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13章 分歧

  昨晚好说歹说,终于从贺父手中拿到了这笔120万资金的掌控权。
  等到今天早上,看了报纸,他这才发现,想要把120万全部拿出来简直就是做梦,今天股市大概率会继续下跌,贺父买的这支股票是索罗斯的重点打击对象,上涨的概率太低了。
  家里没有网络,贺正诚一起去了九龙那边的宾馆,静候开盘,贺父则跑去开通股指期货。
  说实话,贺父还算是比较保守的,毕竟最多时家里可是有着千万级别的现金,否则也买不起这个两千多平的宾馆。
  可他以前只炒蓝筹,盈利不多,风险相对也不大,要不是金融危机,要不是他这次炒的太贪心,他们一家可以一步一个台阶的上升。从富裕的中产,变成一个小富豪家族。
  可惜资本主义社会,各种金融危机层出不穷,受损最严重的群体好像就是中产,恐怕金融危机实质上就是割羊毛。
  贺正诚不是社会学家,也没有学过金融经济,很多的概念说不出来,但却不妨碍他思考问题。
  还好有互联网,还好有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不管以后资本会如何想方设法的掌控这个网络世界,但信息化时代出现本身就比以前的社会先进了一百倍。
  推动去中心化互联网的发展,对整个人类社会都有着积极的作用。后来大夏国支持区块链的发展,恐怕是为了打破自由经济状态下灯塔国自然形成的网络霸权。
  “想的太远了,谷歌和非死不可都没有出现,区块链还早着呢!”贺正诚发现他自言自语的时候越来越多了
  股市开盘,果然低开。贺正诚手忙脚乱的抛售那100多万的股票,一次次把价格砸到更低,害他不敢卖了,炒股果然是技术活,他只适合做一些简单的,比如说买一只股票放10年,然后翻了一百倍……
  “滴滴……”贺正诚苦笑着,自我解嘲,手机接到了电话
  “喂,诚仔,下午收盘来我们这聚一聚!”计嘉胜
  “胜哥,好啊,杨哥在你身边吗?”贺正诚
  “在啊,怎么了?”计嘉胜
  “我爸的股票不是被套牢了吗,我昨晚说服了他,正在解套,但是我一卖,股票的价格就加速下跌,我一收手,它居然还回调了一点,气死我了。”贺正诚
  “……”计嘉胜听了,有些后悔,把事情快速和晁杨说了下
  “你买的哪只股票,有多少,怎么操作的?”晁杨接过了电话。
  “我买的是XXX,刚刚卖了一点,现在只有一百万了,我这里有多少手就直接卖多少手。”贺正诚
  “……”晁杨听了也无语,这也怪不了贺正诚,这是他以前炒股的习惯,你想想,他以前只有几万块钱炒股,还不是想怎么买就怎么买,还用考虑多少?少年经验不足啊……
  “你每次只卖一百手,每分钟只卖一次,加速下跌就停止交易,加速上涨就加快卖出。”晁杨给了他一个简单的策略。
  “哦,好的!谢谢你了,杨哥!”贺正诚
  “别忘了下午收盘后到这里来一趟!”晁杨,然后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贺正诚得到了炒股秘诀,严格执行之下,显得有条不紊。
  一天下来,贺父的股票账户中还剩下110万现金。他在这边忙着,却不知计嘉胜那边已经再次展开了讨论。
  “我们真有必要把他吸收进团队?他还是一个孩子,根本就没有经验!”于德辉,他是计嘉胜在百富勤的同事,朋友,他们都辞职出来了,想要组建一个合伙公司,但是有一些问题没有处理好,拖了下来。
  百富勤成立十年,吸引了一大批天才加盟,现在破产,很多人都选择了离开。
  “我们现在缺的不是经验,而是能力和天赋!”计嘉胜
  “一百万的资金都不会操作,你能指望他对上千万,数亿的资金有概念?”于德辉
  “他擅长的不是百万千万级别,而是十亿百亿的大生意,他擅长的是宏观大势的判断!”计嘉胜
  “但是怎么证明?”于德辉
  “你……”计嘉胜
  “反正下午就要过来,我们见了面再说!”徐欣打断了他们的争吵
  徐欣是大陆人,女性。家庭背景雄厚,父亲是某央企老大,她本人是微胖界女神,能够在投行立足,而且被人信任,这不是有背景就可以做到的,就好像柳青青!
  “别吵了,行不行只有见过才知道!”吕朗,他也是这个创业团队的一员,经验丰富,本来是这个团队的分析师。
  这个团队还没有磨合好,或许就是徐欣后来去了霸陵资本的原因吧。
  贺父早就回到了宾馆,看着只有110万港币的账户,连伤感都没有多少了。
  总共投入了三百多万,现在连一半都没有了。这也难怪,今年,明年,香江这边烧炭自杀的人数逐年上升。
  在房价和股市同时下跌的双重打击下,香江许多的家庭破产,最后选择了自杀。今年的情况不算最差,明后两年的日子可更不好!
  贺正诚没有考虑那么多,盘算自己的账户有多少钱,最后还是打开了自己的账户,让贺父看,好增加他的信心。
  “我前些天借了50多万,现在……”贺正诚没有说,不过贺父却看到上面显示的数字,总资金96万。还不到一周的时间,贺正诚就赚了三四十万。
  “你小心点,注意控制风险……”贺父
  “知道了,你放心,我去找百富勤那边的朋友,晚饭你们先吃吧,不用等我。”贺正诚,
  他和家里面的说法是:他正跟着朋友炒期货,这个朋友是从百富勤主动离职的,水平很高,还有内幕消息。
  “你拿着这些,该掏钱的时候主动掏钱。”贺父拿出一叠钱,递给了贺正诚。
  “好了,知道了!”贺正诚接过来,大概有上万港币吧。
  家里缺钱,宾馆的经营状况也受到了不良影响,但是现金流不错。简单的说就是不差那几个烟钱,请客吃饭不会有多少影响。
  走在去九龙的路上,贺正诚对于拿父母亲钱,他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路上买了一部诺基亚直板机,办了一个商旅套餐,出国可以用。
  话费是贵了点,但他很可能会有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