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37章 演唱会 下

  “月溅星河,长路漫漫,
  风烟残尽,独影阑珊;
  ……
  踏碎灵霄,放肆桀骜,
  世恶道险,终究难逃。
  这一棒,叫你灰飞烟灭。”
  《悟空》第一次出现在舞台,咯咯完美的将这首歌想要表达的情绪展现了出来,果然不愧是黄站,不愧是咯咯。
  “这首歌太棒了,我太喜欢了!”
  “我也很喜欢!”
  “再来一次!”
  “再唱一遍!”
  “再唱一遍!”
  台下高呼,想要张果融重新登台,再唱一次,这肯定不行,否则可能容易造成演出事故。
  一个个明星上去,演出异常成功。
  “愿你三冬暖
  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
  下雨有伞
  愿你善其身
  愿你遇良人
  ……
  小女子不才
  未得公子青睐
  扰公子良久
  公子
  勿怪!”
  今晚的惊喜不止一个,梅颜坊的新歌也在这一天出现在公众面前,在她深情温柔、洒脱清润的唱腔表现下,这样一首简单而又美好的歌曲居然让整个现场静下来许多……
  等到梅颜坊下台,又一阵的欢呼。
  演唱会结束,穿插在其中的慈善募捐取得了很大的成功,香江市民乐衷慈善是有悠久的传统。
  根据后来的报道,香江为98年大夏国洪涝灾害捐款6.8亿,十年后大夏国发生了某个巨大的自然灾难,整个香江又捐了约200亿。
  那些叫嚣着不惜伤害整个香江也要维护其社会稳定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会有些感动,有些后悔。
  贺正诚虽然早就知道了这场自然灾害,也想出一份力,可惜身份地位和财富都限制了他。
  演唱会结束,咯咯张果融想要留下贺正诚,可惜这时候他早就陪着自己的两个小伙伴走了。
  “你和咯咯的关系不错呀!”利明远
  “你们不会也看到了那些八卦报纸杂志吧?”贺正诚
  “难道你门真有一腿?”施鸿文
  “玛德,别人不知道真相,你们还不知道?”贺正诚慌了
  “谁知道呢,说不定你是男女通杀!”利明远
  “玛德,通杀你个鬼,老子性别男,爱好女!”贺正诚急了
  “哈哈哈!”利明远,施鸿文双双大笑
  “算了,今天晚了,明天我们聚一聚,帮我参考一下创业的项目,做什么好!”利明远
  “玛德,富二代创业就像玩游戏一样!”贺正诚
  “那也比不上你,我还没开始,你就行动了,你做的到底是什么,每次都含糊不清。”利明远
  “明天一起说吧,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自己也有些糊涂,不知道现在做的是什么,以后会做什么!”贺正诚,他可没有说谎,不管是前世今生,他都没有做过投行,也没有投行的朋友,或者直接点,除了证券期货经纪人,他基本没有接触过多少金融从业者。
  当然,金融类小说作者不算。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让他加入一个团队,而且从事的行业似乎高大上,而且似乎有些神秘,你让他还要知道多少?
  三人聊了一会,各自散开。
  第二天一早,他找贺代萱,要了一份和他有关的八卦杂志,这个八卦记者也牛逼,居然抓住了两人讨论的一个瞬间,咯咯眉目之间似乎饱含深情,他自己也略显暧昧。
  “真他吗有才!”脾气似乎越来越急躁的贺正诚时不时的爆出脏话。
  “大佬,不会真的弯了吧!”贺代萱
  “介绍一个漂亮的闺蜜给我,第二天就可以让她转告你!”贺正诚敲了一下贺代萱的头,思想太不健康了。
  “别老是敲我头,都被你敲傻了!”贺代萱
  “对了,要开学了,别让学校里那些富二代给骗了,不要为了钱委屈自己,等你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保证家里的条件比香江绝大多数人要好!”贺正诚
  “好了,我可不是那些不知羞耻的女表子。”贺代萱
  “开学后,给你和正平一人五万!别大手大脚,和别人炫富,更不要吝啬!”贺正诚
  “我又不傻!”贺代萱
  “正平那家伙怎么还没有起来?”父母不在家,他们兄妹三人一起吃早餐,结果还有一个没醒来。
  “昨天到外面鬼混去了,今早才回来。”贺代萱
  “玛德,这么早。你可别夜不归宿,算了,你自己的人生自己掌握,我也管不了!”贺正诚
  “你太不负责了吧!我可是你唯一的妹妹啊!”贺代萱
  “那你想让我怎么办,万一你做了选择,我是支持还是反对?没有到最后,谁知道好坏。”贺正诚
  “哼哼!那是你的事情,反正你要负责!”贺代萱
  “那就嫁个门当户对的,有双方的家庭在这里维护,以后有了孩子,家庭就稳固了。”贺正诚,也就这个时候,把妹妹当女儿看,这才觉得门当户对真不是什么落后的东西。
  让亿万富豪娶一个灰姑娘,这事情很美,但怎么维护家庭和睦?
  “老古董!”贺代萱转身不理他了。
  “滴滴滴……”贺正诚手机响了
  “诚仔,早上好!”咯咯张果融的声音
  “咯咯,早上好!”演唱会结束,钱也捐了,咯咯怎么还联系他?
  “就是昨天听了你说的那些,让我下定决心从台前转向幕后,我想做导演了。想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张果融
  “这样啊,想法倒是有一些,不过思路还不完善,要不这样,我先想想,明天去找你。”贺正诚,他得到了消息,明天果然临时停盘,既是为了聚拢资金,也是为了让长期资本公司的事情进一步发酵。
  “没问题,明天早上我等你!”张果融
  那么成功一个人,居然还这么谦逊,真让人佩服,果然不愧为朋友满天下的咯咯张果融。
  “谁找你啊?”贺代萱好奇的问
  “咯咯张果融!”贺正诚
  “啊!你们不会真有一腿吧!”贺代萱惊恐的说
  “你还胡说,找死!”贺正诚举手就打
  “啊,救命!”砰砰砰的撞开了一路的桌椅
  “这个疯丫头!”贺正诚无奈的以手抚额,叹气
  拍电影,多简单,阅片无数的他做到了眼中有码心中无码的境界,早就不是凡夫俗子可以比拟的了。
  不对,是看尽天下好电影,纵横豆瓣逼乎无敌手,不会拍也会说!
  好险,刚刚似乎暴露了一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