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83章 参观

  硅谷这个时候的互联网企业是创意经济时代,只要这个企业充满想象力,不管前面有多少困难,都会有人支持。所以Webvan这样的重资产企业才会有那么多的投资者。
  Overture的这种模式如何,看一看苹果的ITunesstore的发展就好了。苹果手中的ITunes商店和iPod结合,席卷了整个数字音乐市场和MP3市场,最后才因为移动互联网和无线WIFI的高速发展,被流媒体音乐取代。
  当然,这其中的问题也不少,没有在互联网浪潮中遭受巨大冲击的音乐公司会妥协吗?
  要知道前世苹果推出ITunes的2001年,互联网音乐被P2P下载摧残的一塌糊涂。关键是这些音乐公司自身网站销售音乐的成绩更加不堪,还不能覆盖网络建设的成本。
  先行者,如果成功自然就能成就一番伟业,失败了那就只是先驱而已。
  科斯林对Overture打造音乐商店的事情很热情,第二天就拉着他去参观Overture,其实和那些互联网企业没有什么不同,自由散漫,穿着拖鞋睡衣上班的人都有,办公区域还有人带着吉他等乐器,可惜因为会影响到他人,所以大部分时间都不能弹奏。
  MusicPlayer在圣诞期间有过一次大的爆发,数量巨大的用户涌进服务器,造成了宕机,还好处置即时,用了30分钟让问题得到缓解,这些天很多人都在加班。
  贺正诚先后投入了150万美元,占股百分之四十,其他三人各占股二十。这个时候,也就十几个人,而且三个创业的主角还处于兼职状态。
  “这个公司问题很多啊!”科斯林
  “但是最关键的问题已经解决了,MusicPlayer建立了足够的优势,再过一两个月,我们的用户规模就会超过三千万。有了用户规模,其他事情才有操作的空间。
  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到时候可以卖给雅虎,他们有足够的资本和人脉完成我们做不到的事情。”贺正诚,红杉现在把雅虎当成自己的基本盘,给与了很大的关注,他这么说不是为了刺激KPCB,而是说不要太过分。
  “确实,虽然剑走偏锋,但不可否认,Overture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科斯林
  “现在的关键是找到一个合适的管理者,不过我现在有些疑虑,在具有科技行业背景的人里寻找,还是在音乐企业中寻找。不同的管理者,可能会带给Overture不同的未来。”贺正诚
  “你没有想过当这家公司的CEO?”科斯林
  “我的能力不足以应付Overture未来的需要。”贺正诚
  “你倾向于哪一个?”科斯林
  “当然是科技背景人才,我认为互联网企业首先是一个科技企业,然后才是音乐企业,这一点决不能混淆。技术进步可以改变很多,但这些音乐界的人根本不会理解。”贺正诚
  “是啊,科技进步的速度非常快,很多人都落伍了。”科斯林
  “还有一个问题,现在的Overture太弱小了,就算有优秀人才,也不一定会选择这里。”贺正诚
  “这个很简单,我们的人脉可以找到许多不错的人才”科斯林
  “嗯!”贺正诚点头回应,这一点确实没法比,小风投积累的人脉要看个人,大风投几十年的积累,比一般的猎头要强多了。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要CEO?”科斯林
  “怎么也得等到MusicPlayer的用户超过三千万,现在反正用不着商业化,扁平化的管理模式也不难。”贺正诚
  “你有计划就好,我们顺便去看看谷歌吧,听说你对这家公司更重视。”科斯林
  “可以啊!不过让我先通知一下。”贺正诚
  “没问题。”科斯林
  贺正诚很快拨通了布林的电话。
  “Sun和KPCB的创始人,投资了AOL,网景,亚马逊等公司的那个科斯林,我们正在Overture考察,结果他提出想要到谷歌这边来看看,你们是什么想法?”贺正诚
  “等等……”布林,然后他听到布林和佩奇在电话那头小声的讨论,一个大型风投突然到访,对他们这样很有主见的人来说,真不见得愿意接受。
  他们三人是谷歌的管理者,对谷歌的未来有着清晰的发展路线,首先提升搜索技术,让搜索结果更准确,快速,还要提高承载能力,到时候再与雅虎等企业合作,巨大的流量就不会成为他们的负担。至于关键词广告,他们已经开始AB测试了。
  “让他过来吧!”佩奇在电话中说
  “好的,那我们过来了。”贺正诚
  “你很尊重他们?”科斯林笑着问,贺正诚对Overture和谷歌的态度截然不同。
  “这里的人是朋友,那边是合作伙伴,关系不一样,而且期望也不一样。”贺正诚
  “看来你认为谷歌更有前途!”科斯林
  “如果谷歌的模式可以成功,可能会改变整个硅谷的风投模式,因为我们要确立一种工程师主导企业发展的策略,坚持技术创新为导向,让创始人拥有超级投票权。”贺正诚
  “你的注意还是他们的想法?”科斯林
  “我只有百分之10的股份,你说呢?”贺正诚
  布林和佩奇是天才,他们认可贺正诚,或许是因为双方的思维有接近的地方,所以才纵容他在谷歌进行学习型企业的改造,因为贺正诚的拙劣表现,这没有动摇他们俩在公司的权威和控制。
  当然,并不是说贺正诚在谷歌做的是无用功,为员工提供丰盛的午餐,扁平化的管理模式,办公室涂鸦,定制的服装,各种可以用来娱乐健生的小东西。
  当这些和学习型企业的建设目标组合在一起,这就是他在谷歌公司都留下的印记。
  如果能够不断强化他在别人心中的这种印象,他就是谷歌文化不可或缺的一角。
  “我们先去吃饭,下午再去谷歌吧!”科斯林
  “没必要,谷歌有免费的员工工作餐,他们今天有准备我们的那一份。”贺正诚
  “谷歌还提供工作餐?”科斯林惊讶的问
  “当然,这只是谷歌最普通的一点。”贺正诚
  科斯林想了想,相对于创始人要的超级投票权,提供免费的工作餐似乎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很快他就见到了别具特色的谷歌,见识到了理想主义色彩相对比较浓厚的谷歌双雄。
  这一见面,谷歌的未来,就此展开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