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22章 围魏救赵

  在俱乐部吃了晚饭,贺正诚没有和他们一起活动,这里虽然有几个人似乎很欣赏他。
  但哪怕是宅男也知道,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他人,这是极不负责的想法。
  证明自己,证明自己,这是他当前最紧要的事情,一个是让他的预测变成现实,一个是通过这个预测赚到第一桶金。
  “我还是先走了,明天还要和咯咯张果融一起创作一首新歌,今天需要早点休息。”贺正诚
  “你还会写歌?”
  “以前在大学成立了一直乐队,不过是闹着玩,这次突然有了灵感,正好在酒吧遇到咯咯,他很感兴趣,我也想完善这首歌。”贺正诚解释
  “什么歌?”这几个对他有兴趣的人问
  “关于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歌!”贺正诚
  “那我非常期待,你们什么时候推出市场!”
  “谁知道呢?算了,不说了,我先回去!”贺正诚故作烦恼
  “我送你吧!”徐欣
  “好啊!就是麻烦徐姐了。”贺正诚
  两人随后离开了俱乐部,一路上说说笑笑,聊起了还没有完成的歌曲,贺正诚就像一个还没有成熟的小孩在大人面前卖弄自己的玩具。
  就在要进入车库的一个岔路口,徐欣偏转了方向,停了下来。
  “你还有其他扩大长期资本管理公司亏损的办法吗?”
  “……”贺正诚有些犹豫,沉默了下来,徐欣也没有逼她
  “你可以不可以介绍一个人过来,这个人最好在华尔街有渠道,能够收集到长期资本公司的各种信息,我们可以合伙写一篇论文,论证长期资本破产的可能性和可能对灯塔国的各种影响。”贺正诚
  “好!”徐欣没有犹豫
  “长期资本公司盈利的方式主要有信用利差交易、波动***和权益类并购套利扩展。
  LTCM(长期资本公司)将逐渐升高的市场波动性和信用利差以及收紧的市场流动性视为赚取流动性溢价的好机会。
  LTCM相信,当时的高波动率和信用利差对其历史平均的偏离马上就会消失。基于这种判断,LTCM加大了非流动性建仓:做空流动性,做空信用利差,以期在诸如国债收益率升高、股市波动率减小等情况下获利。
  如果尔罗斯的危机持续下去,甚至出现违约,或者有基金大量抛售它们的固收套利仓位,逃往高质量资产。
  让现在价格原本被高估的债券价格继续上涨,价格原本被低估的债券价格继续下跌:也就是让两者的利差不仅不会缩小,反而进一步扩大。
  只要在关键的时候推一把,甚至不需要多少资金,就可以让长期资本公司无可避免的走向破产。
  “这些大部分都是我从雅虎网上那份文件上看到的,可能有人内部泄密,他们应该做了一些防范,不过有些东西是防不住的!”贺正诚想尽量撇清他在其中的影响。
  至于子虚乌有的文件,让他们去找吧。说不定还会形成某种记忆错觉,让某些人误以为真的有这份文件,甚至他也看到过,只是没有在意。
  这里如果用相对比较简单的话来解释长期资本公司的盈利模式,可以这么理解,同一种商品期货的价格在上涨,现货的价格在下跌。但客观规律是期货交割时的价格会和现货的价格趋于统一。如果期货(价格高)和现货(价格低)的价格差太大,那么就做空期货,做多现货。
  一般情况下,这么操作一定会赚钱,毕竟是同一种商品。但是市场上黑天鹅事件是难以预测,不可避免的。
  打个比方,假设现有鸡蛋期货因为主产区发生了某种特大规模的疫情,市场上现有鸡蛋可能带有病毒,市场恐慌,造成消费者不敢买不敢吃鸡蛋,那么现货价格必然降低。
  未来几个月后,鸡蛋期货因为保证安全,而且产量降低,价格必然会升高。
  但是如果按照长期资本公司的方法操作,势必会亏损的一塌糊涂。
  再次想了想自己的解释,好像越来越复杂了,哎,水平不够强行解释就这样。
  还不如直接说某个商品的“真实”价值是100元,但有时这个地方的价格高于100,有时那个地方的价格低于100。长期资本的做法是当价格高于100时就卖出去,低于100时就买回来。
  按照有效市场假说,他们这么做一点风险都没有。在某段时间内,两个地方可能同时出现大量卖出和买进的。致使长期资本管理公司通过超高杠杆的资金不够用,两个地方的价格走向两个极端。
  这种情况下,如果资金足够,继续按照长期资本公司的方法操作,只要两个地方价格回归理性,就会给公司带来巨大的利润。
  问题的关键在于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杠杆比例太高了,有50~60倍。也就是说市场让他亏1美分价差,他就得亏50~60美分。
  这种情况用诺基亚总裁的说法就是,我什么都没有做错,但最后却失败了。怪谁?怪自己实力不济,杠杆太高……
  贺正诚说完,直接转身就走,没有搭乘徐欣的车。
  回到家中,和父母打了招呼,他回到房间整理自己这些天写下来的一些带有敏感信息的资料,全部处理掉。然后为亚洲金融危机和长期资本公司的事情做一些预处理。
  说实话,贺正诚并不是十分相像他自己之前的一些观点,但是如果能够把自己的观点快速的让大众知道,至少可以让部分有影响力的人相信胜利的可能。
  这就相当于战前做总动员,给员工或士兵打鸡血,知道敌人并非不可战胜,能够坚定其胜利的信心。就像戚继光战前抛硬币给士兵信心,就像某位灯塔国的总统说的,信心比黄金更宝贵。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个世上没有谁能够把握做所有的事情,有时候可能亲身经历这些事情的人也难以总结出某件事情失败或成功的原因。
  比如说,NBA选秀,明明有更优秀,更适合某只球队的球员,可是他们的经理却偏偏选择了水货。或者说足球运动员临门一脚,明明球门前没有人,可以选择射门,却偏偏选择了传球。
  非理性的事情时有发生,这才是这个世界不确定性最大的原因。从今天看,尔罗斯和灯塔国两个国家没有爆发核战争,并不是说我们身处那个年代就可以忽视核战争的可能。
  谁知道重回过去,会不会有某个疯狂的人因为受不了巨大的压力,突然爆发……小人物引爆历史,并不是没有先例。
  说回亚洲金融危机,长期资本公司在这次危机中的亏损是必然的,这是因为大量的资金回流灯塔国,纷纷选择更加安全的金融资产而不是收益更高的金融资产,这种非理性的行为造成了长期资本公司当前策略的失败。
  哪怕尔罗斯那边不违约,这家公司的大额亏损还是难以避免,只不过对香江而言,最关键的是时间。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一点问题都没有。
  引爆长期资本公司可能破产的信息,让流向灯塔国的外国资本追逐更加安全的资产,加速长期资本公司的破产速度,让华尔街的银行收紧海外贷款,让索罗斯失去资金支持,这就是典型的围魏救赵。
  当然,如果香江放弃抵抗,或者抵抗力过于软弱,这一切都会变得毫无意义。
  华尔街资本也许可以在自身的危机爆发之前解决一切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