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3章 入市

  第二天一早,贺正诚一醒来就看到了他的母亲谭瑛瑶,还带着一个食盒。哎,天下的母亲都这样,他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老母,今天多少号,我没事了,等下就出院!”贺正诚
  “今天7月20号,别怪你老豆,他的压力很大!”谭瑛瑶温柔的说
  “放心,我不怪他。”如果是昨天之前的贺正诚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原谅他老豆,贺父的所作所为很可能会毁掉他们一家的生活,从富裕的中产家庭变成穷困的中产家庭。
  可是今天的贺正诚已经变了,先知先觉的他有着太多优势,只要有本钱,什么都不用在意。如果让段超重生在一个乞丐身上,那才是最大的悲哀,相当于拥有一身的屠龙记却没有施展的地方。
  “他也是没有办法,又有些急功近利,难免会犯错。”贺正诚补充说,金融市场的对与错都需要最终的结果来验证。
  贺父如此操作最大的错误是没有注意风险控制,或者说忽视了家庭承担的风险。
  “反正我们家的房子还在,就算海丰宾馆没有了,顶多我们以后辛苦点,没什么大事!”贺正诚
  “那就好,你们父子俩别闹的不可开交。”谭瑛瑶
  “对了,我怎么到医院了?”贺正诚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费口舌,连忙转移话题。
  “你被人打,钱包里的钱全不见了,你的手表也不见了!”谭瑛瑶
  “身份证和银行卡都在吧?”贺正诚连忙问,他可是把借来的钱存到卡里面了。
  “都还在!”谭瑛瑶拿出了一个钱包,递给贺正诚。
  还好,没有出现一些千奇百怪的问题,丢了几千块钱是小事,这个抢劫犯还是有操守的。
  “有报案吗,知道是谁打的我吗?”贺正诚这时候非常讨厌麻烦,如果警察来了,总会耽误他不少时间。
  “看你没什么事情,就没有报警!”谭瑛瑶
  “哎,真倒霉!”还好,贺正诚松了口气,嘴上说着倒霉,心里却很庆幸,没有这顿打,他说不定就不会有现在的机遇。
  “人没事就好!”谭瑛瑶
  两人说着话,贺正诚也没有问他老豆的事情。吃完早餐,这个诊所的医生给他检查了一番,怕是脑震荡,叫他去大医院复诊。
  复诊个毛线,两个灵魂融合能有什么事?呃~~好吧,有没有事他也不知道,有时间去看看吧。
  和病房中的老头告别,母子两人就出了医院。
  “老母,你先回家,我还有些事,下午再回去。”贺正诚
  “身上带点钱……”谭瑛瑶掏出钱包,递给他一些钱
  “好了,你先回去吧!”贺正诚,他母亲和父亲都在自家的宾馆工作,自己给自己打工。
  两人分开后,贺正诚走向了最近的获多利公司营业部,这是汇丰银行的券商子公司,是他的证券开户公司。
  “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贺正诚走进获多利营业部就受到一个二三十岁男性业务经理的热情接待,行情不好就这样,证券行业员工的积极性很高。
  “我要买恒生指数!”贺正诚淡定的说
  “买恒指?”业务经理,恒生指数是恒生银行编撰的一个香港联合交易所股票行情指数,恒生银行是汇丰银行绝对控股的子公司。
  “嗯!第一次操作,帮我介绍一下吧!”贺正诚
  “好的!您开户了吗?”业务经理不慌不忙的问
  “我开通了股票账户,可以直接交易股指期货吗?”贺正诚当然知道股票账户和期货账户不是一回事,不过没关系,傻子容易被轻视。
  “我帮您处理一下,很快就可以交易了!我是封星河,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交易方面的问题都可以找我。”封星河说
  贺正诚看了一下名片,确认了名字,上面的信息显示封星河是一个证券经纪人,其他没什么好说的。
  今天是7月20号,星期一,行情快要开始了,很快封星河拿出一堆格式文件,解释了一番,基本上不能改动,只有选择的权利。
  在文件上签下了名字,开设账号,第三方存管,银行卡信息等等,还算是简单,不过整个上午都没有时间看行情了。
  到了下午,恒指大跌,封星河给贺正诚做了些简单的介绍,没有说什么,就离开了。
  “怎么没有看到一点人性的光辉,为什么没有劝我不要逆势操作?没有说现在的宏观基本面?还帮我把杠杆调这么高?”贺正诚吐槽,别的小说主角不都是会碰到好心人,然后借机收获一个道德水准很高的手下吗?
  怎么他就遇到这么一个心怀叵测的人,不对,这不是正中下怀吗,难道是主角效应?恒指期货保证金是当天恒指点数乘以50,然后就是看各个公司的杠杆了,一般是百分之十五。但这个封星河居然让他用不到三万港币就可以做一手恒指……
  恒指已经跌破8600点了,整个六七月份都在七八千点震荡,高点应该是没有达到过的九千点。距离八月十四号的大反-攻还有二十多天,大概还有20个交易日,恒指主力期货应该是最低跌到6500多点,然后反弹到8000点。
  也就是说这一波行情下跌最多有2000点空间,上涨最多有1500点空间。问题是我应该怎么操作才能够做到利益最大化?
  贺正诚以前是一个宅男,典型的动口能力超过动手能力,现在也就是一个没有人指点的萌新。
  “管他了,先下一单试试,做空5手。”贺正诚无所畏惧的做空一手恒指期货,也就不到三万的保证金,他总共60多万的资金可以做空20多单。当然真的做空20单,风险还是很大,说不定就会爆仓。
  不懂就不要频繁交易,贺正诚在8570点下单(这里忽略了恒指和恒指期货的区别,也忽略了手续费),做空了5手,然后盯着看了一下午。恒指收盘在8491,算一下,79个点的盈利,不算手续费,他赚了19750港币,接近两万港币了。这比他今年毕业前面试的公司给他一个月的工资还高了近七千,高高兴兴的回到家中。
  “哥,你回来了!”开门的一个容貌秀丽的女孩,他的妹妹贺代萱,他们一家五口人,爷爷奶奶前几年都去世了,有一个20岁上大学的妹妹和一个17岁正在读预科的弟弟贺正平。
  “嗯!回来了。”贺正诚看着青春靓丽的妹妹,心中有些感慨。
  妹妹这样的生物上辈子他就没有,一直觉得可惜;现在有了,居然觉得更加可惜,或许五六岁时候的小萝莉才是他的最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