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94章 可敬的李光楠

  贺正诚前世也见到过这个清瘦的老年人,他依然在国内的各个场合卖力的鼓吹着国产化。
  只可惜那一次见面,他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两人没有说上话。这一次,似乎也就那样,他所有的成就也只有投资eBay最引人注目。
  刘传至和李光楠的纠纷最严重的也就是借钱给几个长期合作过的香江人,让他们用连想的资金买连想的股票。
  这个操作咋看起来很难理解,似乎其中有关联交易,但只有深入当时的背景,或许可以理解一二。这件事发生在香江连想(不是现在的连想集团)1994年2月上市时,根据连想当初的总股本6.75亿股和发行价1.33港元计算,市值不到9亿港币。这个时候的连想还不是大夏市场的老大。而且不要忘了,大夏国股市也就1992年开始……
  直到1997年北京联想资产注入上市公司香江联想,也就形成了现在的连想集团,到1999年初期也就只有50亿港币,约6亿多美元的市值,算不算什么大公司吧,它不是十年后收购了IBMPC业务的大型科技企业。
  好吧,这些因素也不说。按照香江联想6.75亿总股本计算,北京联想占股2.618亿,香江商人2.08亿,其中通过负债获得了1.93亿股,按照发行价计算是2.57亿港币。
  后来香江联想因为连续两年巨额亏损,股价跌到0.29元,香江商人所负债持股市值只有5600万。
  关键来了,注意记重点,也许有人刻意忽视,或者不想说出来。本来一直盈利的香江联想,为什么上市之后的94-95年,连续两年巨亏2.5亿港元?
  经过A股金融大鳄多番割韭菜的人或许可以理解一二。
  负债持股是有代价的,假如某些机构出面查出了什么问题,这几个香江商人要不要负责?
  难道有人以为那几个香江小商人可以控制连想公司?他们要对香江连想的亏损负责?
  企业家和工程师的思维方式根本就不在一个维度上,所以创业者最好还是学一点管理,不要被偏见所迷惑。
  好吧,确实有不少媒体说这几个商人让联想巨额亏损,更加不忿的是到了今年,连想股价上涨到接近3元,香江商人确实赚大了,赚了5~6亿元。
  可惜这些混淆视听的文章,所用数据前后截搭。要知道我们所熟知的连想集团,是1997年北京连想作价约10亿的股资产注入上市公司香江连想,到1999年的现在,国有资本持股比例接近75%。
  至于今明两年连想股价巨大的涨幅是因为什么,难道还不明显吗,不会有人认为现在的连想值1000亿港元吧?
  有时候实话可能难听,连想和华威是两个不同行业的科技企业,如果华威在PC行业坚持自主研发CPU,早就死的渣都不剩了。
  不是能力不行,而是敌人太强,太关注这个行业。华威现在遭遇的打击,也许早在十几年前就会遭遇,那时候的大夏能够和现在的大夏一样强硬吗?
  连想是有很多地方不好,但是把国内没有自主可控CPU的责任全推给它,未免太不厚道。
  要知道,同一时期还有北大方正和清华同方,他们得到的帮助并不逊色于连想。
  后来的连想就不多说了,失望归失望,但书生意气的李光楠在举报刘传至这件事上真的没有作对。将相失和,这才是连想失去技术基因主要的原因。
  贺正诚站在第三方的立场,将自己总结出来的一些东西在李光楠面前娓娓道来,让一边的马雪徵有些失神。
  “事情真的是这样?”李光楠转头看向马雪徵
  “……”马雪徵没有出声
  “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所谓的真相?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之后给连想带来的影响?从你举报开始,连想的技术积累会进步还是会倒退?”贺正诚
  “这件事不能全怪他。”马雪徵
  “算了,我们不说这件事了,很感谢李先生听我说了这么多不好听的话,再说说我来找你的目的吧。”贺正诚
  “……”
  “我想在大夏成立一家无晶圆厂的芯片设计企业,从DVD、MP3,电视等多媒体芯片开始积累经验和技术,之后进行手机芯片研发。”贺正诚
  “这很好,都是核心关键技术。”李光楠
  “看来李先生可能不理解我的意思,我们从另外一件事情说起吧,李先生知道扶桑的Tron操作系统吗?他也是一个开源框架的操作系统。您了解它为什么失败吗?”贺正诚
  “扶桑的失败不代表我们也会失败,就算会失败也要进行这样的尝试。”李光楠
  “我在硅谷听人提起过,不一定准确,你们可以找人验证。前梅国的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长Hashimoto说过:所有使用了TRON系统的企业都将失去美国市场的公平对待。
  你认为开发芯片和操作系统这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和技术问题吗?这是一个复杂的政&治问题。”贺正诚
  “你的意思是我们就没有机会呢?”李光楠
  “你这么认为吗?”贺正诚不置可否
  “贺生怎么看的?”马雪徵
  “这个问题其实不复杂,第一,不要认为自己是救世主,不要认为这个企业,股价缺少了谁就会失去希望。
  第二,不要急功近利,以为只要有足够资金,三年就能看到希望,五年就能出现希望,十年就能达到英特尔的水平。
  如果李先生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那我们就没有必要谈下去了。我希望找一个理智的行动者,而不是空谈的梦想家。”贺正诚
  “我……”李光楠似乎很生气,脸色变得通红
  “贺生能够说的更具体点吗?”马雪徵
  “大夏要拥有自主可控的芯片和操作系统这一点我坚信不疑,这不是出于经济考虑,而是出于信息安全的考虑。
  但这是整个产业链的问题,大夏在IT产业链上几乎没有任何优势,一块硬盘和内存卡都不能自己生产,要生产出和合格的量产芯片需要多久,需要多少投入?
  李先生知道台积电和英特尔这样的企业一年投入科研的资金是多少吗?不少于一百亿软妹币吧,难道你认为我们用百分之一不到的资金投入就可以追赶上他们?
  也不是不可能,他们有几万工程师,我们大夏国就动员十万工程师,李先生认为这现实吗,符合科学发展的规律吗?
  就算是最简单的操作系统,你们信不信,微软绝对会在大夏国放任盗版windows和Office的普及和推广,以此打击国产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
  敌人如此强大,我们有必要自欺欺人嘛,必须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
  “听你这么说,我们毫无希望。”马雪徵
  “要用发展的眼观看世界,看这个行业的发展。如果国家保持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可能不用十年,大夏的GDP就能超过扶桑。
  到时候一个富强的大夏,才有可能动用国家力量扶持起这个行业。”贺正诚
  “你的意思是等?”李光楠脸色缓和不少
  “唉……”贺正诚长叹一声,大有知己难寻的意思。
  “人才需要培养,市场需要培养,我们也需要从现在开始培养几支能够在市场环境中生存的队伍。”贺正诚
  “这话在理!”马雪徵
  “芯片设计是其中最需要时间积累的,也是成本和投入相对较小的,我想在香江和鹏城设立两个研发中心,用10年时间培养出一支超过1万人的芯片团队。”贺正诚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李光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