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14章 考验

  “咚咚!”贺正诚敲响了晁杨家的房门。
  “你来了!”给他开门的是计嘉胜
  “是啊!”贺正诚微笑着说
  “谢谢你的手机,还给你,我自己买了一个!”
  “进来吧!”计嘉胜接过手机没有多说
  贺正诚走进房间,之间客厅里已经有四个人了,加上计嘉胜,一共六个人,其中那个微胖的女人,他似乎有些眼熟。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我说天才,诚仔贺正诚!”计嘉胜饱含着热情说
  “大家好,我是贺正诚,不过确实有一点能力,但称不上是天才,比如说我就不知道怎么炒股。”贺正诚,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在这等他是为了什么,都是做什么的,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想来应该都是从事金融证券方面工作,至少是懂行的。不管和他有什么关系,尽量避免出丑就是了!
  “那好,这是徐欣,做直接投资工作
  这是于德辉,他在的项目,风控很好,可惜……
  这是吕郎,是一个出色的金融分析师”计嘉胜带着贺正诚和这三个人一一握手。
  “徐欣?今日资本的娃娃脸,东哥人生中最重要的女人之一。
  据说这个人还投资了网意!未来大夏风投江湖中的重要一极。”贺正诚没有思考太久,很快就回想起这个女人的简历,果然不是一般人。
  “邀请你过来,我们主要还是想听你聊聊香江的今天和明天!”计嘉胜开口
  “胜哥是看准了我只会吹牛,在我看来香江有没有未来,最终的决定权不在自己,而在大夏国朝廷……
  大夏国的外汇储备全球第二,香江外汇储备全球第五,只要大陆愿意,香江面对索罗斯的冲击,几乎没有失败的可能。
  问题就在于大陆到底有多大的意愿保护香江,愿意承受多大的代价保护香江。
  如果我是金管局,先诱敌深入,把香江金融市场的泡沫挤掉,把一切问题归咎于索罗斯等国际资本,然后顺应民意,做出改革。
  没必要把注意力放在房地产,学习新家坡,保护本地居民有房住,建立基本的社会保障体系。然后大力发展文化娱乐产业,旅游产业,大力扶持以互联网高科技为代表新经济,实现香江的经济产业转型。
  如果香江ZF的魄力和能力不足,没有扶持起金融地产贸易旅游之外的支柱行业,那么几乎可以看到未来二十年之后的香江一定会出现的某些情况,
  比如说基尼系数必然会超过0.5,也就是说香江社会可能变得不稳定……
  说到底,还是因为香江缺少创新能力,而且因为没有社会保障制度,不能做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为生活所困的年轻人大多没有敢为天下先的勇气,没有兼济天下的……”
  “你不是年轻人吗?”于德辉
  “我!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贺正诚差一点破功,老子吹牛怎么啦!
  “什么意思?”计嘉胜
  “歌词中的一句!”贺正诚
  “什么歌,我怎么没有听过。”吕朗
  “没听过?”贺正诚听了一惊,不应该啊,这可是哥哥张果融的歌,以他的知名度,怎么会?哦,对了……
  “还没有发表吧!”贺正诚
  “你会唱吗?”徐欣
  “当然!”贺正诚
  “能唱一个吗?”徐欣
  “有吉他吗?”贺正诚无所谓,他记忆比较深的是冯拱说的,花晨宇唱的版本,《我》这首歌他虽然不记得可这首歌是张果融哪一年(2000年7月)发行的,但想来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
  再说了,就算出了乱子他也不在乎,反正他也没想过当文抄公,也不会给自己整才子人设。
  晁杨很快给他送来一把吉他,第一次唱,不是很熟练,而且想表达的也不是张果融那样的感情,而是类似: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慷慨,结果表现出来的效果并不能让人满意。
  “啪啪啪!!!”晁杨等人拍手,什么叫场面功夫,这就是!
  “谢谢!”贺正诚,他可不会主动承认自己不行。
  “我算是看出来了,诚仔果然与众不同!他身上有一种我们缺少的使命感。”徐欣
  “使命感又不能当饭吃!”晁杨
  “当然不能,不过这可以让他观察事物的角度和我们有本质的区别,这世上有许多东西我们这样的人是无论如何都很难考虑到,但对他来说就像本能一样。”吕朗
  就像大夏国开国总理一样,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也许现在很多人认为这是一句假话套话,但对伟人来说,这是他发自内心的声音。
  大夏国未来二十年的社会发展太快,物质文明极度丰富,精神文化建设却没有跟上,或者说开国以来就侧重于破坏,忽视了重建。以至于“向羸峰学习”多做好人好事,都有许多人质疑。
  我们可以承认自身的渺小,但也不要否认他人的伟大。
  贺正诚或许是被宅男段超的某种特制带偏了,一般来说,很多宅男都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化身愤青,飞扬文字,粪土天下,真要自己做道德楷模,十有八九会选择逃避。
  毕竟只有三千成管可收复不了扶桑和东岛。
  “不过我们要做的是投资,需要在半年以内的时间里就要看到效果,我不知道该怎么用他的理论指导实践。”吕朗
  贺正诚不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吕朗话里的意思还是可以理解一二。
  “你认为我说的这些没有多少实际意义?”贺正诚
  “我可没有这么说!”吕朗嘴上这么说,但脸上的神色出卖了他。
  “我也觉得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我想让没有意义的事情变得有意义,而且愿意为此付出代价。”贺正诚正色说
  “你想做什么?”徐欣饶有兴趣的问
  “我现在最想的就是赚钱,用最快的速度赚最多的钱!”贺正诚非常认真的说
  “这不止你一个人想!”晁杨直接怼了上去
  “所以我判断:恒生指数一个月之内会跌破7000点!”
  “这个不难判断,有很多人都可以做到!”吕朗
  恒指在6月份的时候最低下跌到了7290点,贺正诚说恒指会跌破7000点,这个确实不难,难的是确定时间节点。
  打个比方,每个人都可以做一个几乎百分百准确的预测,说全球任何一个地方的,任何一个人最终都会死。
  没有限定一个合理时间的这种预测,其实都和放屁一样。
  “我判断:一个月内恒指不会跌破6500点!”贺正诚
  “……”吕朗脸色变幻了数次,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年轻人犯错,上.帝都会原谅,但你总不能送他去见上.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