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24章 梅颜坊

  “你怎么就没有意见?”黄站突然问贺正诚,他和张果融讨论的热火朝天,争的不亦乐乎,没想到贺正诚居然在打盹。
  “诚仔,有什么意见尽管说!”张果融
  “什么?喔,只要你们不改歌词,方向对了,编曲随便,反正我不懂,弄砸了也是你们的问题。”贺正诚早就说了他是灵感型创作者,或者说也就是一个作词人。
  “你也懂的偷懒,睡的还香吧,年轻人晚上要节制。”黄站
  “我刚刚突然想到一首好玩的歌,似乎很适合梅颜坊小姐演唱!”贺正诚自然不好意思说他无聊的想睡觉。
  “什么,你又有歌了?”黄站看了眼前这家伙,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有这么另类的天赋。
  “不好意思,和你们在一起,想到了许多……”贺正诚
  “没什么,我还能禁止你想什么……”黄站
  “你想到了什么歌?”张果融
  “公子向北走!”贺正诚,抖音大神真的太厉害了,普及了很多神曲,让他欲罢不能。
  “唱唱!”黄站
  “这首歌适合女声唱,我恐怕唱不唱那种味道!”
  “没关系,试试!”张果融
  “小女子不才
  未得公子青睐
  扰公子良久
  公子勿怪……
  愿你三冬暖
  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
  下雨有伞
  愿你善其身
  愿你遇良人……”
  “……”
  本来以为他们会点评一下,没想到黄站和张果融都沉默了,一时间寂静无声。
  “我把她叫过来!”张果融
  “也好,这首歌挺适合她的!”黄站
  呃???贺正诚没有恶意,只不过稍稍有些恶趣味,没想到他们这么认真……
  咯咯和梅颜坊是好朋友,虽然两人没有走到一起,但关系一直很好。
  而这首歌唱出了女子“爱而不得”的款款深情,单纯,简单而美好。但是如果以梅颜坊的人生经历来看,似乎还有着某种特别的意味。
  其实只保持单纯而美好也就够了,人生本来就已经有很多不幸了,又何必再给自己找更多不幸。
  “你这首歌完成度可以啊!”黄站
  “当然,我喜欢音乐,喜欢文学小说,只不过没有专业的学习过,阅历和人生经历不够,我写过许多歌,高水平的不多,而且其中有的写完了,有的只写了一半,但全都是没有编曲的。”贺正诚比较“坦诚”
  “为什么不找音乐公司投稿?”黄站
  “我喜欢音乐,但不想通过音乐赚钱,又不想白白的便宜别人,或者所托非人。”贺正诚
  “呵呵,有个性。”黄站
  “你现在这几首歌不收钱?”黄站
  “收钱啊,不过我想把这些钱捐给大夏国,那边发生了很大的洪涝灾害,需要我们的帮助!”贺正诚
  “……”黄站
  “你们两刚刚说什么了,怎么不说了。”张果融打电话回来,看到两人没有说话。
  “这小子想做一个圣人!我们没什么好说的。”黄站
  “哦,怎么说?”张果融
  “他这两首歌你准备给多少钱,他准备全捐给大夏国的受灾者。”黄站故意这么说,贺正诚刚刚可没有说全部捐给大夏国,虽然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贺正诚不想通过卖歌赚钱,不过是出于自傲,他短短一周就赚了以前要十年才可以赚到的钱,未来还有大把的钱可以赚,为什么要通过抄袭让自己心里不舒服。
  这就像大陆消费者,以前条件不好,不管是看电影还是听音乐,都喜欢免费的。等到工作了,生活条件好了,人生阅历足够了,能够理解为什么要支持正版影视音乐小说,也就会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开始支持正版了。
  “你怎么会有这个心思?”张果融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这么说吧,也许是今年,也许是明年,反正我肯定会去大夏国赚钱,这次捐款就像拜佛立香,为自己求个心安理得。”贺正诚
  好吧,这个理由他们难以反驳,香江烧香拜佛的现象很普遍,房地产甚至还要找风水大师堪舆。
  “你是哪家的少爷?”黄站
  “别乱猜了,我们家只有一个小酒店。”贺正诚
  ……
  几人聊着聊着,梅颜坊就到了。
  “有一首什么样的歌给我!”梅颜坊直接问张果融
  “是他写的一首歌,很不错的。”张果融
  “梅小姐,我是你的粉丝,能不能给我签一个名!”贺正诚
  “好啊!签哪儿?”梅颜坊
  “签这,签这!”贺正诚连忙拿出两个本子
  “梅小姐,这一本就写送给贺代萱,这本写送给贺正平,多谢了!”贺正诚
  “我还以为真是我粉丝呢,原来是为了别人!”梅颜坊
  “我们一家都是你粉丝。”贺正诚
  “这么说你不是我粉丝啊!”张果融
  “我看他就不是一个追星的人!”黄站
  “怎么会,你们在音乐上的成就是我怎么做都达不到的,我确实很佩服咯咯和梅小姐。”贺正诚,他这话真不是胡扯,虽然段超成长的年代,这两位传奇已经快要退出娱乐圈了,但是他们的传奇始终无人超越。
  “咯咯也帮我签上吧,我和他们说好了找咯咯签名,梅小姐不来,差点忘了。”贺正诚
  “怎么了,就找他们,嫌我太老了。”黄站
  “怎么会,狮子山下和沧海一声笑等歌是我老豆的最爱!”
  “我可不会给老头签名!”黄站笑着在本子上签下了名字
  “到底是什么歌,让你们这么推崇!”梅颜坊看到贺正诚收好签字本,问他。
  “你再唱一次吧!”黄站
  这首歌没有配乐,他也没有记下曲谱,只能清唱。不过先前已经写下了歌词,递给了梅颜坊。
  “……
  暖色浮余生
  有好人相伴
  小女子不才
  未得公子青睐
  扰公子良久
  公子
  勿怪。”
  “我突然发现,把里面的小女子换成小生一样可以!”贺正诚想要改变一下当前的氛围。
  “愿你三冬暖
  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
  下雨有伞……”
  梅颜坊柔情婉转的歌声传出,果然是无比动听,和那些需要修音的网络歌手比起来,专业的还是专业的。
  “小女子不才
  未得公子青睐
  扰公子良久
  公子
  勿怪
  公子
  勿怪
  公子
  勿怪……”
  一阵低泣,绵绵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