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149章 落子香江

  “诚仔,你想买写字楼是不是认真的?”林健越突然给他打电话。
  “写字楼,当然,我希望加大在香江的投资,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有钱了?”贺正诚
  “哈哈,香江这地方,有什么事情能够瞒得住?特别是你这样的新贵。”林健越
  “呃,好吧,你有什么好推荐的,丽新有合适的产业?我对这个真不了解。”贺正诚
  “不是丽新,是嘉德地产,他们与信合集团合作的一栋大楼完工了,问你要不要?”林健越
  “多大?”贺正诚
  “今年刚建成的,位于香港西九龙大角咀海辉道11号,邻近奥海城一期,楼高26层,总面积约36万方呎,现在叫粤海中心。”林健越
  “哦!”贺正诚对此没有多少概念
  “多少钱,价格合适就买下来,对了,你认识德永佳老板吗?我想和他认识一下。”贺正诚
  “德永佳潘斌则,认识啊,但不算很熟悉。”林健越
  “我想收购他旗下的班尼路集团!”贺正诚
  “你收购班尼路,那家服装零售公司?”林健越
  “是啊,本来想收购佐丹奴的,可惜他们公司的价格有些高,还不如收购班尼路。”贺正诚
  “你要转行做服装零售?”林健越
  “也不是,我相对这家公司进行互联网信息化改造,看能不能在香江让一家传统企业重新焕发生机,我也想让香江普通人多一条路可以走。”贺正诚
  “你这个想法,我不好说。”林健越
  “梅国这边互联网泡沫就要破灭了,我总得为自己多准备一条路。”贺正诚
  “我帮你问问,不过希望可能不大。潘斌则是粤省顺德人,和恒基兆业的李召基是同乡。”林健越
  “……”李召基?他当然知道,可惜不认识。
  问了一下粤海中心大致的价格,感觉自己还能够接受,他就答应了。回去之后,让已经到了香江的两个女助理和封星寒帮他卖掉连想的股票的同时,一边买进德永佳和中华煤气的股票。他看了一下,德永佳的市值不大,大约15亿港元;香江中华煤气的市值也不大,只有320亿港币左右。
  “贺生,汇丰银行那边想要与我们加深合作,可能是希望我们把钱存入汇丰银行。”封星寒
  “这么生硬?不会还要存个一年两年吧?”贺正诚
  “怎么会?”封星寒,他是汇丰金融证券(好像习惯叫法是获多利)出来的。
  “不合作就算了,换到新鸿基证券去。”贺正诚才不想随随便便的就妥协。
  “我们做正常的投资,又不是在股市兴风作浪,没必要得到特殊的照顾,一切按照正常的商业行为来,尽量降低我们的手续费。”贺正诚
  “好的,我知道了。”封星寒
  如果是巴菲特就好了,也许他想买哪家公司的股票,这家公司就愿意折价卖给他。贺正诚在香江市场的关系不多,与众多的投资基金都没有联系,要想在香江市场大规模买卖股票很困难,也许要拖不少时间。还好他的目的就不是买股票,只是想表达诚意,引起注意,展现自己的实力……
  汇丰证券的人终究没有和钱过不去,出面帮他在市场上收购德永佳和中华煤气的股票,抛售3.2亿股的连想股票。
  也不知道是运气使然,还是怎么了,纳斯达克指数居然稍稍上扬,来到了4000点,给了很多人希望。让贺正诚出售连想股票要顺利了许多。
  他与汇丰的约定转让价格在8.0港元以下,没有分成,8.0~8.5之间,汇丰可以得到多出部分的百分之50,8.5元以上的部分,汇丰可以得到全部利润。如果三个月后还有剩余,贺正诚有权以7.6元每股的价格将全部剩余股份出售给汇丰。
  按照他们的合约,假设汇丰能够以8.5港元一股的价格卖出3.2亿股,那么除了交易手续费还可以额外得到8000万(0.5*3.2亿*0.5),如果出售价格是9港元,汇丰能够得到8000万外加1.6亿。
  几天之后,看到连想的股价再次上涨到8港元以上,贺正诚刚刚组建的这个小团队有些抱怨,不过他可不会动摇,2001年,甚至接下来的两三年,整个市场的行情都不会好,连想股价大概率会继续下跌。
  事实上,2003年连想的股价跌破2元,后来长期在4元以下横盘,似乎再也没有雄起过。后来哪怕收购了IBM的PC业务,到2015年连想的市值最高也就14元。傻帽才会了这6元的利润等15年。危机来临,最重要的只有现金,现金……
  回到香江签订合同之前,他再次找本森·戴维德,买了一千万美元一年期的看空期权,还是以3000点为基准。这一次他不知道会跌到哪里,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能够赚钱。
  你问为什么?因为梅国加州停电了,据说是安然公司惹出来的麻烦。
  经历了加州停电,看到了安然公司大强大,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做空。所以不止买了看空纳斯达克的,还买了做空标准普尔500指数的。
  要知道到了6~7月份,标普500指数居然还在三月份的1500点的位置横盘,他的做空以1200点为基准,也不知道能够赚多少……
  “霍尔先生,你真认为梅国会出现一场金融危机?”本森·戴维德看到贺正诚的做法,明白了什么。
  “加州居然停电了,安然公司的操作居然嚣张到了这个地步,你说他们内部该蕴含了多大的危机?”贺正诚
  “安然是一家优秀的公司,他们去年……”本森·戴维德
  “他们去年没有发疯,LTCM的事情让我知道,永远不要轻视黑天鹅事件,万一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变化?”贺正诚
  “你是对的,确实有这个风险。”本森·戴维德犹豫了一会儿后,肯定了贺正诚。
  安然,安达信,无信之死!21世纪初最知名的企业破产案就要出来了,可惜贺正诚不了解细节,要不然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离开美利坚,回到了香江,再支付部分费用后,和汇丰签订代销合同,25亿港元已经可以说到手了。这时候,汇丰已经帮他买下了5000万股德永佳股票和一亿股的中华煤气股票,分别占股该公司的百分之4和百分之2.3,然后他直接约见了这两家企业的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