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56章 VIE模式

  在贺正诚的建议下,贺父留下了连想公司的股票,卖出了大夏移动和香江电讯的股票,开始了自己在大夏国的创业之路。
  “你想去大陆开一家独资的连锁酒店?”贺正诚
  “我有那么傻吗,你以为我在香江就没有大陆朋友?”贺文宣
  “哦,人品怎么样?有上进心,爱学习吗?能力可以培养,但是人品这东西,我们可没有办法。”贺正诚
  “这倒是!”贺文宣
  “特别是爱学习,文化水平不高,又不爱学习的人坚决不能合作。”贺正诚
  “尼玛的,看不起老子是不是!”贺文宣抬手就拍了下来
  “老豆,听我说,计算机,互联网你都懂了,那有没有想过几年之后,我们通过互联网就可以知道哪家酒店还有什么价位的多少房没有住人。也可以成立一个网站,让客户查询下单。”贺正诚
  “这有什么用,成本太高了。”贺文宣
  “网络成本每年都会降低,而且这个成本还要看连锁酒店的数量,十家酒店当然不适合,一百家或许可以接受,但是全国范围内达到一千家,两千家呢?”贺正诚
  华住集团有多少家酒店来着,有好几千家吧?
  “几千家,太多了!”贺文宣
  “所以要不断的学习,未来的企业必将是学习型企业的天下,那些更不上时代的注定会被淘汰。”贺正诚
  “擅于学习,也就是高学历人才,这样的人我还真认识,不过对方可能没钱,总不能我们出钱,让他白得到股份吧!”贺文宣
  “这个问题你没有问过对方,万一他有来钱的途径呢,而且还有一种模式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贺正诚
  “什么模式?”贺文宣
  “VIE模式,也就是可变利益实体。其本质是指大夏境外上市实体与境内运营实体相分离,境外上市实体在境内设立全资子公司,该全资子公司并不实际开展主营业务,而是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境内运营实体的业务和财务,使该运营实体成为上市实体的可变利益实体。”贺正诚,他说的正是后来流行的大夏国内互联网企业海外上市模式,这个模式不仅改善了国内互联网的投资环境,也激发了国内高科技人才的创业激情。
  “好像这个模式还没有在国内出现!”贺正诚突然想到,这是他们山海资本的一个机会,也是他们的优势。
  “这么复杂?”贺文宣
  “如果这也复杂,经营一家有上千酒店的企业岂不是更加复杂?”贺正诚
  “哎,看来我得拼老命了。”贺文宣
  “名字想好没有?”贺正诚
  “名字,海丰商务连锁酒店?”贺文宣
  “这个名字,我觉得应该把商务这两个字去掉,没必要把自己的客户限制在商务上,那些旅游的,工作学习的,临时走亲戚的人怎么办?而且这个群体会随着大夏国经济的发展日趋壮大,我们没必要限制自己。”贺正诚
  “好像有些道理!”贺文宣
  “老豆,要不我们换一个名字吧,叫悦来客栈怎么样,古朴大方!”贺正诚恶趣味十足的说
  ……
  两父子讨论了很多,做连锁酒店刚刚开始用不了多少钱,他们还需要时间培养人才,总结经验,形成标准。等到缺钱的时候,贺正诚或许已经从纳斯达克赚到第一桶金了。
  再次转了50多万美元去纳斯达克,雅虎的股价涨了不少,但还是没有超过60美元。这实在是因为头顶上悬着LTCM破产这颗炸弹,哪怕知道危险不大,也没有人敢大意。两次买入的相差不大,总共买入了1万8千股雅虎股票。
  剩下的钱请客吃饭,送红包给封星河,日常的交际消费大了许多,以前办的信用卡经常刷爆,他身上可不敢没有钱。
  “我这次遇到一个机会,大家看怎么样?”计嘉胜
  “什么机会?”
  “这段时间我对大夏国电信和互联网行业做了许多的了解,除了国企,最知名的企业应该是瀛海威公司了,他们最初的目的似乎想做大夏国的AOL,可惜因为这个行业的敏感性,没有成功。除了这家公司,我还发现一家有着新花社北京的企业,叫大夏国际网络传讯有限公司(CIC),这家企业最初想把大夏的互联网变成局域网,只有通过他们才可以上网。但大夏国开放了互联网,他们的努力失败了。不过这个企业的领导在百慕大群岛注册了一家CIC控股公司,把管理权让给了投资者和投资者信任的人,其中香江的一个银行家,汇丰的董事钱国锋成了CIC董事局执行委员会主席。”计嘉胜一口气说了很多
  “这又怎么了?”吕朗
  “钱国锋知道我们要投资大夏国,所以主动找到了我们,想要我们投资CIC,而且安排了CIC董事局副主席叶客用和我们长期联系。”计嘉胜
  “这家企业到底是国企还是合资企业?他们的主营业务是什么?”于德辉
  “应该算是合资企业吧!现在主要提供互联网接入和内容服务,不过据我了解这部分收入并不多。”计嘉胜
  “那么他们是有新的想法,想要开拓新业务了?”贺正诚
  “没有,他们的转型并不成功,所以想从我们这寻找投资寻找机会。”计嘉胜
  “新花社,他们有着强大的新闻采集能力,那为什么不成立一家类似雅虎的门户网站。”贺正诚
  “成立门户网站?”计嘉胜
  “不错,我们反正要投资大夏国,梅国的门户网站能够得到华尔街的认可,大夏国的门户网站也不会差。”吕朗
  “可是我们并不懂技术,CIC……”计嘉胜
  “技术人员总是能找到的,但新花社的资源却不是那么容易得到,门户网站最大的瓶颈就是新闻来源,技术不是最重要的。”
  “那么我们去投资CIC,还是与他们合作成立一家新的互联网企业?”计嘉胜
  “他们会选择与我们合作吗?如果不能上市,我们怎么退出?”晁杨
  “退出的问题不困难,我们可以设定一个可变利益实体VIE模式,这可以很方便的规避监管。”贺正诚
  “VIE模式?”计嘉胜
  “没错,VIE模式是这样的……”贺正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