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1章 新生

  “我这是怎么了?”段超躺在床上,难受的说。
  2022年了,地球灵气复苏的概念被许多人接受。段超作为一个啃老宅男当然也相信这个,毅然决然的加入了一个修真爱好者团队,他们一伙十多个人根据天文观察信息和传说,在9月9号来到了王屋山,准备迎接灵气的洗礼。
  矮胖的段超没有跟上节奏,成为了队伍最后的一个人。在一片突然出现的金光中,他忽的眼前一黑,就此失去了知觉,再一醒来,感到大脑昏昏沉沉,十分的难受。
  “诚仔,你醒了!”一个嘶哑的声音在段超耳边响起,明明很怪异的语调,他却听懂了。
  “诚仔?”段超疑惑的低语,接着一股头疼直冲而上,贺正诚?他现在的名字是贺正诚?然后再一次昏了过去!
  又一次醒来,已经是晚上了,房间里虽然一片光明但也不难判断出正处于夜晚。
  段超,或者说贺正诚吧,他终于弄清楚了自己的现状。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怎么做到的,反正现在段超与贺正诚两个人的记忆融合到了一起,无分彼此,而且莫名其妙的回到了1998年的香江。
  不过这个地球似乎和他前世所在的世界有些区别,似乎有些人对不上号,有些人根本就没有出现。国际形势局势似乎也和前世的地球有不少微妙的变化。难道这是一个平行世界?那为什么
  还会有亚洲金融危机?或者说这是一个已经被重生者修改过后的世界?不管了,既然亚洲金融危机存在,那说明历史的惯性依旧很大,有些东西是人力难以改变的。
  贺正诚一家本来住在九龙,但他的父亲辛苦奋斗几十年,在油麻地有一个66间客房的宾馆,还在嘉湖山庄翠湖居买了一套800多平方呎的房子,于是一家人也就住到了新界。如果一切正常,没有意外,他们一家和和美美的,也就不会有段超的到来了。
  贺家海丰宾馆的房屋产权不是他们的,这无疑是一个遗憾。去年贺父贺文宣得到了一个机会,原来的业主想要把这个宾馆的产权转让给他。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好机会,香江这里好的房产基本上是有价无市,一般情况下,只要一出现类似的机会,马上就会被抢走,大多数时候都轮不到贺父这样相对平凡的普通人。
  这次轮到他们家,怎么都像是天上掉下一个馅饼,贺文宣自然要赶紧吃下。
  然而这可是97、98年,索罗斯在这个时空,居然还在肆虐整个东南亚,形成了波及整个亚太地区的金融危机。而且去年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游资已经给香江造成了很大的恐慌。还好被香江金管局的三板斧给暂时逼退了。这造成的后果就是香江的房价已经开始下跌……
  贺父与原业主签的合同是折价购买,价格大约是97年初的那个价格,也没有遇到什么欺诈。后来的事情纯粹就是他自己的作死,要知道,贺家虽然不缺钱,但也没有那么多现金买下面积超过2万平呎的海丰宾馆产权,肯定要求助银行。
  银行那边很正规,也没有骗他,房产抵押贷款,一切都正规合法,问题是今年3月初签订了合同,可香江的房价到了7月份依然在下跌,金融危机让贺家的海丰宾馆也没有以往那么景气,收入持续下跌,银行的抵押物贬值。
  贺家这时候不仅要担心这个房子会不会持续贬值,还要考虑银行会让他们补充抵押物,或者要求提前还款。
  不管银行会怎么选择,贺家只能被动应付,多年的辛苦与努力都有可能白费,他们一家在亚洲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只能挣扎求存。
  心有不甘的贺父,经过一阵复杂的心理活动,最后选择了抄底股市。其实就算没有买房这件事,贺文宣还是会选择抄底。香江这边几乎人人都炒股,贺父自然也不例外。而且贺家去年就在股市亏损不少,他今年还想着这次能够赚回来。
  一向求稳的贺父贺文宣在签订酒店的购买合同不久,直接把家里的几百万买了汇丰控股的股票,好死不死的,正好买在了阶段性的顶点。香江恒生指数也从贺父买入股票时的11400点跌倒了现在的8600多点。跌了四分之一,汇丰控股的股价从230跌到了190港元,这要怎么用一个惨字来形容啊?
  贺正诚是香江理工大学毕业,学的是酒店和旅游管理。妥妥的高材生,把贺家的产业发展壮大是他的理想之一,正好家里面临极大的困境,今年毕业后,他就没有急着找工作,想要等家里先度过这个危机再说。
  自从知道贺父在三四月份抄底后,他就有很大的意见,可没想到昨天,嗯,也可能是前天,父亲居然选择在190港元的位置加仓,还把酒店这三个月的流水都投入了股市,于是一家子的矛盾更大了。
  香江媒体这个时候的观点普遍悲观,索罗斯的赫赫威名在全球几乎达到了顶点,也不知道贺父的乐观是死扛带来的,还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相信大陆不会放弃香江。反正贺正诚之前对港府和金管局可没有多少信心。
  作为一个高材生,贺正诚当然知道贺父逆势补仓是在作死,自然就吵了起来,长期的压力下,让两个人动起了武行。谁都说服不了谁的父子俩被贺母劝开后,贺正诚一个人跑出去喝闷酒,结果被人打了闷棍,砸晕在街道口。段超也许就是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的吧!
  “玛德,亚洲金融危机,怎么就到了这个时间点,要是早点就好了,说不定赚一波就可以退休了。”夜幕中,似乎是段超的意识在起主导作用,你不用想一个啃老族会有多大的拼搏精神。好吃懒做,坐吃等死就是他们最高的理想。
  面对家里的困境,这个时候的段超,或者说贺正诚一点担心都没有,重生了,还担心赚不到钱吗?段超是个宅男没错,但是没看过猪跑,难道还没有吃过猪肉?宅男的爱好不就是游戏、漫画和小说?前不久这个宅男还看了一本都市重生小说,书中的猪脚可是吊打了索罗斯。
  小说看多了,还不只是一本小说,无数重生的猪脚借助这个金融危机发了财。
  看过很多次之后,他记得清清楚楚,港府从8月14号开始反击,因为第二天是抗·日胜利53周年,所以港府找借口放假一天,和周末一起会休息三天的时间,金管局利用这三天时间做缓冲,筹集了大笔资金,然后全力反-攻,几天之内持续不断的扫货,将恒生指数拉升到8000点。
  现在好像是7月18号或19号,还有足够的时间让他做出充足的准备。
  “但我到底是重生,穿越,还是未知的信息流被我吸收了?”或许是贺正诚的意识占据了主导,然后在思考人生宇宙和生命意义中昏睡过去……
  香江啊香江,有了主角加入,未来的香江注定会更加的多姿多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