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19章 纵论天下

  走进这个低调的俱乐部,他发现这里有些简单,果然很低调,占据了整整一层的空间,但内部的空间有些土气。
  没见识的土著就是这样,比不过二十年后的宅男。据说现在的天上人间也很土气,也不知道能不能去那里拯救失足少女。
  “你好,请问找谁?”一个柔美的女声,看到贺正诚来了,他们的前台迎了出来。
  纯天然无污染原生态,嗯,不错,我喜欢!
  “我昨天接到徐欣女士的邀请!”贺正诚,他这个时候的穿着是有些普通,虽然不是地摊货,但都不贵,全身上下可能不到一千元。但谁叫他面对的是土著呢,所以他一点也没有不自在。
  “好的,我去问一下,您先坐在这里等等!”漂亮的前台虽然对贺正诚带有侵略性的眼光有些不高兴,但良好的职业素养让她没有发作。
  “嗯!”贺正诚也不扭捏,笔直的坐下
  “诚仔,终于来了!”徐欣很快走了出来,热情的迎接
  “我没有迟到吧?”贺正诚纳闷了
  “我怕你不来!”徐欣
  “我现在的社会经验太少了,想要见识人生百态,徐姐给我这次机会,我非常珍惜。”贺正诚谦虚坦诚的说
  徐欣听了,对贺正诚的看法又提高不少。贺正诚这人看似谦和,很好相处,但身上总是不自觉的流露出傲气,似乎看什么人都有点俯视的感觉,应该是非常自信吧。
  因此即使贺正诚还没有证明过自己,她还是对他有一种莫名的信心。
  “他们有些是大夏国企高管,有些事香江本地华资大企业高管。因为对未来局势不确定,所以聚在一起讨论。”徐欣
  “我今天的任务是什么?”贺正诚
  “没有任务,就是把你和我们说的再说一遍,只不过可以重点介绍这次金融危机。”徐欣
  “好吧,没问题!”贺正诚面带微笑,自信的说
  走进了俱乐部的一个房间,这里面有十多个人,三四十岁左右的居多。
  “大家好,我来介绍一下,这就是我说天才,诚仔贺正诚!他对全球经济和金融有着深刻的见解,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理论……”徐欣放肆吹捧贺正诚,不过应者寥寥,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徐欣是一个国企大佬的女儿,不是朝廷大佬的女儿,影响能力有限,能够把贺正诚带来就很不错了。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华夏润公司的成经理,这位是中夏信的郝经理,这位是大夏移动的胡经理,这位是招商局的农经理,这位是昌江实业的马经理,这位是新世界的郭经理,这位是九龙仓的吴经理……”徐欣一一介绍,让他有个印象,只不过连名片都只有少数几个人给他。
  贺正诚也不在乎,反正大多数都是龙套,也许出场只有一集,他也懒得记名字,哦,错了,给了他名片的人还是要记住,这是礼貌。
  小人物就是小人物,哪怕重生了,还是需要一步步往上爬,不可能一簇而就,从现在的社交就可以看出些端倪。
  贺正诚这时候的心理挺矛盾的,既有些看不起对方,又想得到对方的认可。一句话,就是矫情!
  “好了,我们听你吹了好多次,直接进入主题吧!”华夏润公司的成经理开口。
  “那我就说说吧!有没有黑板之类的工具?”贺正诚
  “我去问问!”徐欣走了出去
  贺正诚看到徐欣离开,本来挺直的腰板立马塌了下来,通过刚刚的介绍,他大致了解了一下,除非这些人背后有关系背景,否则真没有多少结交的价值。
  看职位就知道这些人没目前有多少决策权,他在这里费心费力费口舌,有必要吗?
  “我的理论还没有彻底成形,有不少缺陷,所以说的东西有些难以理解,只好通过图画展示,顺便记下一些关键词,让自己不至于前后矛盾。”贺正诚嘴上解释,不过表现的却毫无诚意。还好这些商界精英城府很深,没有发作。
  “抱歉,这里没有!”徐欣很快就过来了
  “那就算了!”贺正诚,他反正没有做PPT,而且没有备稿,只能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亚洲金融危机的成因简单的说分为内因和外因,不过这场危机到了现在,我们暂时没有什么必要分析其中的内因,那就先说说外因吧。
  现在恐怕全球都知道索罗斯在肆虐整个亚洲,他们的直接目的当然是为了赚钱,现在谁都知道击垮一个个国家的金融体系能够赚到巨大的财富。
  但是从中获利最多的真是以索罗斯为代表的对冲基金吗?我对此表示严重怀疑。
  世界发展到现在,冷战也就结束了不到十年,世界秩序正在重新洗牌,以前为了防御可能的战争,欧美各国金融资本做了许多的收敛。
  现在,欧美社会最大的威胁没有了,是不是可以把以前让出去的利益再收回来?是不是可以重新分配全球的利益?
  这次金融危机与其说是金融危机,还不如说是金融战争,战争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取直接的战争收益,而是战争胜利之后带来的好处。
  最直接的好处就是欧美通过IMF获得了自由进出亚洲各国的钥匙,不管他们愿不愿意,认不认可,从此这些国家和地区就是欧美资本的后花园了。
  当然,用一种学术术语,这些国家会陷入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就像南美国家一样。
  那么我们用这种思路来看现在的香江,是不是可以更好的理解现在的局势呢?
  香江是欧美资本进入大夏国市场的跳板,也是大夏国防御金融战争的前哨站,预警中心。
  如果战胜了香江,他们势必会插手到香江的金融体系。然后通过香江更好的掌握大夏国的各种经济形势和经济数据。
  在现有的国际金融体系下,香江和大夏国能投入多少资金,索罗斯他们其实一清二楚,也就是说我们的底牌其实是明牌,如果欧美资本真的不顾一切想要击垮香江经济,我们其实没有任何赢的希望。
  但如果这是一场战争呢?香江,大夏还有没有同盟军?
  我们暂时放下香江,再回过头看看整个世界,北美经济其实就是美国经济,欧洲,或者说欧盟算是一个整体。
  他们站在金融资本产业链的顶端,是战争的发起者,是利益的搜刮者。
  中东地区,基本就是石油经济,这些年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下跌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打击。
  非洲和南亚地区,那边有什么好东西?没有吧,至少现在可以直接忽略。
  南美地区,不说94年已经被搜刮了一次,那里一直都是美国的后花园,是华尔街的盘中餐,他们会允许欧洲的资本去洗劫南美吗?
  不可能!剩下的澳洲勉强可以看成欧美的一员,不说了。
  整个东亚和东南亚,除了香江和大夏国,还有哪里没有被国际资本击垮吗?
  有吗?
  还有!”贺正诚大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