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9章 聚会

  和计嘉胜,晁杨分开之后,给富二代利明远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去接施鸿文,就搭乘地铁去了兰桂坊。
  “嗨,诚仔,听说你没有我罩着就被人打闷棍!”一个戴着墨镜,穿着一水新潮的服饰,大约有一米七八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跟着的还有一个戴黑框眼镜的略矮的文秀青年。
  他们三人身高都差不多,站在一起如果不认真看,基本看不出高矮。但是特点很明显,富二代追逐潮流,而且爱自己设计,更主要的是这家伙没有学过服装设计,可想而知会改出什么样的服装。
  贺正诚偏向于运动阳光型,身材健硕,和以前的宅男段超是两个极端。
  施鸿文也是香江一个非主流的爱好计算机的天才,黑客水平在香江这边比较厉害。盯着电脑的时间长了,眼镜自然就厚了。
  “我交了保护费,你没有保护我,你说怎么补偿我!”贺正诚二本正经的说。
  “你说怎么办,今天我请客!”利明远
  “你请客我们就换一个地方!”施鸿文看起来文质彬彬,其实性子也很野。
  “要不要给你再找两个妞陪着?”利明远
  “那感情好!”施鸿文
  “这真可以,离开了香江,没有我们两帮助,文仔去了硅谷恐怕只能找五姑娘了,趁着今晚有时间,让他提前吃饱!”贺正诚在旁边起哄
  “五姑娘?”利明远
  贺正诚伸出了左手,张开手掌。
  “哦!文仔可真可怜……”利明远怜悯的看着施鸿文
  “可怜你个毛,我才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施鸿文怒了,瞬间理解了贺正诚的意识。
  几个人吵吵闹闹,先在外面逛了起来。年轻人嘛,聊过去聊未来聊人生聊理想,都是常规操作。
  三个人一个留学继续深造,一个富二代选择打工,或许是为了体验生活吧,他们家好像有不少商业地产,靠收租过日子。
  “你家里的事情怎么样了,准备什么时候去工作?”利明远
  “我也不知道,但暂时没有打工的想法了。”贺正诚,拥有了未来二十年的记忆,你让他去打工,恐怕读者都会跳出来把他打个半死。
  “难道你现在想去继续读书?”施鸿文
  “或者你的脑袋被打了,现在还没有好?”利明远
  “或许是脑袋被人打了,我这几天想了很多,你们说我们香江年轻人现在、十年二十年后,我们的未来会有什么区别?你们说香江的社会阶层是不是固化了?”贺正诚也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问这个。
  “你怎么突然想这些了?”利明远
  “你终于意识到香江已经回归了,你的未来变得更复杂了!”施鸿文
  “是啊,大夏国会给香江带来什么影响,香江的前途怎么样,我们的前途又会受到什么影响?
  离开这里还是继续留在这里,是拥抱大陆,还是保持自己的矜持……”贺正诚低沉着说
  “你都快成为哲学家了,想这么多干嘛?”利明远满不在乎的说,富二代,衣食无忧,但他的发展本身也受到家族的限制。
  打个比方,普通人相当于光着脚的,富二代相当于穿着鞋的。创业就是要走在前面,开拓一条未知的道路。有可能把鞋子和脚弄脏,也有可能弄坏。
  “因为我想创业!”贺正诚
  “创业?”施鸿文
  “你怎么突然想创业了?”利明远
  “脑袋被驴踢了呗!”贺正诚,他活了21年,创业在他的生活中都不是一个出现频率很高的词汇。
  就算段超,虽然是个宅男,但宅男也有朋友,出去喝杯咖啡都有人在聊几千万上亿的融资,或者聊成百上千亿市场规模的创业,或者商量未来的创业项目,有那么一段时间让他烦不胜烦。
  在他浅显的印象中,未来的大夏国是一个全民创业的社会。
  不管兜里有没有钱,是不是真的想创业,都要聊几句创业。
  既然那么多人都在谈创业,那说明二十年后的大夏国还是有很多机会的,而香江呢,哪怕是二十年前的现在,似乎也没有多少机会。
  “创业,你想做哪个方向?”利明远
  “还没有想好,可能是连锁快捷酒店,也可能是其他!”贺正诚没有把金融市场投机当成自己的事业,因为通过投机赚到的钱,只是钱而已。通过企业,才可以影响到世界,影响到社会!
  “创业,难道你不缺钱?”施鸿文
  “钱的问题不是我最大的障碍!”贺正诚
  “那你现在遇到了什么困难?”利明远
  “摆在我面前的机会太多了,随便做什么都可以赚很多钱,我不知道该选哪一个!”贺正诚认真的说
  “……”施鸿文和利明远无语了,对视了一眼,很有默契的扑向了贺正诚,拳打脚踢
  “打死你这个装·逼犯!我叫你装·逼……”
  “别打了,靠,来真的……”贺正诚一边跑,一边求饶
  几分钟后,大家停了下来。
  “这么多年了,我今天才知道贺正诚原来这么不要脸!”
  “我也是……”施鸿文
  “……”
  “能不能好好说话!”贺正诚没有觉得自己在装逼,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有二十年的先知,只要顺利赚到第一桶金,不管是生活还是创业有什么困难?
  至于创业之后企业能不能做大,那就是另外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了。
  他想只要不是太贪心,让自己没有朋友,总能够成功一次两次。
  “你想我们怎么好好说?”利明远攥紧了拳头
  “是啊,你好好想想!”施鸿文也学着攥紧了拳头
  “哎!说真话就是没有人相信!”贺正诚抬头仰望天空,没有和他们继续纠缠在这个话题上。
  “玛德,还装·逼!”利明远
  “滴……滴……”贺正诚的手机响起来了
  “喂,你好!”贺正诚
  “你好,这是计嘉胜的手机吗?”一个女士的声音
  “是的,不过他借给我了用几天,你找他有要紧的事吗?如果不急我让他明天打给你。”贺正诚,他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有些眼熟。
  “谢谢,不过不用了,我可以联系到他!”电话那头的女士说
  “那好吧,给你带来麻烦了,十分抱歉!”贺正诚
  “没事,再见!”女士挂断了电话
  手机虽然在这个年代还没有大规模普及到人手一部,但也不是什么稀罕物,看来是要给自己配一部了。
  “一个朋友硬塞给我这部手机,方便这几天的联系。”贺正诚对两人解释说。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吧!”利明远显然不在意
  “好,我们走吧!”施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