就是赚多赚少而已。问题是我们不只想赚钱,还想要获得一定的身份地位。”贺正诚
  “很久没有听到诚仔这样的煌煌大言了,真是让我受益匪浅啊,贷款的事情我可以帮忙,但投资的事情还需要考虑。这不是推辞,你今天说的话我还有些疑惑,想要弄懂些,这样我说服别人也可以有更多的理由。”梁柏涛
  “贷款的事情下周就要资金到账,如果麻烦,我去找高盛的章祉元吧,他答应过这些事情可以找他,至于投资的事情不必勉强。”贺正诚有些阴晴不定,如果今天他费劲口舌,而且表明了决心还是不能得到理想的支持,那么他真的会仔细考虑以后的合作。
  “放心,一些小事而已,麻烦不到高盛亚太区的执行董事!”梁柏涛微笑着给他肯定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