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75章 第五项修炼

  能够入股谷歌,特别是在他起家的时候入股,这很可能是他投资生涯里最大的成功。
  要知道未来是多变的,他改变了谷歌的命运,谷歌还能够成功吗?以后的非死不可还会出现吗?
  大势不变,小势可改,搜索引擎的出现也许是一个必然,但这么多的搜索引擎企业,谷歌就算有技术优势,真的能够取得市场的胜利吗?
  这个时候的从事搜索的互联网企业,知名的不知名的,加起来可能有数十家。怎么能够保证谷歌的脱颖而出呢?
  “首先,我们的商业逻辑一定要和其他公司有本质的区别,比如雅虎,Infoseek,Excite这些公司,已经转型成了门户网站,还有一些搜索公司提供付费服务,专注于企业市场。
  谷歌的首页要十分简洁,能够给人鲜明的映像。同时我们还要维持稳定安全快速的网页打开速度,也许我们可以成为大家验证网络畅通的检测网页。
  至于检索效率,准确性和速度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很重要,是我们存在的基础。
  当然,如果没有盈利模式,上面的一切都是虚的。至于怎么盈利,大家有什么好的想法?”贺正诚主持了谷歌的会议,充当着临时CEO的职位。
  “搜索是互联网的一种基本需要,就像空气和水一样,空气不可能收钱,但是水可以,难道我们也实行搜索付费,毕竟我们的搜索结果最准确,速度最快。”谷歌的程序猿比尔德·格林
  “如果付费搜索,那么我们很难打开市场,就算有人愿意付费,但是付费这个行为本身就很复杂。
  现在市场上有那么多免费产品,我们还没有发展起来可能已经失败了。”
  “我们是一个大众话的产品,就算要付费也要有足够的用户规模以后。”福斯特
  “嗯,如果我们的用户超过一亿,那么十分之一的人成为我们的会员,就有一千万的用户,全球六十亿用户,或许可以有几亿的会员,也是一个不错的生意。”贺正诚
  “那么我们要认为干预搜索结果吗,这和我们最初的坚持不一样。”布林
  “没错,这个方法不行,如果我们现在开始干预搜索结果,那么人们以后要怎么才会信任我们?”贺正诚
  “难道卖广告,我们的首页没有那么多内容,如果卖首页广告,这个价值肯定比一般的互联网广告费要高。”比尔德·格林
  “学俱乐部卖胸前广告?那么我们是一家搜索公司还是一家广告公司,而且过一段时间换一个客户……”布林
  “要不还是算了,我们暂时搁置这个问题,先让我们成为搜索领域的NO.1。”佩奇
  “我也觉得不要太早思考盈利的问题。”比尔德·格林
  “是啊,只要我们的搜索技术足够好,我们至少可以为其他大型互联网企业提供搜索技术服务。”福斯特
  “这个靠谱,我们和雅虎酋长关系不错,我还认识eBay的创始人,到时候可以联系!”贺正诚,杨志远和费罗都认识佩奇和布林,甚至在他们的创业阶段还鼓励过这两个人。
  所以不要以为这两个博士生没有资源,他们还得到了贝佐斯的私人投资。在硅谷,他们认识的大人物不比贺正诚少。
  那些想要要低价入股谷歌的想法,只不过是不自量力的妄想。
  “那我们现在就这么决定了,先提升谷歌的搜索技术,然后再考虑盈利问题。”佩奇
  “那么我们进入下一个话题,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管理模式,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成为大家事业上的合作伙伴。”贺正诚
  “我们现在就挺好的,自由自在,大家都能专心做自己的事情。”比尔德·格林
  “大家也许不了解现在的互联网公司,开始的时候可能是创业者说了算,但随着融资、上市,主导企业的变成了外行,甚至没有任何行业背景的传统企业负责人主宰了互联网。
  我不是说他们不优秀,但是他们那些中老年人现在真的能够理解互联网吗?
  这不是智商的问题,而是思维方式的问题,也许互联网普及后,我们也会很难理解在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新一代。
  互联网要有独特的思维,在传统行业里越优秀的人越难理解互联网。”贺正诚
  “没错,我听说巴菲特就没有投资过互联网企业,好像是不认可互联网企业的价值。”比尔德·格林
  “我认为创新应该是我们和传统企业最大的区别,大家有没有发现,现在一家默默无闻的企业,一夜之间突然成名的例子有很多,每一家企业都有各自的创新。但是前几年的创新到现在居然有些落后了,比如说网景浏览器。”
  “没错,现在的网景浏览器居然比IE还要差。”布林
  “但是网景浏览器比它刚刚发布时要优秀很多,这一点大家应该认可吧。
  可见互联网企业对创新的要求要超出那些传统企业很多倍,没有技术创新的企业也许会很难生存。”贺正诚
  “有道理,网络技术日新月异,我们都要不断学习,别说其他人了。”佩奇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达成一个共识,创新是我们的根本,谷歌必须一直保持自己的创新能力。”贺正诚
  “我同意,互联网企业必须不断创新!”
  “我也同意!”
  “好了,既然大家同意,那么应该理解创新和学习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我们要成为一家学习型企业,不管是我们的管理模式,还是组织架构,都需要根据企业的变化而变化,其核心思想就是公司的管理不能破坏公司的创新力,不能让谷歌作恶。”贺正诚
  层层推进之下,贺正诚确立了在谷歌建立一个学习型组织的目标。
  不管什么管理模式,都有各自的优点和缺点,对企业来说,确定管理的目的是第一位的,不像大夏有些企业家,沉迷在管理中,把手段变成目的。
  管理学大师彼得圣吉的《第五项修炼》堪称经典,他融合了东西方智慧的精华,强调以整体的、系统的眼光来看待世界和解决问题,寻找隐藏于事物发展变化表象背后的真实本原和根本解决之道。
  他的理念强不强,用一个非常直观的办法可以证明,随便搜索一下学习型组织,学习型社会就可以知道,大师是真的大师,不是江西的那种汽功大师。
  接下来一段时间,贺正诚一直在为谷歌服务,并且着手构建一个扁平化管理模式,建设一个学习型组织。
  “为什么要做这些无用功?因为一个公司最终的成就和他一开始的基因有直接关系。我们现在浪费一分钟可以为未来节省一小时。
  如果我们未来的员工规模超过一千人,你说能够节省多少时间?以后新的投资人进来,没有企业文化的谷歌还不是任人摆布的玩偶!”贺正诚强烈的反驳了管理无效论者,要是《第五项修炼》没用,我以后怎么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