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38章 创业?

  在去聚会的路上,贺正诚买了一份报纸,上面有长期资本的消息,可惜这些家伙鸭子死了嘴硬,就是不承认。反而对山海资本展开了无情的嘲讽。
  “一家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小公司,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们,等他们什么时候一年赚到10亿美元再来评价长期资本公司的事情!”
  牛逼轰轰的大人物,果然不一样。果然,这一反驳,支持的声音一下子多了很多。
  “山海资本是百富勤前员工创办的,不能说他们没有实力,至少他们的实力没有超出大家的想象。
  长期资本公司就不一样了,每年都有巨额盈利,而且还有华尔街资深高管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他们难道不比山海资本这几个人强?”地铁上还有人小声讨论
  “老兄,你听说过一句话没有,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在你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别人或许不这么认为!”
  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这世上庸庸碌碌的人太多了。当然,如果他不知道后面的事情,或许也不会相信,一个华尔街大佬成立的明星企业,一个失败者联盟成立的小破公司。相信谁的能力,还需要考虑吗?
  没有搭理那个想要反驳他的中年男子,贺正诚快步走出车门,他到站了。
  报纸上不仅有财经新闻,还有关于演唱会的报道,特别是咯咯的《悟空》,这个特殊的环境背景下,似乎给了人们战胜困难的勇气。
  世恶道险,终究难逃。
  这一棒,叫你灰飞烟灭。
  管你什么索罗斯还是锁螺丝,敢来香江撒野,都一棒下去,叫你灰飞烟灭!
  十几分钟之后,三人会和,来到了在港岛铜锣湾希慎道旁边的一条路上的办公楼,进入了其中一个大约三十多平米的办公室。
  “玛德,土豪啊,还没想好创业的项目就有一个办公室,真没想到土豪这么奢侈。”贺正诚
  “金融危机,这家公司破产了,现在没有租出去,我先占着,以后可能会搬出去。”利明远
  “我还不信会有人赶你走!”施鸿文
  透过落地窗,这间房子的采光非常不错,网线接口之类的都已经准备好了。
  “三十多平米,如果按照人均5平米计算,也就可以招聘6个人,能做的事情不多啊!这么一想,你们家对你,嗯,还是很不错。房子租金多少?”贺正诚
  “房租没要,就是要按时交物业水电……”利明远
  “真不要房租?”施鸿文
  “所以人家在起跑线就比我们提前了很多!”贺正诚
  “让你们来是帮我出主意的,不是闲逛的!”利明远
  “我们三没有一个学经济,金融,管理的,所以这方面出不了注意,至于创业方向,要看你自己的兴趣爱好,还有专业特长。”贺正诚
  “说的头头是道!”利明远
  “明远是学艺术设计的,要不从专业入手,帮企业设计一些日常用品!”施鸿文
  “好主意,帮别人设计没意思,要不玩一把大的,知道RB的无印良品吗?
  要不你成立一家类似的公司,专门设计一些有创意的东西,委托大夏国企业生产,然后在港岛成立一个专卖店。如果生意好,说不定可以有一番大作为。”贺正诚
  “又要设计,又要负责生产,又要开门店,你能不能弄更复杂点?”利明远想都没想就反驳
  “你可以用极简设计,回归产品的实际使用体验,去掉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样不就简单了!”贺正诚
  “简单个毛,生产,运输,销售,都要我处理,这是一家小公司可以做好的吗?”利明远
  “那么你是只设计,不生产,那就只有找客户,尽量多接订单!”施鸿文
  “让我去求人啊!”利明远
  “做生意有不求人的吗,你有家族关系,一些小生意,别人会过来找你的。”贺正诚
  “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也只能这么做了……”利明远
  “你自己想做什么?”施鸿文
  “我每天都想做梦!”利明远
  “做梦就能梦到美女主动上门?”贺正诚
  “你不行,他可以……”施鸿文
  “……”贺正诚顿时受到十万伏电压暴击。
  “做梦,那就写小说,画漫画,还有拍电影!”施鸿文
  “要不你去拍电影,正好现在认识了咯咯,他也想拍电影,你去他那里打杂,应该没有问题。”贺正诚
  “拍电影啊,我又不是大款,可以用钱砸一条路出来,要是一步步发展,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利明远
  “那就写小说,画漫画呗!”贺正诚鄙视这家伙,典型的好逸恶劳,这要不是生在富豪家族,说不定就是一个死肥宅。
  “他连情书都写不好,还写小说!”施鸿文
  “他写过情书?”贺正诚纳闷了,他怎么不知道。
  “是啊,他给钱雅柏写情书,写的太烂,被还回来了”
  “操,你什么时候写的,玛德,背着我勾引她,太不是东西了……”贺正诚
  “说好了公平竞争,我又没说过每次联系她都要让你知道!”利明远显然不在意了
  “玛德,就我一个人老实,你这么阴险,怎么踏马的还让别人得手了!”贺正诚
  “要不是你碍事,我才没有那么被动!”利明远
  “还怪我,你自己没用,怪我身上,不教训你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睛怎么长的。”贺正诚说着就动手
  “玛德,我忍你很久了,有本事你来啊!”利明远
  眼看双方就要火并,施鸿文不疾不徐的拨通了钱雅柏的电话。
  “喂,钱雅柏吗,我是施鸿文。”施鸿文,打开了外音
  “鸿文啊,什么事?”钱雅柏,正在斗殴的两个人听到声音立马停了下来,竖起了耳朵
  “哦,这样的,他们两个都很想你,现在正在为谁出面约你争执不休,所以我只好自己打电话了。”施鸿文
  “你不打电话,我也要打过去,你快要动身去斯坦福大学了吧,总要为你践行。”钱雅柏
  “那真好,我们这就说好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施鸿文,这时候贺正诚,利明远两人都来到了电话前。
  “我这几天都不忙,随时都可以!”钱雅柏
  “那就今天下午吧!”施鸿文
  “好啊!我没有问题。”钱雅柏大方的说
  “我和他们商量好到哪里聚会之后,再联系你!”施鸿文
  “好的!”钱雅柏没有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