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8章 风险

  “快吃饭了吧,我们先去吃饭,边吃边聊!”也不知聊了多久,计嘉胜打断了三人的说话,抬头一看,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了。
  “好吧,你喜欢吃什么?”晁杨问贺正诚
  “没有特别喜欢的,只要不是那种奇奇怪怪的食物,随意就好。”贺正诚荤素不忌
  “什么是奇奇怪怪的食物?”计嘉胜有些好奇
  “比如说英国的名菜Stargazypie又名为地狱咏唱,死不瞑目,或者说仰望星空,瑞典鲱鱼罐头还有贵州的牛瘪汤。
  哦,对了,忘了说牛瘪汤是将被宰杀的牛胃里没完全消化的东西取出来,挤出液体,在加入牛胆汁用文火慢熬,最后就成了牛瘪,也叫牛粪汤。”贺正诚坏笑着说
  宅男有什么爱好,不就是喜欢尝试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吗?呃!是不是有些贬低宅男了?
  “呕…呕…”计嘉胜忍不住干呕起来
  “实在太恶心了!”计嘉胜
  “靠!你还没有看到图片,视频,没有亲口尝试,说什么恶心!”贺正诚暗暗吐槽,真没见识——
  “仰望星空挺好吃的,牛瘪汤似乎挺不错,哪里有卖的,什么时候去尝试一下……”晁杨淡定的说
  贺正诚和计嘉胜对视了一眼,被晁杨奇特的爱好吓住了。
  “你一个人去吃,千万别叫我!”计嘉胜连忙走到前面带路,不想和这个神经不正常的男人说话。
  “别啊,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晁杨大声说
  计嘉胜加快了脚步,贺正诚也不想和晁杨走到一起,也跟了上去。
  很快他们来到一个茶餐厅,要了一个包厢,点了四五个菜。
  出于好奇,一边吃饭,贺正诚问起了百富勤的事情,计嘉胜和晁杨都是百富勤出来的,这家公司拥有240亿港元总资产、业务范围包括融资、投资、证券、商品期货及外汇经纪与资产管理等多种业务的香港最大证券集团,也是除RB以外亚洲市场实力最雄厚、影响力最大的投资银行,并跻身于《财富》杂志全球500强之列。
  可惜在这次亚洲金融危机中,百富勤受到很大的损失,年初就破产倒闭,被法国国家巴黎银行收购。
  “公司两个大佬,一个复杂大夏国,一个负责其他地方,他们做出的决定是公司的最高指令,两个人互不干涉。
  再加上这次亚洲金融危机,所以就完蛋了……”计嘉胜貌似漫不经心的说
  “互不干涉,也就是说百富勤的管理和风控有问题?”贺正诚
  “公司的发展太快了……”晁杨
  百富勤1988年成立,成立时只有三亿港币资金,很快上市之后到去年,百富勤的市值就有126亿,又不是互联网公司,它这个发展速度确实很快。
  “你们为什么不留在公司?”贺正诚
  “留在那里有什么意义,被收购之后,我们以后的职业前途会受到很大的限制。”计嘉胜
  不是很懂,都是打工,换了一个老板而已,差别很大吗?
  “对了,还没有说你准备怎么参与进索罗斯和金管局的这场战役。”晁杨开口问贺正诚
  “我资金不多,现在做空了恒指,等索罗斯进攻,收到港府大举反击的信号后,马上反手搭一趟顺风车。反正我资金少,很灵活,见到不对随时可以跑。”贺正诚
  大资金和小资金的操盘方法区别很大,就比如贺正诚现在卖空十手恒指空单,交易时间想要止盈或止损,只需要一秒钟,基本可以成交,而且成交价格基本不会偏离预期。
  大资金就不一样了,按照三万港币一手恒指期货计算,一千手也就三千万,对索罗斯这种挥挥手就可以动用数十亿美元的人来说,一次战役恐怕会有数万乃至十多万手。
  想要临时调转方向,呵呵,做梦吧!
  “这就没有了?”晁杨等了一会没有听到贺正诚说话
  “没有了,我也就五六十万的资金,没必要太复杂了!如果没有发生亏损,我准备一直拿到行情发生或者主力期货换仓。”贺正诚
  “哦!”晁杨,他能说什么?很明智的做法。
  “哦!对了,胜哥,你的手机。”贺正诚掏出诺基亚,准备还给他
  “你先拿着,这几天还要找你!”计嘉胜
  “你有五六十万,怎么连一个手机都没有买?”晁杨认真的问
  “这些钱是我借的,而且如果不是我们家遇到困难,我也不会采取这么激进的措施筹钱!”贺正诚
  “怎么了,需要帮助吗?”计嘉胜听了,稍微犹豫了几秒。
  “没什么事,我们今年贷款买下一个宾馆,现在缺少流动资金,就算没有我的帮忙,也能够熬过去,我只是有备无患。”贺正诚
  贺家自己住的房子如果卖了能有个几百万,宾馆每月的流水也有三十多万,没有房租成本之后,每个月的纯利至少有二十万吧!
  贷了五年期的一千五百万,家里还有一百多万现金,每年固定还个300万本钱和利息。
  按道理没有多少风险的,可惜贺父把这几个月的盈利都拿去炒股抄底,也不知道现在还剩下多少,明年的贷款能不能还上?
  如果不能就只能把他们家的房子卖了筹钱,总不能卖宾馆吧,那样更坑爹。
  玛德,还是不对吗,家里到底有多少钱?当时怎么买下这个酒店只需要贷款一千五百万,看来贺父也是啃老一族,当时有遗产撑着!
  “得了!”计嘉胜听了就知道什么事,高价买房,亏了,还需要还贷款,这可真是可怜啊,这么一个聪明人,看来做了一件傻事。也不一定,说不定他在家里没地位。
  晁杨看了看贺正诚,又看了看计嘉胜,欲言又止,本来以为贺正诚冷静理智,没想到居然这么疯狂。
  借钱炒股,这是多么多么疯狂啊?和自杀需要的勇气相比也就隔了一层玻璃窗的距离。
  贺正诚可不认为自己疯狂,明明是去股市抢钱,只要渡过前面这几天高风险时刻,没有被资本和股市的波动联手赶到场外,那他的盈利就没有一点风险了。
  “我们回去接着聊!”饭后,计嘉胜邀请贺正诚
  “不了,时间不早了,我还约了朋友,晚上有活动!”贺正诚才不想和老男人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