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20章 睥睨天下

  “尔罗斯!”贺正诚严肃的说
  “这里就是大夏国和香江破局的关键!”
  我们现在科普一下:尔罗斯现在的局势,自1992年初,叶利亲大人推行“休克疗法”改革后,到1996年尔罗斯经济连续下降,到1997年才出现止跌回升,但升幅很少,只0.8%。
  接着俄于1996年起对外资开放,人们主要是欧美金融资本看好尔罗斯金融市场,纷纷投资股市和债市,因股价上升潜力大,回报率高。
  俄股票面值定得很低,平均只值50美分到4~5美元之间,股票回报率平均高达1倍以上!尔罗斯国债的回报率也在20%以上,而且80%是3~4个月的短期国债,兑现快。
  这期间尔罗斯整个国家被私有化,所有国有资产(包括大型公司企业)都平均分配给每个国民,
  这样的做法形成了严重的通货膨胀,掌握权力有关系能够筹到大笔现金的人因此以极低的价格收购各种公司的股票,这期间形成了不少的寡头,比如阿布。
  1997年是俄经济转轨以来吸入外资最多的一年。俄从1991年起一共吸入外资237.5亿美元,其中1997年即达100多亿美元。
  但是外资总额中直接投资只占30%左右,70%左右是短期资本投资。
  1997年10月间,尔罗斯的外资已掌握了其金融市场60%~70%的股市交易量,30%~40%的国债交易额。
  到今年,尔罗斯内债(比如国债)达700亿美元,外债达1300亿美元,整个债务大约是2000亿美元。
  欠钱没什么,像美国欠了全世界20万亿美元照样活蹦乱跳,因为他们有足够的收入来源和全球第一军事实力保护起来的国家信用。
  但是尔罗斯国家信用不说,他们的收入来源很单一,主要靠丰富的自然资源,最主要的是石油。事实上,二十一世纪之前,华夏一直都是原油出口国,也就是说欧美最大的两个对手,大夏国和尔罗斯都通过石油贸易换取外汇,因此为了打击竞争对手,华尔街等国际资本严格控制了国际市场原油价格。
  现在的油价还不到15美元一桶,这几年最高的97年也就不到27美元一桶。
  相比十年后超过一百美元一桶的天价,现在的石油价格低的可怜。
  赚不到钱,债务不会凭空消失,特别是大量的短期债务到期,马上就要还款了,怎么办?怎么办?
  这就好比一个人信用卡刷了10万,但他一个月的工资只有八千,这个月马上就要还款了,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谁要是知道怎么解决,就可以去混金融圈了。反正现在的金融已经是“过度金融”了!
  “你们说尔罗斯有什么办法,拍卖国家的自然资源还是抢劫大夏国?”贺正诚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些人,有些人听的似懂非懂,有些人好像明白了许多,还有些人完全不理解,有些不耐烦,似乎看不起贺正诚。
  欠(外国资本的)钱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什么?当然是赖账!不会还有人天真的认为是按时还钱吧?
  美国欠全世界那么多钱,怎么办?当然也是赖账,只不过人家因为掌握了制定游戏规则的权利,所以手段高超,一般人看不出来。
  富豪的信誉天然就比穷人高很多,国家也是如此。蚂蚁信用就很清楚的表现了这一点……
  “好吧,先不说尔罗斯怎么办,我们再说说香江和尔罗斯那边更直接的联系,据公开信息,索罗斯重仓尔罗斯,另外灯塔国一个非常重要的公司,长期资本公司也重仓尔罗斯。
  如果索罗斯和长期资本在尔罗斯产生重大亏损,大家觉得香江这边的战役还有打下去的必要吗?”
  “怎么确定索罗斯在尔罗斯会亏损,他不是在媒体上要求尔罗斯卢布贬值吗?尔罗斯欠了这么多钱还可以翻身?难道做空尔罗斯也会赔钱?”某人发问
  “你说尔罗斯还有多少选择?各位可能不是公司的主人,所以很难理解。
  尔罗斯现在要么把整个国家的命脉让欧美资本掌控,要么就要打破现有游戏的规则。如果你们是叶利亲,会怎么选择?
  如果是我,那就破罐子破摔,反正我要退休了,还不如尽我所能,砸碎眼前的一切禁锢,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一切阻碍国家发展的势力都给我通通去死,我要为继任者留下一个最好的施展空间。”贺正诚环顾四周,一时间竟然有了睥睨天下的感觉。
  普金后来善待叶利亲一家,难道不是因为在政·治上得到了叶利亲很大的帮助吗?
  “尔罗斯的选择和香江的局势有什么关系?”有人问
  “就算索罗斯在尔罗斯亏损严重,也不影响他在香江的投机行为啊!”有人聪明一点,看出了问题所在。
  “……”这世上的聪明人很多,在贺正诚以前的记忆中,索罗斯在香江确实是失败了,但失败的原因总结的不尽如人意。
  他甚至看了B站一个“以我为主”UP主的视频,视频很好看,但理由恐怕他自己也就信了一半,毕竟数据可以“以我为主”,但理由并不能这么说。
  打个比方,一个人得了癌症,他一定很快就会死吗?这两者没有因果关系,数据和结论之间还有一道墙。
  金融行业的很多精英因为所处的位置不同,视野和格局有很大的差异。
  要知道他们经常和数字打交道,特别相信数字的力量。许多数学家认为数字就是一切,但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世界上力量最大的永远都是人心。迷信数字的,必将迷失在数字中。
  “索罗斯他们的资金来源在哪里?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公司,但我说来自华尔街应该没有人反对吧。
  如果华尔街发生一场巨大的危机呢,索罗斯还有资金兴风作浪吗?”贺正诚
  香江恒生指数从7月份的接近9000点,到8月14号最低点是6500点,然后港府金管局反击,直接干涉股市,8月底主力期货结算时,恒指期货还是不到8000点。
  如果把这个战果说成是胜利,未免有些不厚道。但最终的结果确实是索罗斯停止了在香江的兴风作浪,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让华尔街在这个时候发生金融危机,我们可没有这个本事。”有人轻声发笑
  “想都不敢想吗?”贺正诚略带鄙视的看着他
  “我们靠实力说话,而不是靠做梦!”有人这样反击
  “也许吧,但是让华尔街出现金融危机很困难,但是至少现在,这是一件相对很容易的事情。”贺正诚
  “哦!怎么做?”有人来了兴趣
  “加大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亏损规模!”贺正诚坚定的说
  这时候能够跟上他脑洞的人几乎没有,有好些人看他就像看小丑一样,还有些人将信将疑。徐欣也有些担忧,贺正诚今天说的这些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要不要我科普一下长期资本管理公司?”贺正诚似笑非笑的问,眼前这些人视野和格局太小了。
  这家公司除了核心人物约翰麦瑞威瑟和其他他从所罗门兄弟公司带出来的班底,成员中还有两位诺奖得主罗伯特诺顿和麦伦斯科尔斯以及前美联储副主席戴维莫林斯。可以说是群星闪耀、人称华尔街“梦之队”。
  华尔街的危机很可能从这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