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18章 悟空

  “是人是鬼是妖怪,
  不过是,心有魔债。
  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
  跪一人为师,生死无关;
  ……
  踏碎灵霄,放肆桀骜,
  世恶道险,终究难逃。
  这一棒,叫你灰飞烟灭。”一首《悟空》横空出世,就这样被贺正诚当着咯咯的面清唱出来。
  “好,好,好!”张果融一连三个好。
  你好我好大家好,最好不要问我怎么创作的,咱们聊聊读后感吧,这个我擅长,三年高考五年模拟不就是为了应付这种情况吗?
  “我认为猴子心中最原始的梦想就是无拘无束,不受天地、神仙、生死的管束,猴子的手段就该直接,就像大闹天宫,管你绕来绕去种种明规暗矩,我自一棒打过去……
  这首歌中最后的灭字转音,是因为你幻想过后,还得回到现实,现实就是现实,那中不管不顾的一棒打过去是不可能的,有了这个转音,就收回来了。这个人物就正常了,否则就疯癫了……
  我觉得西游是写给每个个体的作品,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本真,自我,憋屈,不甘,无奈,悲苦,孤寂又惊恐的孙悟空。”
  贺正诚在之灵姐姐的鼓励下,说了很多很多,其实大多数都是段超看了天涯论坛上某个大神对《悟空》的解读,映像深刻,记了下来的,他自己可没有这个文化水平。
  这么一番话,不仅征服了张果融,还让林之灵盯着他的眼神似乎有了某种光彩,顾盼生姿,熠熠生辉!文化人就是吃香……
  这么形容,没弄错吧?美人在侧,忍不住想炫耀。
  “明天到我那边去,我们一起找人完善这首歌!”张果融很兴奋,这样一首歌给了他很多的启示。
  事实上,《悟空》整首作品恰到好处的融入了中国元素,编曲风格很像周杰棍的中国风,钢琴、架子鼓配上长笛、二胡,将戏曲和流行音乐相结合。
  只不过周杰棍好像现在还没有出道吧?我的偶像,天不生杰棍,华音万古如长夜!
  “叮铃铃~~”正在这时,贺正诚的手机响起来了。
  “喂!”贺正诚看到手机上没有显示名字
  “诚仔,我是徐欣,想约你明天见面,有时间吗?”徐欣
  “能知道是什么事吗?”贺正诚
  “你的想法对我有很大的启发,我有一些朋友很有兴趣,想要详细了解一下,想和你聊聊,交个朋友。”徐欣
  徐欣是大陆人,家里有些背景,也不知道她的朋友是大夏国,还是香江这边的,他有些犹豫,既担心太过复杂的人事关系会分散他的注意力,又害怕失去机会。
  “我这些朋友实力雄厚,就算暂时不能合作,现在交个朋友,以后总会有机会的。”徐欣没有听到回答,继续劝说。
  “那好吧,在哪里?”贺正诚还是答应了,他以前的家庭背景相对比较简单,不管他以后想做什么,只要自己不作死,丰富的人脉资源总会带来许多的便利。
  “那我们明天下午三点在XXX俱乐部见,具体的地址我等下发给你。”徐欣
  “好的!”贺正诚,随后挂断了电话,陷入了沉默。
  “咯咯,抱歉了,音乐是我的兴趣爱好,明天我要为生活忙碌,能不能换一天,或者等我们以后有机会!”贺正诚
  “我这些天都有时间,电话留给你,只要我在香江,随时可以来找我!
  我很喜欢这首歌,是真想把它完善!”张果融诚意满满
  “那我把这首歌也卖给你!”贺正诚笑着说
  “就这么说定了,我找人拟合同,等你过来!”张果融
  “好,我们说定了。”贺正诚
  聊到现在,已经很晚了,过了一会,张果融就和他们告辞,独自一人回去了,也没有看到一个助理过来。
  明星啊!这就是香江的明星?
  “我们回去吧!你居然敢骗我,这次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你!”贺正诚恶狠狠的对着林之灵说。
  “我不是有意的,是……”林之灵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呵呵……”贺正诚露出了怪蜀黍的笑容,就像大灰狼盯上了小红帽。
  “……”
  本来以为晚上会有一场激烈的殊死搏斗,没想到贺正诚失言了,他们两聊了很多很多,最后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两人没有吃早餐就在晨光下抵死缠绵,惨烈的战况波及到酒店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直到不得不准备离开……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之灵姐姐满足了男人对女人的大多数幻想,面对这样一个尤物,贺正诚哪能不动心。
  只不过这其中有多少是出自真心,有多少是出自生物的本能,他也不清楚。也许本能和真情彼此之间能互相转换,毕竟他最后感到了许许多多温情。
  送走了之灵姐姐,他立马斩断了自己的侠骨柔肠,开始准备等下可能要说的话。
  其实他的观点一直都没有变,只不过每一次阐述自己的观点后,他都会有进步,对记忆的利用效率越来越高,对香江的现状有了越来越清晰的认识。
  这似乎和“费曼学习法”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个学习法是宅男在朋友圈被安利,头条推送过很多次的。
  方法原理都很简单,第一是学习理解,接着是重构,最后呈现出来。再具体一点就是别人先教你(看书、听课),然后做练习,分析讨论,学以致用,最后是教别人。
  如果哪个方面能够出色的教导别人了,那他自然就掌握了这方面的知识。
  所以不要怀疑那些教导能力强的老师有没有水平,答案很明显。所以,大学才会提倡教授教学研相结合,教他人也是在提高自己。
  “我这算不算是一个穷光蛋去教一群富豪怎么赚钱呢?”贺正诚有些自嘲的自言自语,这和那些股票期货经纪有什么区别?
  这一周过去,他总共只赚了50多万,距离摆脱家庭的困境还有不小的距离。这个时候就开始周旋各路人物之间真的合适吗?
  徐欣说的这个俱乐部,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想来是一个小众的俱乐部,地方在港岛,交通便利,位置不错,乘地铁或巴士下车,步行不到5分钟的距离就到了。
  真的来到这栋大厦,进去之后找到了俱乐部的名字,此时他的心中有一种应聘面试的感觉。而且还不知道面试企业的经营范围,老板,高管,各种信息一无所知。这种感觉很不好,我不喜欢!
  “我不是来出卖才华的,我是来寻求合作伙伴的!”贺正诚给自己打气,虽然他现在还没有想好有什么可能的合作项目,但是
  处人之上,把人当人看;处人之下,把己当人看!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