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150章 李召基

  贺正诚首先见到的是李召基,不仅因为他钱多,还因为他是香江顺德商会的会长,更因为他最先答应了见面。
  前不久,福布斯全球富豪版推出了,李嘉诚身家113亿美元位居全球第20名。李召基以86亿美元身家排在全球第28名,贺正诚45亿美元身家,排在全球第85名。
  当然,这其中郑裕铜家族没有出现,主要是周大福没有上市,所以身家偏低。小草人的身家和他相差无几,以43亿美元排到了全球第98名。
  施鸿文大概排到了全球200多名。
  “四叔,你好!”贺正诚恭谨的问好,没什么,礼貌而已。
  “你好,后生仔。”李召基
  “这次冒昧来访,是希望得到您的帮助。”贺正诚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能帮的我尽量帮,你是我们香江人的骄傲。”李召基
  “这是我的目标!
  四叔,我还年轻,接下来我说的话,如果有什么说错了,请不要介意。”贺正诚
  “你说,我都这把年纪了,还不至于为了一点小事就和你发生矛盾!”李召基
  “我也是在香江长大了,如果不是因为亚洲金融危机和梅国的互联网泡沫,我几乎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
  在金融危机之前的我是看不到希望的,最多也就是想找一份好工作,和我一样,大多数普通的香江年轻人其实都是看不到希望的。
  我说的希望是一个普通人经过奋斗能够成长为富豪,特首,或者至少能够享受有尊严的生活,而不是为了还房贷成为房奴。
  但是香江的地产商几乎垄断了香江几乎所有的机会,除非有人像我一样,获得逆天的运气,否则根本不可能打破社会阶层的限制。
  这其中四叔,李半城这样的超级地产商应该付主要的责任,高昂的房价和房租成本垄断限制了香江社会的活力。而香江又没有像硅谷一样有整个梅国的支持。”贺正诚
  “如果香江有大陆的支持呢?”李召基
  “这就是把责任推卸给他人,大陆凭什么要为我们负责?香江给大陆交税了吗?”贺正诚
  “我说这些不是想责怪你们,也许未来的我也会重复你们的道路,但现在我想尝试一下,想看看香江是不是有别的可能……”贺正诚
  “你想做什么?”李召基笑了
  “我认为未来的世界是知识经济的世界,虽然纳斯达克的互联网企业包括我的Overture还有不少泡沫,但互联网的未来却不会因为这些泡沫而破灭。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知识经济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正在改变整个世界。
  我认为香江的未来也要依靠知识经济,也就是那些高附加值的产业。比如说文化娱乐,时尚创意,互联网高科技,社会慈善组织,充分利用香江的人才优势,而不是垄断地产。”
  “想法不错,你准备怎么做?”李召基
  “其实我已经在做了,和香江科技大学的几个教授合作成立了一家芯片设计企业。让我在硅谷收购的一家高科技企业把总部放到香江。Overture也会加大在香江的投入。
  投资亚视,收购寰亚电影,现在与扶桑的宫崎骏合作开发一部动画片,还承诺了至少会投入10亿发展寰亚集团。我希望能够让香江的娱乐产业至少不会消亡。
  未来等我的资本雄厚了,再加大投资。我认为娱乐可以麻醉一个人的思想,就算在现实中看不到希望,也至少可以在电视电影中看到。
  另外就是我今天过来的原因,我希望收购德永佳旗下的班尼路,这是一家休闲服装连锁零售品牌。
  我收购之后,准备将这家企业进行信息化改造,也就是把他们每一家门店的货物都输入互联网,我可以在全球任意一个角落看到每一家门店的销售情况。根据不同门店的销售情况进行配货……”贺正诚侃侃而谈
  “你这么做的成本如何?”李召基
  “不知道,应该会很大,不仅是硬件投入,还有员工培训,包括ERP软件的采购……
  我至少会投入5亿到信息化改造中……”贺正诚
  “你的实力有些出人意料?”李召基
  “目前可以自由调动的大概是50亿港币,是我在山海资本的分红……”贺正诚
  “你把连想的股份都给卖了?”李召基
  “这个你也知道?付出了一点代价,汇丰银行包销了我那3.2亿股连想股份。”贺正诚
  “这么说你不看好连想的未来?”李召基
  “不好说,连想的刘先生更像是一个商人,我喜欢和企业家合作。”贺正诚
  “那么我呢?”李召基
  “我不知道香江现在有成功的企业家,我认为企业家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而不是掠夺者。”贺正诚
  “哈哈哈……你这么说就不怕我生气?”李召基
  “有些害怕,但我既然是求你帮忙,自然不会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我还在学习中,或许现在的认识不一定正确,所以愿意和四叔这样的成功者分享一下我真实的想法,也希望得到四叔的指点。”贺正诚嘴上说着害怕,其实不以为然。十年之后,你们就知道什么是天才了!
  “你叫我一声四叔,我也不对你隐瞒什么,我从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想过要垄断香江的市场经济,也没有想过要阻止年轻人成长……
  我的每一个决策都是从企业自身考虑,但不知道为什么,香江到了今天这样……
  你的想法我不能说错,但是在我的立场很难说你的观点正确。房价房租再高,港府如果要扶持新产业,有足够多的资源,资金和政策。让香江明天更好,这不是我们企业应有的责任,是港府的责任……”李召基
  李召基的说法也不算错,港府2019年财政收入超过6000亿,财政余额多的时候一年超过1000亿,更不用说香江还有大片的土地没有开发。完全可以建大量的公屋,满足中低收入群体的住房无需求,可惜没有人这么做!
  拥有这么多钱却不做事,港服的责任有多大?把香江乱相,把地产地租价格高涨的原因完全归咎于地产商,真的有些不厚道。
  “我听说家乐福进入香江市场,百佳惠康威胁供应商不得供货,在长石的物业也不许家乐福的送货车通行和停留,这不是垄断是什么……”贺正诚
  “我不会做这种事……”李召基没有继续解释
  “抱歉,其实我只想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贺正诚
  “我帮你约潘斌则见一面,你自己说服他……”李召基
  “谢谢,只是我并不知道该怎么给班尼路定价……”贺正诚
  “你……这个无奈……”李召基怒急反笑
  “呃……”贺正诚懵逼了,肿么了?
  “算了算了,不会让他坑你的。”李召基也反应过来,他有些过激了。
  “谢谢四叔……我能不能增持中华煤气股份到百分之5?”
  “随你吧……”李召基摆摆手,示意他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