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17章 咯咯

  和封星河的沟通卓有成效,至少他是比较满意的,贺父的账户下周一交易时,做恒指期货就只需要4万港币一手了。
  吃完饭,贺正诚没有回家,而是和林之灵姐姐约会去了,她明天就要离开香江了,今天自然要好好聚聚。还是来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酒吧。
  “抱歉了,你的歌我递给了哥哥张果融,但他没有给答复!”林之灵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我喜欢他的歌,尽了心意就好。”贺正诚本来就没有多少期待,林之灵现在只是一个模特,一个花瓶,在张果融这样的大佬面前当然没有多少面子。她能够把自己的歌递给张果融就已经冒了一点风险,已经很不错了。
  两个人做在一起,喝酒聊天,说着一些毫无营养的废话,也不知怎么居然都乐在其中。
  “今天这个乐队还没有你们强,一点都不好听!”林之灵
  “可以啊,我们乐队是玩票的,他们更专业。”贺正诚,他知道自己的水平只是水准线之上,并不如何高明。
  “可能他们唱歌没有感情吧!”林之灵
  “也许吧……”这种主观感受谁能说清楚,难道之灵姐姐对自己有感觉了,所以……
  “要不你上去唱一首歌。”林之灵
  “我,一点准备都没有。”贺正诚,公开表演之前不做准备,万一忘词了怎么办,多尴尬。
  “去嘛,就当为了我表演一次!”林之灵撒娇,那份妩媚酥麻,让宅男难以自持,前面就算有地雷阵,我也……先想想!
  “这样啊,那好吧!我想想唱什么。”贺正诚,他这时无所畏惧,不怕出丑,在这种场合表演并不算什么困难的事情。
  “最好唱原创。”林之灵
  “你的要求真多,还有什么,一并说出来。”贺正诚这时候为美色所迷惑,有些忘乎所以!
  “没有了,你去吧!”林之灵柔声说,媚骨天成。
  贺正诚走到酒吧后台去交涉,还好有熟人,其实就算没有熟人,这个酒吧也有类似的惯例,唱一首歌而已,没问题,反正他脸皮厚!
  等了一会,酒吧安排好后,贺正诚也把歌曲准备好了。
  “明天就要和一个我喜欢的姑娘暂时分别了,今晚想唱一首歌给她,希望她喜欢……”贺正诚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和即将演唱的歌曲。
  “暖阳下我迎芬芳
  是谁家的姑娘
  我走在了那座小桥上
  你抚琴奏忧伤
  ……
  桥边姑娘你的忧伤
  我把你放心房
  不想让你流浪”
  《桥边姑娘》好不好听,很好听,这首歌好不好,贺正诚不好判断,反正被洗脑了无数次后,他学会了这首歌。
  至于这首歌在这个场合出现有没有问题,呵呵!我贺正诚一生行事何须向尔等解释。我说行就行,不行也得行。
  “啪啪啪!”贺正诚走下台就看到之灵姐姐朝着他拍手,于是张开怀抱,一把抱住了之灵姐姐,软玉温香,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别闹!”之灵姐姐轻扭了几下,有些矜持。
  “因为你的出现,所以有了这是首歌!”贺正诚没有多余的动作,就这么轻轻的抱着她。
  “谢谢!”之灵姐姐听了顺从的依偎在贺正诚怀中
  在酒吧这嘈杂的环境中,居然营造出一种静谧祥和的感觉,此时似乎形成了一个孤立的空间,只有他们两人存在。
  “咳咳!”
  “咳咳!”
  连续几声咳嗽,谁都知道有人在打扰,贺正诚十分不爽,刚刚沉浸在之灵姐姐的魅力中,感受到一种独特的美好,就这么被人破坏了氛围。
  “咯咯!”贺正诚抬头看到了张果融,之灵姐姐轻轻的挣脱了他,有些不好意思。
  “很高兴和你见面!”张果融
  “我也很高兴!”贺正诚,本来不管段超还是贺正诚,都很喜欢张果融,可不知为什么,记忆融合后,反而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感觉,哪怕见到张果融,也没有多少兴奋。
  “你和我想象的很不一样,很特别!”张果融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贺正诚,也不知道是谁写出了这么中二的歌词,以前被他很鄙视的东西,现在居然用的很顺手,没有一点难为情。
  “哈哈哈~~~”张果融毫无征兆的笑了
  嗯!笑点在哪里,贺正诚一脸无辜的想着。
  “我想买下你这首歌!”张果融
  “没必要,我送给你!”贺正诚虽然不在乎节操,但有自己的傲气,他已经有了得天独厚的条件,还不缺少第一桶金,实在没必要通过掠夺他人的东西赚钱。
  “这不只是钱的问题,还是为了避免麻烦。”张果融
  “什么麻烦?”贺正诚想着送一首歌给你,还会有麻烦
  “万一有人说这首歌是他写的,讹我怎么办?”张果融
  贺正诚没有接触过娱乐圈的事情,听着好像很有道理。
  “你说怎么办?如果太麻烦就算了,就当没有这回事。”贺正诚有些不爽。
  “我们留个联系方式,我咨询了公司再和你联络”张果融
  “没问题!”贺正诚,交换手机号码而已,很快就好了
  “我们现在可以聊一聊了吗?”张果融
  “这里?”贺正诚
  “换一个地方吧!”张果融
  “你觉得呢?”贺正诚问林之灵,张果融显然是她带过来的,故意没有告诉他。
  “好啊!”林之灵特意握住贺正诚的手,表示歉意。
  讨论歌曲创作什么的,贺正诚虽不是一点都不会,但和专业的创作者一比就是渣渣。
  还好他懂得扬长避短,办法很简单,什么都往高大上凑。
  你和我聊音乐,我和你说哲学;你和我聊哲学,我和你说历史;你和我聊历史,我和你说理想,反正就是要找到对方不擅长的地方,利用自己的优势打击他们。这可不是无耻,是对兵法的灵活运用,是运动战的精髓:通过各种动作,形成局部优势,继而消灭对方。
  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没有必要这么极端,否则很容易没有朋友。一定要牢记,这种方法是对付敌人的,用错了地方倒霉了可别怪我没提醒……
  三个人聊音乐的时间并不多,贺正诚说了自己是业余,靠的是灵感,是激情。
  然后借机向张果融讨教,说他写了一首歌,但是缺少知识储备,几年了一直没有完成。没办法,做不到无耻,就只能转移别人的注意力了。
  “什么歌这么复杂?”张果融
  “我是看了星爷的大话西游后有了灵感,于是重读了《西游释厄传》,结合了我们香江年轻人的现状,还有对未来,人生的思索……”
  这首歌是什么,不难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