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23章 不文沾

  “我怎么感觉自己想当救世主?”贺正诚在迷迷糊糊中睡着了。
  不过长久养成的自律习惯,让他第二天准时醒来了,真好!
  这要是哪个宅男,准是睡觉睡到自然醒,这样的生活好是好,可哪有半点奋斗精神。
  奋斗不就是为了有机会996吗?某个大人物信誓旦旦的说过这是福报!这是福报!!!
  “救世主……”贺正诚摇摇头,无奈的叹气,他现在就算什么都不做,香江金融市场也不会有问题。
  但他又害怕,自己泄露了这么多,万一前世香江脱险是因为巧合,他现在会不会打破这个巧合?还是说,香江金融市场拖延的时间越长,我们战胜国际资本的机会越大?他毕竟不是专业的,凭借着直觉还有一些乱七八糟地方看到的阴谋论指点,哪怕有了许多的信息支持,现在也难保证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不想这些了,以后尽量少改变历史,谁知道没有马小云的阿里会变成什么样,没有小马哥的企鹅能不能壮大。
  万一这两家公司都没有了,以后还怎么骂罗宾李不争气。”贺正诚挺坦诚的,华夏互联网三座大山,最没有道德底线的就是……
  “我今天约了咯咯张果融,你要他的签名吗?”贺正诚早餐的时候问贺代萱
  “真的,你有机会见到咯咯?”贺代萱激动的说
  “嗯,刚认识不久,还不是很熟。”贺正诚
  “你怎么认识的?”贺代萱
  “我为了泡妞,在酒吧唱了一首歌,正好被咯咯听到了!”
  “哇,你太幸运了。一定要给我要一个签名,一定要!”贺代萱激动的说,香江毕竟有几百万人,遇见明星得到签名的机会并不是每个人都有。
  “我也要签名!”贺正平
  “男孩子,追什么星,好好考上大学。”贺正诚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贺正平,一天到晚不做正事,以后的生存压力那么大,追星这种事情,还是留在梦里吧!
  “不就是一个签名吗,你有必要吗?”贺正平显然不服气
  “看情况吧,你要是考上好大学,我带你去认识咯咯。”贺正诚打着空头支票,作为一个未来的企业大佬,给自己的下属打鸡血,打空头支票,这是最常规的操作。
  “细妹,你要咯咯写一句什么话给你!”贺正诚继续问贺代萱,两个人明显的差别对待。妹妹就算没有他期待中的可爱,但也是妹妹啊,有总比没有强。
  “我要好好想想,还可以定制,真是太棒了!”贺代萱
  “你这太不公平了!”贺正平
  “我又不叫贺正平,以后你公平一点就好了!”贺正诚
  “你!”一句话把他弟弟噎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别这么欺负平仔!”谭瑛瑶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激励他要上进吗!”贺正诚
  几个人说说笑笑,开心的吃完一个早餐。
  搭乘地铁来到咯咯的工作室,早已经接到电话的咯咯正在等他。
  “诚仔,你这首歌我很喜欢,昨天和黄站说了,他等下也会过来。”张果融出门迎接
  “好!”贺正诚当然知道黄站的大名,他那首《沧海一声笑》被吹成古风的巅峰之作,没有人能超越。
  他虽然也喜欢这首歌,认为这首歌很经典,但从来没有循环播放过。
  好歌是好歌,但我有自己的爱好,随你们怎么吹,我就是不喜欢
  黄站编曲的《悟空》,好像很有意思,还好这家伙年纪大了,要不然贺正诚肯定不会喜欢他。
  同性相斥,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黄站烟酒女人不离身,嘴无遮拦(曾经做节目时看着零青霞说女人的耳朵和**一样),而贺正诚有着宅男的温柔多情,两人的区别或许一个是真小人,一个是伪君子;一个活的洒脱,一个活的辛苦,根本不是一类人。
  特别是贺正诚,他有了最大的依仗,现在有些无法无天,慢王侯,蔑公卿,哪会在乎一个真小人“不文霑”!
  “诚仔,你这首歌的词写的太好了,不过我的理解和你不一样,我是这样认为的……”张果融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厉害!很有道理。”贺正诚时不时的点头,竖起大拇指,表示赞赏!
  “而且你融入戏曲唱腔,太让人震撼了,黄站把传统音乐融入到流行乐中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你把唱腔融合进来,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张果融
  “喔!”贺正诚,他对音乐史没有兴趣,鬼知道古风唱腔是什么时候怎么出来的。
  他们两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个兴奋,一个有些无聊。
  他只是音乐爱好者而已,也就闲着没事自娱自乐,哪有兴趣专研高深理论。
  就算是自己作词作曲,也就学着写左手划一个圆,右手画一个圈这样的歌曲,谱曲就更容易了,直接从远古歌手那里扒过来。
  比如最常用的曲子就是出自号称养活了半个华语乐坛的中岛美雪。
  “下次坚决不能在专业人士面前装逼!”贺正诚
  他们两人在这里倒是无忧无虑,可张果融忘了自己是个公众人物,贺正诚进门的时候已经被狗仔盯上了,那些擅长捕风捉影的狗仔也不知准备编写什么故事。
  “咯咯,我来了!”两人聊了许久终于等到了黄站
  “这里一个帅哥!”黄站
  贺正诚之前也就是五官端正,十分耐看,后来融合了段超的记忆,不知不觉培养了一种脱俗的气质。
  他们两一个是阳光灿烂的运动男孩,一个是啃老的矮穷矬宅男。一个是受资资本主义四象侵蚀的腐朽青年,一个是在杜·会主义阳光照耀下成长起来的接班人。
  一种复杂矛盾而又积极健康、勃向上的气质正在形成。
  被打趣了他也不在意,反正如果这个老不修敢动手动脚,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想到这人和咯咯当众玩亲亲,就感到十分不自在。
  聊了几句,就进入正题,没想到之前还言笑晏晏的黄站,一旦做下来工作,立马变了一个样。
  “幻世当空,恩怨休怀,
  舍悟离迷,六尘不改;
  且怒且悲且狂哉,
  是人是鬼是妖怪……”
  贺正诚的吉他水平还可以,唱功虽然不出色,但也可以很好的展现《悟空》的特色。
  “你这首歌不是完成了吗?”黄站看着自弹自唱的贺正诚
  “但是感觉有些不对,我想要钢琴、架子鼓配上长笛、二胡等传统乐器,还有戏曲唱腔,我不是很懂,但又需要那种感觉。”贺正诚,他没有学过戏曲,只能模仿,而且还是直接模仿戴·荃,效果自然不是很好。
  “嗯!不错……”黄站
  “是啊,我当时也没想到,歌曲还可以这么唱!”张果融
  只有贺正诚时不时的懵逼,听不懂他们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