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145章 财务投资

  手握巨资,存在银行吃利息,这是最愚蠢的做法,贺正诚当然不至于如此。
  事实上,他会香江之前就安排他的私人银行顾问收集一些知名的传统企业资料。在他回到硅谷后就着手把手中的钱全都花出去。
  然后看到了媒体人对巴菲特的冷嘲热讽,还有正在持续下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自然也就记起这个传奇的投资家。于是让高盛的人放手收购,不管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A股还是B股都可以。
  结果价值5万美元一股的A股每天成交量只有500股,价值1500美元一股的B股,每天成交量也就几万股。这让他怎么收购,只有走线机构路线。
  还好是高盛,还好巴菲特这时候受到了许多的质疑,高盛的团队帮他在1600美元一股的价格买进了10万股,耗资1.6亿美元。虽然它的最低股价低于1400美元,但买不到也没有办法是吧!
  可是贺正诚有多少钱呢?算一算吧,很简单的。他在纳斯达克股市套现了3.9亿美元,香江套现连想股份赚了1.28亿美元,扶桑套现软银赚了1.5亿美元。还有之前买的期权合约,他也赚到了1亿美元,加起来总共是7.68亿美元。
  这么多钱给寰亚娱乐留了1亿港币,给方舟科技留了1500万美元,加起来也就是大约2800万美元。再去掉投资伯克希尔哈撒韦的1.6亿美元,他还剩下5.8亿美元。
  “你有什么建议?”贺正诚问他的顾问
  “既然是投资传统行业,那么最好是抗风险能力强的,比如说医药股,这其中有强生,辉瑞,默克制药……”本森·戴维德矜矜业业
  “哦,那就买这只股票吧。”贺正诚眼睛都眨一下
  “吉利德科学?这只股票市值太低,只有约30亿美元,虽然说成长空间很大,但抗风险能力不突出。”本森·戴维德
  废话,有没有潜力我还不知道,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是美利坚未来的国方部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是市值接近一千亿美元的医药巨头企业,被投资人誉为医药界的苹果公司。
  “没事,你就买吧,我看中他们的潜力,如果可以买到百分之9.9最好,买不到就买百分之4.9。”贺正诚
  “我还是认为强生是一家非常优秀的公司,而且股价出现了不正常的下跌,很适合这个时候投资。”本森·戴维德
  “还有耐克,呃……耐克市值不到100亿美元,似乎很不错!”贺正诚没有听他介绍,查看股票行情,买股票对他来说很简单,如果不考虑时间因素,闭着眼睛都不会亏钱。比如现在买英伟达,这家伙的股票价格上涨了8倍,市值也就20多亿美元。
  “麦当劳和百胜餐饮,可口可乐和百事公司,沃尔玛和好市多,耐克和阿迪,星巴克和雀巢,汽车公司的股票就算了,不值钱,服装品牌……”贺正诚认真考虑着衣食住行
  “霍尔先生,强生真的是一家非常优秀的企业,他们的有一个信条:首先对患者和医生负责,其次对员工负责,再其次是社会,最后才是股东。
  这与谷歌和Overture的企业文化很类似。他旗下有两百多家公司,每家公司都有非常大的自主权,我觉得你有必要了解一下强生……”本森·戴维德
  “好,非常感谢你,如果有机会我想去强生看看!”贺正诚听到强生的企业文化,顿时很感兴趣,好像在哪里听说过,难道是阿狸?
  强生真的是一家非常独特的医药公司,他们的信条被镌刻在总部正门入口的石头上,悬挂在每个会议场所里,还被用大号字贴贴在了CEO办公桌对面的墙上。
  强生公司还有“信条挑战”,有点像公司的危机演习:通过细读信条,来分析商业决策。公司每两年搞一次信条调查,员工根据业务符合信条的程度对其加以评估。
  怎么样,震撼吧!阿狸的企业文化和强生有多么类似?企业的价值观不是虚的,他可以体现到公司的各种决策。这也是马小云多次强调的“借假修真”。
  于是贺正诚在72美元的价格购买了150万股强生公司的股票,吉利德科学的股票收集有些困难。刚刚谈妥70美元收购200万股,吉利德的股价马上就下跌了。
  然后是百胜和耐克,其他公司都被本森·戴维德否决了,贺正诚听着很有道理,也就同意了。耐克经过一**跌,高盛出手在二级市场上收购了500万股,均价约32美元。百胜的市值不高,按照1.48亿股,不到30美元的股价计算,只有44亿美元。高盛出面协调帮他在30美元购入了300万股,大约占百胜公司百分之2的股份。哦,百胜就是肯德基的母公司。
  这些股票的收购将耗费了他5亿美元资金。
  还有8000万美元,怎么办?
  “当然是做空,在纳斯达克指数5000以上做空,为我就不信它还能上涨,还可以对冲一下我买的股票。”贺正诚
  “对冲不是这么做的。”本森·戴维德
  “你别管,我就是不看好纳斯达克还能上涨。”贺正诚
  “那好吧!”本森·戴维德,现在纳斯达克100指数期货的交易量创下了新高,那些为了对冲风险,或者直接是为了做空投机的人有许多,贺正诚的做法并不出奇。只不过他作为一家知名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却做空纳斯达克,有些不妥。
  贺正诚与本森·戴维德协商好,5000万美元是他能够接受的最大亏损。
  亏损当然不会有,他们在4600~4800点之间做空了500手股指期货,用了大约2500万美元保证金。
  到Overture成功融资之后没有多久,纳斯达克100指数期货就下跌了1000点,等到他在五月份止盈,最终赚了1500点,也就是7500万美元。
  “做期货太不赚钱了,还不如炒股。”贺正诚看到最终的盈利有些不满。
  “……”本森·戴维德对贺正诚的无耻有些抵抗了,两个月的时间赚了3倍利润,居然还嫌弃太少了。
  好吧,他们一个认为自己投入了8000万美元,一个认为只投入了2500万美元的保证金。不过最后贺正诚给了本森·戴维德100万美元奖励,也算弥补了戴维德的小小不满。
  唯一可惜的是吉利德科技,他进场太早了,股价在四月份下跌到42美元,这时候他想把自己的持股比例提高到百分之9.9,但没有人卖,最后他只好在二级市场耗资950万美元收购了21万手,让自己的持股比例无限接近了百分之5。
  然后吉利德的管理层约见了他。
  “你为什么要购买吉利德的股份?”迈克尔·奥丹
  “我觉得你们的团队很优秀,公司的成长空间很大,只想做财务投资。”贺正诚
  他真的是想做财务投资,何必这么警惕……
  大家都是做风投出身的,老乡何必为难老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