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7章 必胜的信念

  “互联网和电信技术的发展不是孤立的,实际上我认为互联网科技、媒体和通信应该看做一个整体,或许可以说是TMT行业,它的发展哪怕是在硅谷也就才刚刚开始,他们对整个世界的影响力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扩散。
  试想一下,未来的某一天,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和享受到同样的媒体服务。
  也就是说互联网可以最大限度的打通世界各地的信息壁垒,这会给世界经济带来多大的改变呢?”贺正诚越说越兴奋,有些在段超看来习以为常的信息,给贺正诚带来巨大的冲击。
  以前的社会,商业信息能够给商人带来巨大的财富,而人脉资源是最大的信息来源,而人脉本身很容易造成不公平。
  互联网的出现能够最大限度的消除这种不公平,套用许多淘宝店家的宣传:没有中间商,厂家直销,所以我们的商品很便宜。
  或许是不懂互联网吧,香江的金融精英们虽然会关注全世界的经济,但受限于格局,不是那么容易接受新事物的。
  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因为文化的差异,思维也有很大的差异,比如欧洲人或许很难理解华夏的大一统思想,常凯申没有能够划江而治,或许是因为大夏国大一统的思维在许多人心中已经根深蒂固,有许多人愿意为了统一而投降。
  香江没有出现过大企业家,大夏国企业家没有灯塔国那么多有责任,有道德,有胸怀,敢为天下先的企业家,有市场的原因,恐怕更多的是文化的差异,国力强盛与否,民族自信心不同带来的影响。
  说新经济没有人附和,他一个人说很没有意思,贺正诚很快就转移话题,说起了大夏国的发展。
  “大夏国的崛起是必然的,无法阻挡的。
  我的理由很简单,大夏国有着庞大的人口,完善的工业基础,教育体系和良好的集体主义习惯和纪律性。
  只要他们能够坚持改咯开放,必然会取得成功。我相信他们能够坚持改咯开放!”贺正诚
  “你说的理由和结果有必然的联系吗?”晁杨好不容易终于开口
  “嗯?”贺正诚皱了一下眉头
  “哦!忘了说亚洲金融危机,前面说了这次危机实质上起到了将这些国家的资金转移出来的作用。
  但是资金转移的目的地却不一定是灯塔国,还可以是大夏国。
  而且这些国家许多企业破产,全球产业的转移必然会向社会和金融秩序更加稳定的大夏国倾斜。
  “这次金融危机中国际游资得到了直接的经济利益,灯塔国和大夏国确实会得到间接的好处。”计嘉胜也赞成贺正诚的观点
  “大夏国就算有这么多有利条件,还是要看他们自己争不争气!大夏国根本就没有一个良好的法治基础,商业环境并不好。”晁杨
  “你的标准是什么,和谁比较?欧美日还是东南亚诸国?”贺正诚,大夏国现在是有许多的毛病,但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
  接下来,虽然主要还是贺正诚在说,但计嘉胜和晁杨开始积极的参与讨论了。
  两个业界精英能够与贺正诚讨论这么久,至少说明他的价值得到了认可。
  贺正诚拥有两个人的记忆,也在这个时候得到了一个倾诉的机会,在高质量的讨论中进一步消化了自己的记忆。
  “说了这么多,还没有讨论香江现在的局势,你不是准备参与这次战役吗,有什么想法?”晁杨
  “国际游资不是认为香江是他们的提款机吗?
  香江金融市场的局势难道不是危如累卵!”贺正诚似笑非笑的说
  “我也认为港府金管局失败的可能性很大,不过听说你要抄底,而且还人为香江不会输。”晁杨
  “香江会不会输,一个是看敌人的决心有多大,他们的目的是击垮香江经济还是为了利益。
  另外一个是看港府和大夏国保护香江金融市场的决心有多大。
  如果索罗斯愿意承受两败俱伤的后果,或者大夏国对香江并不是很在意,那我二话不说,直接去灯塔国。
  但是我相信大夏国经济沙皇的话,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的保护香江。”贺正诚
  “你对大夏国有这么大的信心?”计嘉胜
  “这不是信心的问题,我认为大夏朝廷很理智而且不愚蠢。
  大夏要想在全球资本和产业的转移中得到足够多的好处,那么短期内,至少在十年左右的时间里维持香江的繁荣和稳定是必不可少的。
  香江是国际资本和跨国企业进入大夏的桥头堡和基地,如果这里一地鸡毛,肯定会影响很多人的决定。”贺正诚
  一个城市都不能保护,还能保护一个国家吗?这是最简单的逻辑判断。
  互联网时代之后,各种脑洞之下肯定会有不同的意见。但现在嘛,有责任有担当的朝廷更受人尊重,而不是那些只计较利益得失的政治家!
  “大夏为了长远的利益也必然会保护香江的利益?”晁杨似乎被贺正诚说服了,有些动摇。
  “既然注定会失败,那索罗斯还会不会动手?”计嘉胜
  香江的实力并不弱,这个年代的大夏国是全球第二大外汇储备国,香江是全球第五大外汇储备地区。
  也就是说香江有足够多的弹药可以用于进攻防御,能够自由调配的一千亿美元胜过散兵游勇的一万亿美元。
  大夏国股票市场上庄家用相对少量的资金操作股市就可以知道,散户的资金再多,也难以战胜庄家。
  同样的道理,索罗斯们不是一个亲密的整体,而是一个利益集合体,是一群乌合之众,胜则一拥而上,勇猛无比;败则惊惶失措,狼狈逃窜。
  “肯定会!”晁杨斩钉截铁的说,贺正诚虽然知道结果,但不知道理由,难道现在的索罗斯有必胜的把握和信心?
  “一个强大的武士是不会不战而降的!”晁杨这时候充满了神圣感,不过贺正诚感觉有些二。
  也不一定,人生在世身不由己,哪怕帝王至尊也会被手下的实力裹挟做一些违背心意的事情。
  索罗斯不管是为了尊严还是被背后的势力推动,他和香江的一战或许真的是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