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78章 关键字广告

  还好贺正诚到了梅国之后重新办了电话卡,否则很可能因为欠费让他失去和外界的联络。
  一个晚上,两人通过电话不断沟通,修改文字和方案,不是追求尽善尽美,而是要做到逻辑自恰。
  更是为了让她深入认识这个方案的优越性,不要到时候面对质疑没有自己的想法。
  这一次的意外让贺正诚真的慌了,以至于不得不用熬夜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说实话,事情已经发生了,急也没有用,当然,当老板的肯定喜欢有熬夜解决问题态度的员工,这不是能力问题是态度问题。
  没有企业天生就是主角,也许上市之后的谷歌,或者说开发并推广了安卓系统的谷歌才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还在襁褓中的谷歌,真不是什么不可战胜的企业,贺正诚已经有些后悔投资了谷歌,还不如等他上市之后多买些谷歌股票。
  还记得谷歌上市的市值大约在200亿美元左右,很多年以后已经有了一万亿美元的市值。
  不管从哪方面说,不到20年时间获得50倍的收益,这都算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投资。
  万一谷歌破产了?
  哦,这就是300万美元,可以亏的起。没事,支持投资很正确!
  让谷歌的未来陷入到不确定性中,贺正诚还是有些慌,不是这次为了他那300万美元,而是因为无法预知的未来。
  陪着林之灵做了一晚上的PPT,终于在天亮之后,大约七八点的样子,他收到了Email。
  贺正诚最后一次查看,确认没有问题,稍作修改,发给了佩奇和布林,然后急冲冲的赶到公司,安排好工作之后,去了谷歌。
  “克里斯多夫,你的那封邮件怎么回事?”佩奇看到赶过来的贺正诚,连忙问。
  “你先让我冷静一下!”贺正诚,然后三人来到了一个办公室。
  “我昨天收到一个消息,让我吓了一跳,山海资本在寻找投资标的的时候发现有一家搜索企业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商业模式,而且这套模式和我一个朋友之前和我说过的有些相似。
  我听了汇报之后,又上网查了一下,这种商业模式结合我朋友说的,确实有可能成为我们最主要的盈利模式。
  不敢耽误时间,和我朋友熬夜赶了这份方案出来。
  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这家搜索公司,也就是goto到底有没有申请专利,如果他们申请了专利,我们能不能绕过去。
  如果没有,我们能不能提前申请。”贺正诚说了几分钟,终于把问题讲清楚了。
  “你的方案是在搜索结果右侧推出广告,我们采取两种模式收取广告费,其中一种是千次展示费,另外一种是按点击付费。这其中的核心是关键词!”佩奇
  “没错,我听你们说过,现在搜索引擎只能识别单词、短语,短时间内还做不到让搜索引擎理解一句稍长的话。
  所以网络用户每一次搜索,其实都是通过一个个关键词进行的匹配,那么反过来,我们不就可以将其中一些有价值的关键词售卖给有需要的客户?”
  “广告,右侧广告。”布林
  “难道我们真的一定要添加广告?”佩奇
  “这个有什么好犹豫的?不盈利的公司能够坚持多久?只有盈利的企业才能够长期生存下去,才能为更多的用户提供我们的服务。才能够想办法尝试一些异想天开的设想。
  比如,我们能不能自己创办一个火箭发射公司,争取有一天可以自由自在的遨游太空?我们能不能移民火星?”贺正诚
  “我不是拒绝广告,只是当心广告的出现会影响用户体验,现在的搜索引擎企业这么多,竞争很激烈,我们如果战胜不了对手,就算找到盈利模式也没有用。”布林
  硅谷现在有最少有十几家叫的上名字的搜索引擎企业,那些叫不上名字的更多。当然,大家印象中谷歌和白度这种搜索引擎公司或许不多。毕竟这个年代,网页上的色彩都没有以后丰富。
  “广告可以不急着推出,但是专利技术必须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且我们可以分区域做AB测试,观察广告的效果和对用户体验的影响。
  还要设计出让客户可以根据需要自由选择投放区域的关键字广告系统。”贺正诚
  “我觉的可以尝试,这是我看到最符合我们发展的盈利模式设想。”佩奇
  “我不是说这种模式不行……”布林
  “对了,你那个朋友了,怎么没有过来。”佩奇
  “她还在多伦多睡觉!”贺正诚
  “她!你说是她?”佩奇
  “没错,就是上次给我们画Logo的那个朋友。”贺正诚
  “你和她什么关系?”布林
  “就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在追她,应该算是追到了吧,只不过她正在多伦多深造。”贺正诚
  “她有没有兴趣加入谷歌?”佩奇
  “我劝了她几次,都没有给我肯定的答复。”贺正诚
  “你还是再劝劝吧,我觉得她很适合我们,关键词广告,这个想法简直太棒了!”布林
  “而且她设计的Logo真的很好,这样多才多艺的人是我们这里急需的人才。”佩奇
  “我再试试吧,毕竟这关系到我的生活和需要。”贺正诚
  “嘿嘿诶……”几个男人诡异的笑了,谢尔盖-布林和前女友分手了,正在追求谷歌员工苏珊-沃西基的妹妹安妮·沃西基,这个两姐妹也不简单,她们家学渊源,是斯坦福大学物理学家斯坦利·沃西基与非盈利组织“知识共享”副主·席埃丝特·沃西基之女。
  谷歌的发展还在继续,研发的事情急也没用,贺正诚并不知道如何研发。况且公司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比如想办法降低日益增长的服务器成本。
  这个时候大多数互联网公司购买服务器,然后将其安装到第三方所有的庞大仓储中心。
  这些仓储空间提供商支付电费确保服务器运行,购置空调为服务器降温,而网站所有者则根据面积支付费用。
  如果是常规的服务器,需要的空间很大,利用效率却不高。拉里佩奇正在想办法减小服务器的体积,比如去掉那些没有用的服务器开关。
  这些努力是卓有成效的,哪怕不能降低服务器的购买成本,也降低了维护成本,据后来的统计,谷歌维持一台服务器运行的成本只有早期竞争对手Inktomi的三十分之一。
  每一个成功都不是侥幸,低成本的谷歌具有更多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