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84章 被约

  之灵姐姐加入了谷歌团队,这样一位东方美人很容易的接得到了众人的接纳。至于能不能真正的立足,还要看以后的成绩。
  KPCB对Overture和谷歌的投资进展推进的不是很快,双方对彼此的要求有不小的差距,相互之间的磨合很费劲。特别是贺正诚不缺钱,KPCB想要低价入股也难以实现。
  Musicplayer的出现,或许改变了很多,Overture建立了自己的论坛,收集大家的反馈,并且根据反馈进行改进。当然,有些原则问题肯定不能让,比如让盗版音乐下载变得更加容易,这在Musicplayer是绝不允许的。
  “我们不支持盗版!”这是Overture的统一回答
  这样的回答其实有些掩耳盗铃,因为MusicPlayer可以把CD音乐转换成MP3格式,然后通过软件,电子邮件,论坛分享给其他用户。一开始,这个软件只是在大学流传,很快就传到了社会,而且因为占用了巨大的带宽,让一些学校禁用了这个软件。
  市场很快就出现了一些模仿者,比如肖恩·范宁和肖恩·帕克的Napster,还有Gnutella、Napigator和Wrapster。
  这些软件或多或少都有不少改进,比如完全放开了对盗版音乐的限制,只不过MusicPlayer有着更稳定的服务,更加简洁易用,还是一个优秀的音乐播放器。
  哪怕盗版有些麻烦,还是更有吸引力,当然,最主要的是论坛的出现,让大家有更多可以讨论的地方,歌单的初级模式也出现了,只不过歌单里面的下载源容易失效,还要自行查找。
  “我们真要转型成正版音乐销售平台?”施鸿文
  “当然,这才是生意,否则就是盗版,我们不可能一直做盗版。”贺正诚
  “但是销售正版音乐,我们现在的用户可能很快会消失殆尽。”施鸿文
  “用户消失总比因为法律诉讼关门倒闭强。”贺正诚
  “你有什么计划?”施鸿文
  “我是这么想的,我们对所有的正版音乐进行加密,大家下载音乐后只能在我们的播放器上播放,当然,我们还要弄出一个授权方式,给Mp3设备生产企业授权,凡是通过我们授权的企业,可以用Musicplayer将用户下载音乐文件导入他们的播放器。”贺正诚
  “太棒了!这个方法好。”施鸿文
  “当然,就是很复杂,我们需要跟多的人手。”帕特里奇·乔治,他们的一个合伙人
  “我也赞成,既然可以方便的下载使用正版,我们没必要支持盗版。”尤尔·斯密斯
  “所以,融资是必须的,只不过他们现在不好给我们估价,我们庞大的用户群体到底值多少钱,正版化以后还会剩下多少用户。这都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贺正诚
  “而且和音乐公司谈判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施鸿文
  “你也知道?”贺正诚诧异的问
  “废话,我有那么傻吗?”施鸿文
  “那你还选择这个方向创业?我们要是做PayPal,可没有这么麻烦。”贺正诚
  “你还是忘不了你那个第三方支付,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人开发这个,肯定是市场没有需要。”施鸿文
  好吧,这个需要现阶段确实不大,但市场的发展很快,而且第三方支付本身就可以创造需求。这种事和他们也说不清,毕竟这些人没有从商家和用户的角度考虑,单纯从平台方向看,自然就得出暂时不需要的结论。
  “等我们有空了,帮你开发出来。”尤尔·斯密斯
  “算了吧,你们开发出来我一个人用。”贺正诚
  “不,我们一起用,你可以用它给我们转钱。”帕特里奇·乔治
  “……”实在太无耻了。
  他们三人没有聊多久,软件开发和改进的任务很重,资金方面有些捉襟见肘,要想做正版,首先得保证服务器吧,这么一大笔钱谁投资?
  钱还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这个创意真的要执行下去,没有能力的CEO真做不下去。而且还要强大的舆论和法律支持,我们再拿Webvan这家公司举例,这家公司在今年下半年就会上市,但他的资质并不满足上市条件,然而因为红杉,高盛等公司支持,居然还是上市了。
  风投不是那么好做的,尔罗斯风投大佬尤里·米尔纳为什么要做出那么大的让步,还不是因为他在华尔街没有足够多的资源。
  因此引入一个强大的合作者,是必不可少的,否则法律诉讼就可以让Overture完蛋。
  所以为了得到更好的生存空间,他和KPCB的纠缠还在继续。
  “有人找我,谁啊?”贺正诚接到了计嘉胜的电话,有人要约他见面
  “黄其辅,麻省理工的终身教授,LTCM合伙人。”计嘉胜
  “为什么找我,难道是因为……”贺正诚,他有些担心,是不是他的出现,让这家企业遭受了更大的损失?
  这几个月他忙着自己的事情,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TCM早就被华尔街几大投行瓜分,据说这次注入了50亿美元,好像现在已经开始大幅盈利了。
  黑天鹅始终是黑天鹅,如果撑过去,市场还是会回到正常的。只是可惜了,据说LTCM原来的股东全都出局了。
  虽然不是净身出户,但也差不了多少,反正这些人没有破产已经算是幸运了。
  还好他们没钱了,要不然还不知道会不会被买凶沙人。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他也就是想瞧瞧你这个最先发现LTCM危机的人。”计嘉胜
  “怎么找到你那里了,我不是在梅国?”贺正诚
  “他哪里知道这个,我们又没有宣传!”计嘉胜
  “哦!真要我去见他?”贺正诚
  “见一见没有坏事。”计嘉胜
  “那就去见一见吧。”贺正诚
  “过年回来吗?”计嘉胜
  “当然回来,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贺正诚
  “这边的事情比较麻烦,你回来再说吧!”计嘉胜
  “哦!”贺正诚挂断电话,这个黄其辅他一点印象都没有,看来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
  “低调,谁说的?”戴西·格林
  贺正诚打电话咨询了高盛的戴西·格林,没想到得到了很意外的答案。
  这个黄其辅毕业后曾执教于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34岁获得麻省终身教授职位,35岁成为斯隆学院正职教授,36岁获得讲座教授头衔,39岁离开MIT后,他还获得J.C.Penney的金融教授称号。
  他35岁时主笔的《金融经济基础学》,到现在依然是全球金融经济学经典教材。他和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莫顿与斯科尔斯是亦师亦友的好朋友……
  好吧,学霸的人生是他难以理解的,各国的央行也不是他向往的目标。
  “他和我们老大科赞的关系非同一般,你如果想与他合作,一定要慎重考虑!”戴西·格林
  玛德,果然有一堆狗屁倒灶的事情,原来黄其辅还曾经“背叛”高盛老大科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