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21章 长期资本管理公司

  “你东扯西扯做什么,说了这么多都是废话?”也不知哪个公司的经理开口
  贺正诚不记得名字,也懒得转过头去看,夏虫不可语冰,天下庸碌者,何足道哉。
  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是一家明星公司,他在1994年以40以美元成立,基金成立后头几年的业绩是十分突出的:1994年19.9%、1995年42.8%、1996年40.8%。
  1997年盈利差强人意,只有17%。这家公司前几年保密操作,但市场没有不透风的墙,金融市场的大玩家可以通过资金流向等各种手段推测出实际情况。有了许多猜测,但没有得到权威的认可。
  “我看了许多对长期资本公司的研究报告,上次好像是在雅虎网看到一份报道,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只可惜当时没注意,现在想找没有找到。
  这份报告上的详细内容我不记得了,但有两个关键的数字我还记得,大概就是这家公司只有大约50美元的本金,但是他撬动了大约2500亿美元以上的资金。
  这家公司做的是金融衍生品,也就是说他实质上影响了超过一万亿美元的资金。
  请记住一个前提,他们常年使用的杠杆大约在50倍以上!”贺正诚
  “这说明什么?”还有人不理解
  “我们只要让长期资本公司亏损50亿美元,那么就能在华尔街制造一个超过万亿美元规模的巨型炸弹。”贺正诚越说越兴奋,
  想想看,一万亿美元,几个大国之间的博弈,说不定,说不定……
  贺正诚突然惊出一身冷汗,这,太危险了……
  “让一个公司亏损50亿美元,还是太难了!”这时候已经有人在考虑这件事情的可行性了。
  毕竟比起在美国人为制造一场金融危机,让一个公司出现亏损要简单很多很多倍。
  “……”贺正诚这时候还是有些心惊胆颤,他不会被灭口吧?
  重生了,成为了人生大赢家,这个时候发现了灯塔国一个非常严重的漏洞,如果操作得当,可以爆发出一场不逊色于2000年网络泡沫破灭的金融危机。
  “你有什么方法让长期资本公司亏损吗?”有人问他
  “啊,嗯,呃……”贺正诚有些犹豫,要不要灭口?
  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这里十多个人,在他们的地盘灭口,这太凶残了,我还是饶过他们吧!
  “怎么,你也没办法了?”
  “我当然没有办法,但是尔罗斯有啊,根据长期资本公司的运营模式,他们必然会投资尔罗斯债券市场。
  如果尔罗斯出现债务违约,长期资本公司必然会出现巨额亏损。
  然后我们把消息扩散出去,通过舆论加重公众恐慌心理,必然让灯塔国资本市场应接不暇,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华尔街几乎不会有银行敢继续借大量的资金给索罗斯!”贺正诚随意扯了几句
  他说的有道理,一旦出现金融危机,现金为王,这时候因为借钱给别人而缺钱的银行那就是自己作死,会被所有人嘲笑的。
  只不过这其中还有难点,一个是尔罗斯债务违约,另外一个是看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亏损规模。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万一出了问题,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如果索罗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击垮香江资本市场呢?”又一个相对低调的人说
  “!!!”真不能小瞧天下人,总有人比他更聪明,更能抓住关键点。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想要分毫不损的度过危机。没有勇气,没有血性,在这种国战之中,必然会被吞噬的干干净净。”贺正诚
  “是啊,归根结底,还是要靠自己!”
  “要么和索罗斯他们比速度,看谁先颠覆谁?要么就拿出血战到底的勇气,不要局限于他们设定的游戏规则。”贺正诚
  自由市场是反对朝廷直接干预金融市场的,但如果不直接干预,在强弱悬殊的时候,弱的一方必然会失败。
  港府和大夏国现在的外汇储备加起来也没有华尔街多,假设按照游戏规则,港府不直接干预香江资本市场,索罗斯他们这伙人很可能在必要的时候调动超过两国外汇储备的资金,那个时候才是饕餮盛宴。
  按照对方的游戏规则,国际游资的实力完全可以击败大夏国和港府,那时候就意味着上千亿美元的收益,是全世界金融资本的盛宴。
  当然了,除非大夏国和港府全部被下了弱智光环,否则定然不会让华尔街如意。
  大国毕竟是大国,曼谷、大马,南韩,扶桑,弯弯这些小国和地区要看灯塔国眼色才能生存,大夏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灯塔国敢抢我东西,我就敢掀桌子。大夏国又不是那些傻白甜女主,被卖了还要为对方数钱。
  所以事情就很简单了,港府可能的手段很有限,直接下场收购公司股份,拉升股价,推高股指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事实上,港府金管局后来就是这么做的。
  整个战役持续到了九月份,这期间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危机在尔罗斯债务违约后,全面爆发,香江金融危机在十月份终于结束。
  这其中的因果关系有没有,至少是可以有的,没有,我就制造一个因果关系。大资本家从来都是如此的嚣张霸道!
  “必要的时候打持久战……”
  “我回去查一查长期资本管理公司……”
  “嗯,这是一个突破口!”
  “玛德,50倍杠杆,还可以这么玩,也不怕把自己玩死”有人
  “谁说不是呢!”
  贺正诚面不改色,他已经不准备多说了,骗人的最高境界就是自己也相信。
  所以长期资本管理公司肯定有很大的问题,这家公司显然是要被人道毁灭的。
  一个国家留着这么大一个破绽,这不是在引诱他国犯罪吗?
  “诚仔,来坐,这是我的名片,有兴趣到我们公司吗?”
  “你们公司有什么好的,不就是……”
  “抱歉,我暂时没有为谁打工的计划。”贺正诚直接拒绝
  “我们合伙成立一个公司也行!”有人
  “抱歉,我还没有想好从事哪一个行业!”贺正诚
  “没关系,你想好了我们再合作。”
  “我还是想用过实践证明自己,或者说锻炼自己,赵括也是擅长纸上谈兵,我可能还不如赵括,总要在市场上摔打几次才能总结真正的经验!”贺正诚这时候开始低调了,玛德,前面做什么去了,开嘴炮也不知道分寸。
  “哈哈哈……”一阵大笑,看到贺正诚收敛,没有了刚才的倨傲,这些人也和他说笑起来,接下来谁都没有谈正事。他也听到了各种圈内的趣事,果然这里的人没有几个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