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32章 决战 一

  “我们还不发动吗?”于德辉有些焦急的问,8月11号,恒指大跌3.62%,收盘在6780点。市场的信心几乎崩溃了,据说还有人跳楼。不过没看到新闻,不知道真假。
  “我们不是已经订好了,金管局不发动,我们不插手。这篇文章的作用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贺正诚,他弄不明白这个老江湖怎么连这点道理都不懂。诸葛亮在阵前骂死王朗,这只不过是小说的桥段而已。
  战斗檄文的作用在战斗前振奋人心,而不能在绝望的时候创造奇迹。
  “放心吧,到时候报纸,杂志,还有电视节目都会大规模报道,而且有大量资金流入华尔街购买优质资产,某些优质资产按现在的价格购买,到期后必定会亏损。
  我们对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猜测正在变成现实。”计嘉胜一点都不急,不管香江这场战役最终结果如何,山海资本都已经展示了自己的实力。
  必定会有不少富豪就算是为了“不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也会选择投资他们。
  “总觉得我们可以做到更好。”于德辉,他这些天和计嘉胜、徐欣到处跑,联系香江和华尔街的媒体,已经做好准备。
  有些需要发钱上报纸,有些不需要发钱,就算是为了节约成本,他们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给钱上头条。等到金管局反击,锦上添花才是最适合他们的选择。
  “没钱拿什么斗?”计嘉胜
  金融看起来很复杂,如果懂了,其实很容易理解。
  打个比方:天下烽烟四起,十八路反王兵强马壮,投资股票就像是投资某一路反王。
  投资期货就像是两路反王争夺某一个城市,我们选择其中一方,胜者为王。外汇储备或许可以看成是粮草和金银。
  索罗斯攻打香江,从外汇下手就是要烧掉香江的粮草,这时候的香江股市应该算是城池,恒指期货就是短兵相交。
  香江的地形险要,背山靠水,只有一面可以被进攻。只不过香江兵力有限,武器落后。
  这个时候,引爆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就是在战场后面烧一把火,让他们的粮仓陷入危机。一旦索罗斯们暂时撤退,香江背后的势力就会上来。
  山海资本,也就是计嘉胜,贺正诚这几个就像是耍嘴皮子,提议去后面放火的“谋士”。
  要钱没钱,要势力没势力的几个家伙,想要左右战局,有所助益,太不现实了。
  “等吧,等吧……”贺正诚做在电脑前
  8月13号,恒指再次大跌,多方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止盈吧!”贺正诚对着晁杨说,虽然他们这点资金量真的算不上什么,但是看着一片通红的警惕色,他实在有些不忍心。
  “好吧!”晁杨,虽然知道决战到了最后一刻,但是如此惨烈,真的很少见。
  “恒指决不能让索罗斯们击穿6500点。”贺正诚看着眼前这个数字,知道到了关键时刻,这个时候如果没有资金入场,让市场形成恐慌,恐怕后果很难预料。兵败如山倒,这是一句形容词,说的是打了败仗,士兵就会像山一样倒下,基本无法阻止。
  人类历史上好像也就大夏国的军队才有战至最后一人的勇气和信仰(说的是大规模军队,小规模的不算,哪个国家都不缺少这样的死士)。
  “希望不要出现最坏的情况!”晁杨也紧张的盯着盘面,虽然说要止盈,但是如果恒指期货一泄千里,那就没有意义。
  “恒指跌到6500点了?”徐欣,这个时候她也来到了晁杨的工作室。
  “快了!”晁杨
  “止盈吧,我们!”徐欣
  “好!”贺正诚头都不回
  “快看,成交量急剧放大,下跌加速了!”于德辉
  “6500点,一万手……”贺正诚也不知道历史改变了没有,他记得以前看到的小说中说恒指根本就没有跌到6500点。
  “6500点,8000手……
  7000手……
  5000手……”
  堵单被疯狂的吃掉了,谁也不知道索罗斯为什么加大了攻击力度,这是要孤注一掷?
  “6500点,只剩一千手了……”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恒指要跌破一千点?”贺正诚突然有些害怕,害怕记忆出错,害怕历史被改变……
  “破了……”徐欣长叹一口气
  “平仓……”贺正诚下达了这个指令,眼看着6500点被跌破,他这是顾不上计较利益得失,直接平仓止盈。
  很快,恒指下跌到了6490,临时构建的这道防线没过多久就宣告了失败。贺正诚看着账户中的资金,有些难受,有些失望。
  他不知道为什么,索罗斯怎么就这么击败港府金管局吗?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亏损会被掩盖吗,他们会失败吗?
  “我要做多!”贺正诚这时候似乎有些魔怔了。
  “诚仔,别乱来。”徐欣走了过来,手放在了他肩膀上。
  “我……”贺正诚这时候有一万种想法同时涌现在心头,似乎有些懵了。
  “我……”有些话他不能说,难道以前引以为豪的记忆其实只是一个幻梦吗?
  “我不认命,我不服……砰!”贺正诚狠狠用头狠狠的砸在桌面,强行压下心中的杂念。
  “恒生指数6480点呢?”贺正诚眼睛有些花了。
  “是的!每一个价位都有很大的阻力。”徐欣
  “我这个账户中有400多万,那个账户中应该有260万。去掉借朋友的,还有最低还款需要的500万,我最少可以亏损100万。我愿意用这100万,为香江尽一片心意!”贺正诚
  “这没有任何意义!”徐欣
  “不,这有意义,至少可以让我安心。”贺正诚看着冲破6480点的恒指期货,直接对手价买进20手多单。
  “我也陪你亏一百万!”晁杨
  “杨哥,没必要的!”贺正诚转头劝晁杨,关键点位被突破了,下面虽然有阻力,但恒指大概率还要下行。他们这一波多单,大概率会亏损。
  “钱算什么,没有了再赚,我就不相信,香江人没有反击的勇气。”晁杨
  “快要收盘了!”徐欣
  “是啊,但愿不要亏太多。”贺正诚看着恒指跌破6480点,心中无悲无喜,男人嘛,有时候很计较得失,有时候什么都不在乎。大夏国历史上从来都不乏殉道的人,贺正诚不打算殉道,但是不代表他害怕如此。
  “还有5分钟!”晁杨
  “恒指上涨了!”徐欣
  “是啊,终于上涨了!”贺正诚,恒指很快就回到6480点。
  “这是他们放弃了攻击,还是被打回来了?”贺正诚不懂分析盘面,问晁杨。
  “看不懂,也许……我不知道!”晁杨
  “收盘了,6505点!”徐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