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36章 演唱会 中

  8月15日下午,山海资本几个人已经衣冠楚楚,精神抖擞的出现在红磡体育场。贺正诚的两个小伙伴也来了,大家就自由行动。
  贺正诚带着两个小伙伴来到后台和咯咯见面,他说要介绍一些朋友给他认识。
  “你们可别丢人,见到咯咯等人不吵着要签名!”贺正诚
  “知道了,你以为我不要面子啊!”利明远不满的说
  “好吧!我相信你!”贺正诚
  路上经过一些障碍,他们三人还是相对顺利的来到后台,见到了咯咯,梅颜坊等人。
  “咯咯,我来了!”贺正诚自觉很自然的打招呼
  “咯咯,我太喜欢你!”贺正诚话音刚落,身边一个身影就飞快的蹿了出去,然后他看到施鸿文一脸震惊的表情。
  “梅颜坊小姐,我是你粉丝!”噌的一下,施鸿文也不见了
  “啊吖!——”贺正诚以手抚额,长叹一声,人的节操到哪去了,不是说好了不追星吗?
  “哈哈,诚仔过来一下!”咯咯签完名,招呼贺正诚过去,然后认识了他在娱乐圈的一些朋友。
  “咯咯,今天精神不错!”贺正诚
  “是啊,等下要表演,我总要准备好。”一边说着,然后拉着他走到一边。
  “那件事对你没什么影响吧?”咯咯有些小紧张
  “什么事?我最近很忙。”贺正诚
  “有娱乐记者采访我几次,问我和你的关系!”咯咯
  “我们不就是普通朋友吗?我喜欢咯咯,卖歌给你!”贺正诚纳闷了,这有什么?
  “你知道我的性取向吗?”咯咯张果融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这是你个人的选择,是心理的选择也是生理的选择,我们没资格干涉,没有资格歧视。”贺正诚
  “谢谢!”咯咯张果融看出贺正诚是真的不在乎
  当然不在乎,二十多年后的社会开明了许多,虽然他不是很待见男性同质,但对女性同质还是喜闻乐见的。
  再说了,大都市里面,什么妖魔鬼怪没有,咯咯这样是相当纯情了。
  “可是有些人胡乱形容我和你的关系,而且你几次去我那边,都被人拍照,杂志上面说了很多难堪的话。”咯咯张果融
  “哦,我一般不看娱乐杂志,这段时间很忙,没时间看。而且我现在只是一个小人物,影响不大。如果有必要,我会起诉他们的。”贺正诚
  “这些娱乐媒体就像狗皮藓,很难应付,哪怕告赢了,他们的损失也不大。”张果融
  “好像也是,要不这样,你也不要说这几首歌和我有关系,我反正不准备混娱乐圈,而且过段时间也会因为工作要离开香江一段时间,以后也会有很多时间留在大陆和欧美,他们找不到我本人就会消停些。”贺正诚
  “但还是波及到你,很抱歉。”张果融一脸难为情
  “这有什么,咯咯,你是不是太敏感了。”贺正诚好像记得咯咯在未来的某一年的某个愚人节从天而降,终结了人生。
  具体原因他没有了解,但自杀要么因为钱,要么因为情,要么就是抑郁症,呃,好像还有“被”,比如说“被”第三方自杀。算了,这和咯咯没有关系,不讨论这个。
  “是嘛?”张果融
  “咯咯是怎么给自己定位的?歌手,演员还是明星?”贺正诚认真的问张果融
  “这有什么区别吗?”张果融
  “没有区别吗?”贺正诚,他们连名字都不一样呀!
  “我认为也没有区别,都是在混娱乐圈,那么咯咯是怎么定义娱乐圈的呢?
  我是这么认为的,娱乐圈的存在就是为了娱乐大众,也是为了娱乐自己。
  说白了,就是因为这个世界很残酷,绝大多数民众每天都要为了生存拼搏努力,而且还要忍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没钱没房没车没有女朋友,人生的未来也看不到多少希望,那么怎么办?
  娱乐圈的存在就是为了缓解这些压力,这里有着最光鲜亮丽的舞台,也有着最肮脏龌龊的存在,大家看着娱乐圈,向往着娱乐圈,却又可以肆意吐槽娱乐圈。
  它满足了大多数人对未来的某种向往。它的存在对整个社会都有着积极的作用。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娱乐新闻,都是好新闻。”贺正诚
  “你,你这种说法很有知意思,我没有想过。”张果融
  “大家站在不同的位置,看到的东西本来就不一样。其实我看咯咯自己有些矛盾。既向往舞台中央的荣耀,又不想沾惹娱乐圈的种种麻烦。”贺正诚
  “嗯,我是……”张果融
  “你不觉得这样不正常吗?这就和某些宅男睡在床上就想钱从天花板上掉下来,而且还要整整齐齐的掉下来,不想钱乱七八糟的散落在房间里,一旦天上掉下来的钱乱了,他就生闷气,气自己,气老天爷!”贺正诚刻薄的说
  “好像,好像有道理!”张果融讷讷的说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叫张果融的明星偶像,而不是你本人,你怎么想不重要,要是受不了就再也不要站在舞台中央,偶尔开开演唱会,偶尔演戏,拍电影,其他时间就离开这个是非圈。
  当然这样做的后果很明显,你的演唱会可能缺少观众,你参与的电影票房可能下降,你的报酬可能会降低,你的粉丝群体可能会失望的离开许多……
  最重要的是你以后可能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相对很轻松的赚钱了!”贺正诚
  “我!”张果融
  “我认为你以后还是去做导演吧!转型幕后的时间长了,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关注。”梅颜坊这时候走了过来
  “做导演,我也想,可是……”张果融
  “演出快要开始了,你们聊什么!”一个肥硕的身影走来
  “咯咯想当导演了!”梅颜坊轻笑着说
  “哦,是嘛,这可是好事!”申殿霞,一个重量级人物
  咯咯一直有当导演的想法,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终没有实现这个愿望,只能说这是一个遗憾。
  “这位是?”申殿霞
  “他是诚仔,一个天赋型创作者,咯咯和我今天要唱的歌就是他的作品。”梅颜坊,这么说也没有错,这几首歌,作词是贺正诚,作曲是黄站,贺正诚。
  “很高兴认识你!”申殿霞
  “我也是!”贺正诚矜持的回应
  肥肥到来,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