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31章 演唱会 上

  恒指下跌到7000点,这意味着金融危机到了最后时刻,双方的决战已经开始了。
  只不过港府金管所在索罗斯等国际游资的进攻下疲于应付,步步败退。
  贺正诚他们现在虽然有着一定的关系,但并没有切身参与到这场大决战中,近身肉·搏的实力。
  这不是说他们没有实力,而是一场战斗,并不是只有正面战场在起作用。
  为什么说“善战者物赫赫战功“,因为对某些牛逼的人物来说,战争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举个例子,非死不可用190亿美元收购whatAPP,据说当时小马哥生病住医院了,被扎克伯格突袭。
  我认为很大可能是企鹅在吹牛,或者往自己脸上涂金。当时就算有两个小马哥,真的有国内企业敢于出价190亿美元收购一个只有几十个员工,几乎没有任何收入的互联网企业吗?
  这可是1300亿软妹币啊!可以做多少事……
  当然,扎克伯格收购Instagram,更是经典。收购竞争对手,不就是把可能的竞争扼杀于无形之中吗?
  可惜强大才是根本,没有强大的实力支持,很难出现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假设港府有灯塔国那么强势,只要怀疑任何国际企业可能对香江带来危害,就要他做出解释,不解释就罚到他后悔来到人世。
  可惜全球也就一个灯塔国,不是华尔街有多么牛逼,而是身处这样的国度,我告诉你家里有金银财宝,你进去就可以抢,但还是没有人敢去抢。
  不信你去试试,德意志银行就是例子,它不信,明知道次贷危机可能发生,想要借机赚点零花钱,可他还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结果就被灯塔国打击的伤痕累累,很可能就此一蹶不振。不像高盛,几乎屁事都没有。
  (国际同级别银行市值大多在千亿美元以上,德银市值只有不到200亿美元)
  这几天,眼看着恒指一天天下跌,贺正诚既高兴,也有些伤感。香江的股票持续性下跌,房价下跌,市场一片恐慌。
  家里面还好,有贺正诚时时沟通,父母都不是很担心。至于欠别人的钱,拖着就拖着吧,我又不是不还。
  这些天他还和施鸿文、利明远有过多次聚会,可惜再也没有经历过“香江一夜”。
  他和施鸿文聊互联网发展,和利明远聊设计创意。什么都懂一点的贺正诚忽悠起小伙伴,那是一点都不含糊。
  “我认为未来最重要的技术可能是搜索,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上的内容越来越丰富,我们获取信息就越困难。
  这个时候怎么办?最好就是有一个性能卓越的搜索引擎……
  我不懂设计,不过你这个创意怎么这么烂……
  怎么,还不信,你看我的……”
  好吧,有些是贺正诚YY的,几年的专业技能学习不是一个半吊子就可以轻易打败的。不过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冲击是一定的。
  贺正诚有好事也不是没有想着两个朋友,比如他就怂恿施鸿文积极参与到Python编程语言开发。
  当初为了爬妹子图,段超可是学习过一段时间的Python语言,可他那个时候已经快要4.0版本了,就算是他最初学习的3.0版本也远超现在,而且不完全兼容。七八年的学习使用时间,他对这个编程语言有着很深的认识。
  把这种认识转化成知识,这是程序猿小伙伴的苦逼工作。
  “秃了,也变得强大了,这就是你的宿命……哈哈哈……”看着这几天掉头发有些多的施鸿文,他有些幸灾乐祸,然后悲剧发生了……
  “靠,我嘲笑他,关你鸟事!”贺正诚无奈的摊在地上起不了身,义正言辞指责偷袭他的利明远
  “玛德,你还说,你那个什么创意,被我们公司老大打回来了。”利明远,他做的工作是产品外观设计,这一次要为一个小品牌设计牙刷,可能是为了给新人练手吧。
  贺正诚就出主意,让牙刷的手柄变成一个夹子,可以帮助挤牙膏,还参考了人体力学,而且是分体式的,看起来非常有质感。
  牛逼!很牛逼,但是有个鸟用。别人的牙刷零售价一块钱一个,他这么一设计,妥妥的朝着奢侈品上面发展……
  “那种小公司的老大,懂什么叫设计……”贺正诚好不负责的说,反正他也不懂,你一个内行听外行的,还怪他,呵呵!
  “是啊,他不懂,所以我把他给炒了鱿鱼!”利明远
  “???”
  “你辞职呢?”施鸿文
  “没错!贺正诚这怂蛋都敢不找工作,选择创业,我为什么不敢,最多自己成立一个设计工作室!”利明远
  “……”
  一个富二代,不食人间烟火,做什么设计,贺正诚忽略了对他的人身攻击,严重不看好利明远,正准备打击他。
  “叮铃铃……”贺正诚手机声音响起来了
  “喂,你好!”贺正诚
  “诚仔,我是张果融,8月15号有一个活动,有十几个明星歌手一起开演唱会,门票捐给大夏国内地受灾群众,而且号召大家一起捐款,有没有兴趣过来认识一下!”张果融
  “好啊好啊,还有票吗,可不可以带两个人……”贺正诚
  “没问题,我尽量给你们留位置好点的,你可以提前几天过来这里取票,《悟空》已经完成了,《公子向北走》也做好了,到时候我们都会上台表演。”张果融
  “我非常期待你们的表演,多谢咯咯!”贺正诚
  “……”两人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最后挂断电话,贺正诚除了演唱会,好像没有了其他印象。
  “什么演唱会!”利明远、施鸿文同时问
  “这件事情不错,我们也去看看!”利明远
  “好吧,那我明天下午去找咯咯买票!”贺正诚想了想,还是不让弟弟妹妹去算了。
  “到时候我们也捐点钱!”施鸿文
  “好!”利明远
  天灾人祸齐齐至,普通人只看到眼前的一点,就可以到处发牢骚,到处喷,可国·家却要统筹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