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110章 分歧

  贺正诚现在之所以想要投资,原因不外乎是又有钱了,晁杨说已经为他准备好了1.5亿美元的资金。没有什么使用的限制,想投什么就投什么。
  但问题来了,这个时候他敢投互联网高科技企业吗?
  看了一些个创业公司后,贺正诚没有找到什么让人心动的企业,而且他们在硅谷的资源真的太少了,除了给投资者带来资金,还有未来方向的指引,其他什么都没有。
  比如最关键的上市,怎么能够让财务报表等各项指标都不完善的企业现在就能卖出一个好价钱?选择风投很重要,他们能够帮助企业家讲好一个故事,还能够联系实力强大的投行帮忙讲故事。
  所以那些实力弱小的机构,往往会选择种子轮或者第一轮,失败概率大,但毕竟还有机会。要不就投资那些即将上市的企业,吃些残羹剩饭。
  山海资本在硅谷最适合的就是做种子轮,初始轮融资。总不能贺正诚说自己很牛掰,能够帮公司少走很多弯路,可以,没问题,可以这么说。但你要有人相信才是!贺正诚也就是一个刚刚毕业没有多久香江大学生,哪来的行业认识!
  无奈之下,贺正诚只好飞回香江。
  “我们怎么一下子变成暴发户了?”贺正诚笑着问,没想到这次大家都在香江。
  “这一期5亿美元都到账了,还不满意?”计嘉胜瞧着他
  ……
  怎么说呢?贺正诚与山海资本之间肯定出现了一些问题,今年以来,Overture和Google这两个项目突然大爆,变成了硅谷风投圈热门的好项目。
  特别是谷歌,居然成为了KPCB和红杉资本都在争抢的项目。一个估值8千万,一个估值2亿美元,贺正诚的身家顿时暴涨,然而这一切都和山海资本没有关系。
  这就像你们团队一起坐项目,有一个资历最浅的人说想去赚钱外水,结果很快就赚了很多,而且还被大家知道了!
  你说所有人都会平静的接受这样的现实吗?
  唯一的幸运是贺正诚坚持投资的eBay这个项目大爆,他们都是受益者,所以没有人说他什么,顶多也就是心里有根刺……
  “纳斯达克的泡沫太严重了,我们现在能够参与投资的大多数都是初创或者早期的项目,这种项目成功率很低,如果这个时候,纳斯达克泡沫破灭,我们怎么办?”贺正诚
  “没关系,我们或许能够从零开始成功运营一家企业,比如你的Overture就是一群年轻人打造的。”吕朗
  “Overture有着完整的战略计划,而且得到了KPCB的协助,我们有把握在今年年底,最迟明年年初上市。即使这样还是有许多挑战和危险。我们现在从零开始运作一个项目,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上市?”贺正诚
  “雷曼兄弟已经答应协助我们了,中花网很快就会上市。如果这个项目成功,我们就可以打开局面……”于德辉
  “如果纳斯达克今年崩盘呢?”贺正诚
  “不说今年会不会崩盘,就算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也可以想办法避免损失。”吕朗
  “我宁愿现在买股票,也不愿意这个时候做早期投资,失败的可能性太大了。”贺正诚
  “我们总要试试吧!”于德辉
  贺正诚看了眼其他人,都没有出来说话,可见这个事情就算他们不同意,也不会反对,所以一时间才没人说话。
  “算了,随你们吧,这么多钱我也用不了,那边还有两个项目,给我留5000万美元就够了。”贺正诚
  “硅谷那边5000万美元有些少……”计嘉胜
  “没事,你们谁想去硅谷,今年投了那两个项目后我准备收手,争取帮他们早些上市。”贺正诚想着早一点上市,这些公司还可以在泡沫顶点融资。有足够的资金能够提高企业生存下去的几率。
  “放心,我会帮他融入硅谷风投圈的,说实话,那里有很多项目,但我真不想现在还去投资。”贺正诚
  “如果我们都停下了,公司怎么办?”计嘉胜,开了一个公司,却没有业务,总部现在有几十人了,难道都不做事?
  “我们可以跳出热点,专注于大夏市场,这里除了互联网高科技,还有很多值得投资的传统企业。”贺正诚
  “你的想法变了?以前不是说要投资信息产业……”吕朗
  “我还说过要投资一个国家,这才是最重要的。”贺正诚
  “这也是最困难的。”计嘉胜
  有吗?贺正诚不觉得困难,投资茅台,美的这些企业,还有十年二十年的黄金期。就算是服装领域,也有安踏特步。
  “应该不算困难吧,不管哪个世界的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都是一致的。我们这里习以为常,但是大夏普通人生活中缺少的,就是我们应该投资的行业。”贺正诚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逻辑,应该很容易理解吧,但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我认为一个成熟的企业应该有自己核心的投资理念,我们投资什么样的企业,为什么要投资,我们可以和投资者保持多长时间的合作……”贺正诚想要阐述自己的观点
  “你有你的看法,但我保留自己的态度。一个很明显的道理,山海资本不可能长时间没有投资。”吕朗
  贺正诚看着无声的环境,感到有些压抑,他有太多自己的想法,不可能完全服从团队的意志。
  可是一个团队,必须要有一个主导者,山海资本的这个主导者不是他,是计嘉胜。
  计嘉胜的心情也是复杂的,贺正诚投资谷歌和Overture的事情早就和他说过,他也留了几句模棱两可的话,本来不应该有芥蒂,但这种事情,很考验一个人的道德品质……
  纳斯达克有泡沫,随便一个有点经济常识的人都知道,但互联网公司的股价一次次超过大家的心理预期,总会有人被打破心理防线,然后加入疯狂的股市。
  就好像未来就有许多人为股市上涨找理由,市盈率市净率都失效了,那就来一个市梦率。梦想有多远,这家企业的市值就有多远……
  不是大家不知道,而是赌性太大,就像击鼓传花,他们不相信自己是最后一个……
  通过股市赚钱,最有效的做法的是成为时间的朋友,陪着企业成长。然后就是期待泡沫的出现,大多数时候,股市的泡沫随生随灭,想要把握住很难。
  也只有现在,市场上泛滥着泡沫,时间长了,习惯了,大家也就认为泡沫是正常的。
  无力的看着山海资本滑向深渊,他不知道该如何阻止。难道说他能够预测纳斯达克的互联网泡沫明年肯定会破灭?难道说他是来自未来的大陆人?
  想要拯救世界的人往往谁都救不了。
  世事如潮,红尘如梦,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