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15章 兼济天下

  大人没有必要和小孩计较,大明星也没必要和十八线小明星互动,国王没必要和乞丐打赌。
  因为大家的筹码都不对等,换句话说我赢得起,但你输不起。
  贺正诚初出茅庐,不管犯了什么错,只要有闪光点,就比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人更加容易被人记住。
  喜新厌旧不止是男人对美女的态度,职场同样如此,年轻意味着便宜而且潜力无限。
  独自离开了这里,贺正诚没有和他们一起吃饭,他已经感觉出这几个人是想一起创业,似乎有意让他加入,但有人持反对意见。
  走在路上,贺正诚没有特定的目标,这时候的他有些无悲无喜的。
  作为一个魂穿的重生者,他居然被人看中,想收做小弟,结果还有人看不上。
  你说贺正诚是该庆幸还是失落?玛德,怎么宅男到哪都被人嫌弃……
  走着走着,他突然想去看维多利亚港的夜景,于是搭乘了巴士前往尖沙咀海滨花园。
  维多利亚港简称维港,地处香江岛与九龙半岛之间,入夜之后,万家灯火相互辉映,似乎整个港岛的精华都已经展现在这里,而且维港夜景因而与函馆、那不勒斯并列“世界三大夜景”。
  欲绘浮世繁华,谁料笔落素笺,徒留黛瓦庭院,空守几度飞雁。
  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青少年人总是有各种莫名其妙的烦恼,贺正诚此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复杂的心情。
  繁花似锦觅安宁,淡云流水度此生。
  “呸呸呸!我才不会有这么消极的想法!”贺正诚连忙把消极思想甩出脑海,他才没有看破红尘。
  这天下这么大,还有许许多多的妹子等着他去救赎。
  “我的每一个选择都会有一个不同的未来,我该走在那一条路上呢?
  是一个人大道独行,还是寻找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砥砺前行?”贺正诚强行把自己的思想转入正途,不让自己成为迷途的羔羊。
  这时候,一个眼神突然瞟到了什么,他连忙朝着星光大道的方向走了过去,和一个人两两相对。去你吗大道独行,去你吗砥砺前行,我要及时行乐!
  “遇到了你,我才晓得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缘分!香江真的很小,小到这不经意间就能遇到你!”贺正诚像打了鸡血一样,原地复活,什么伤春悲秋的情绪都被抛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维多利亚港。
  “你好!”林之灵没想到在这里居然又遇到了他,香江一夜,本来只想留下一个美好的梦,没想到碰到一个不守规矩的男人。
  哪怕这个男人有些小帅,也是非常可恶的。你说如果都这样,以后那个女人还敢留下来渡香江一夜。贺正诚遗祸无穷啊……
  林之灵不知,好女怕赖汉,烈女怕缠郎,贺正诚这个时候很复杂,两个人的记忆组合,正在重塑他的价值、世界和人生观。
  不想泡女神的宅男就是废物,没机会,泡不到也就算了,有了机会还不知道好好把握,恐怕电脑手机屏幕前的宅男和女神都会看不下去。
  “你们认识,这是你朋友吗?”林之灵身边的女伴问她
  “是啊,我们已经三年没有见过面了,能不能给我们一点空间?下次请你们吃饭!”贺正诚用国语说
  “那好吧,不打扰你们的团聚了!”几个女孩笑着离开,林之灵也没有反对。
  “你刚刚胡说什么,我们哪有三年没有见面了!”林之灵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现在我还是非常想你,那种必须要拥抱才能解决的想念。”贺正诚一本正经的说
  林之灵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是那么嘴花花,刚想要拒绝,没想到一下子被抱住了。
  “北方有风,南方有雨,我有你,哪怕只是在这一刻我也心满意足了。”贺正诚温柔的说
  “你用这话骗过多少姑娘!”林之灵显然不信,犹豫了大概15秒钟,还是问了出来。
  “没有,你是第一个,本来读大学的时候想骗一个的,没想到和我的好兄弟同时看上了,
  我们都在犹豫,没有去追。最后那个女生看上别人了,所以你是第一个……”贺正诚半真半假的说
  遇到林之灵之前,他哪里知道这么多土味情话,哪里懂得互联网撩妹套路。
  也就被宅男的记忆给污染了,本来一个纯情小处男,没几天就变成了一个花心大萝卜。
  所以直到现在只撩过之灵姐姐,是因为他还没有机会花心……
  “那我可记住你说的话了!”林之灵有些俏皮的说,顺势和贺正诚拉开了一些距离。
  “哦,对了,我正想找你了!”贺正诚
  “什么,你不是说不会主动找我吗?”林之灵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呃,我这是不是暴露了!”贺正诚一脸无辜的看着林之灵
  “呵呵,你也知道,我可不会再上当了。”林之灵
  “你这么聪明,就没有上当过。”贺正诚
  “那可不一定,我差点就相信你了。”林之灵
  “好吧,相信我也没有错,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骗你,我这有一首歌,感觉很适合哥哥张果融,你能不能帮我递给他,这件事麻烦吗?”贺正诚果断转移话题
  “你会写歌,想卖歌给他?”林之灵那次在酒吧,听到过贺正诚他们唱歌。
  “不卖,送给他,我不是娱乐圈的,也不会在娱乐圈混,写歌唱歌只是兴趣爱好!”贺正诚这时候只想弥补,万一以后咯咯唱出来,两人的歌曲惊人吻合,那该怎么办
  “什么歌,怎么样,水平太差了,我可不会帮忙,而且明天我们就要拍好了,后天我就会回东岛。”林之灵
  “我给你清唱一下!”贺正诚酝酿一下情绪,带着点惆怅而又坚定的心情,唱出了那首《我》。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
  “你……”林之灵一时间想到了很多,本来对贺正诚的好感这时候也退缩了,咯咯张果融可是一个……
  “我迷茫了二十多年,前些天突然被点亮了,我想做一些对整个社会都很有意义,但难度很高,失败的可能性很大的事情。”
  “你想做什么?”林之灵缓了一口气,到底是不是双X头,唉,我是不是太污呢?
  之灵姐姐不好意思的看了眼贺正诚,很快乐收回了眼神。
  “我想兼济天下……”贺正诚这时候浑身充满了中二气息
  “男人都这么幼稚吗,可他看起来很成熟……”之灵姐姐陷入了迷惘,感觉自己的智商在快速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