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香江开始 > 第4章 立志

  贺家的宾馆66个房间,总共也就十个人负责,父母大多数时候都在那边盯着,有时候他和妹妹也去帮忙。现在嘛,生意不忙,家里有事,都留在家中。
  家中诸事不顺,吃饭的气氛自然不会很好,有些压抑。其实有贺正诚这个重生者在,家里现在的危机不算什么危机。只不过钱还没有赚到兜里,他才不会傻乎乎的坦白自己正在做空恒指的事情。
  要知道,港府现在可是提高了投机者做空恒指的成本,明显不希望有太多人参与做空香江。可惜资本社会,大多数都是利己主义者,贺正诚也不例外。我的小家都快要保不住了,难道还想让我舍己为人?至于做空香江,发国难财,是有些不对,但也要等他有资格说对不起的时候,再道歉吧。
  如果不是先知先觉,以前的贺正诚也不会对港府金管局有多大的信心。索罗斯的策略几乎可以说是完美,先集中资金打击一个貌似强大的对手,也就是泰国。
  索罗斯他们用强大的实力击垮了对手,让泰国国内的势力纷纷反水,洗劫了泰国国内那些后知后觉者。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这个“势”类似于从高山上滚落一块巨石,然后借助这个“势”洗劫整个东南亚。
  按道理,港府面对资本市场这群国际秃鹫几乎没有多少还手之力,但不要忘了还有大夏国。
  按照贺正诚的分析,资本是欺软怕硬的,更是贪婪的。回归之后,冲击香江的金融秩序无疑是在得罪大夏国,特别是在大夏国朝廷上下多次严正警告过后,肯定会有人为了长远的利益考虑放弃香江。
  另外资本的贪婪属性,让他们在攻击香江的同时还在日韩兴风作浪。当然,打垮东南亚这些国家后,相当于这些国家敞开了大门让强盗随便抢,相当一部分强盗留在了那些国家合法合理的抢东西,没必要选择难度更高,看似肥硕的香江。
  说白了,香江现在面临的是饱食过后的狼群。等到后来战斗民族的尔罗斯那边出问题,胜利天平的砝码最终落在了香江。
  知其然知其所以然,贺正诚或者说段超相信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问题,自然就不会对金融市场现在的局势所迷惑。
  “大佬,你什么去工作啊?”饭后,贺代萱做在沙发上问
  “再等等,快了!”贺正诚没有多少犹豫
  “你应聘的那公司愿意等你这么久?”贺代萱好奇的问
  “不能等就重新找一个呗!”贺正诚,他读的专业很牛逼,不怕找不到工作,如果可以百分百确定段超记忆的正确性,那就再也不用找工作了。
  “工作就这么好找?”贺代萱是学传媒的,香江的传媒很发达,传媒人很辛苦。
  “实在不行我就提前继承家业,在家养老……”贺正诚没想什么就说了出来,对段超来说,什么不做宅在家里最舒服了……为毛重生在这个上进心十足的港佬身上?影响了他的性格!
  “呵呵,你这话对老豆说,看他不打死你!”贺代萱
  “嗛~~”贺正诚瞥了瞥贺父,没有说什么。
  “对了,施鸿文来电话找你,知道你意外受伤了,约你明天见面!”贺代萱
  “哦,知道了!”贺正诚,施鸿文是他在理大的同学,不过学的是电子计算科学,家里条件不错,这次毕业选择去斯坦福留学。
  他们一伙还有一个富二代,叫利明远,学的是设计。也不知道他们三个怎么就混在了一起,成为好朋友。这次借钱一半都是从利明远那边拿的。
  施鸿文八月底去美帝,利明远同学找了一个专业的设计工作室,只有他因为家里的事情耽误了。
  段超、贺正诚两个人四五十年的记忆虽然比较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但记忆不等于能力,怎么利用这些记忆才是重点。
  不同的人读同一本史书,收获都不一样,一个大夏国小人物未来二十多年的记忆,只是相当于一个有待挖掘的金矿。没有能力提炼利用,分毫不值;有能力利用,这个记忆的价值就无可估量。
  贺正诚也不知道他能够把这些先知记忆利用到哪个程度,要是有了一个精英的记忆那就好了,都不需要努力就能成功。
  嗯!上面的想法可能是两个人相互影响带来的冲突吧,精英才不会坐享其成,只有宅男才不想奋斗。不过如果是精英,一般都有自己擅长的方向,而且知识经验带有太多的主观想法,普适性反而不如兴趣爱好广泛的宅男。
  要说对段超影响最深的应该是智能手机了,当年省吃俭用买下了苹果IPhone4,到后来的小米,华为智能机。这些深刻的改变了他的生活习惯。
  可是做不做智能手机,做到哪个程度,需要太多的考量了。现在的贺正诚既缺资本,还缺技术,幸亏不缺心眼。
  回到他的房间,贺正诚拿出笔,整理自己的记忆,规划自己未来的人生。
  未来二十年互联网将会改变整个世界,不管是社会生活还是产业经济,都会受到剧烈的冲击。
  不过2000年左右还有一个互联网泡沫,活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还有通讯技术发展很快,3G/4G,到大夏国领先世界的5G,推动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真正的将网络融合到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这其中涌现出了许多知名的企业。现在已经上市,而且二十年后都非常成功的有微软,苹果,亚马逊,易贝,还有许多没有成立的牛逼互联网企业,比如谷歌,非死不可,大夏国还有百度,阿里和腾讯……
  “我要投资这些企业,还是进入某个行业和他们竞争?”贺正诚越写心中越慌乱,选择太多有时候真不是什么好事。
  这让他有一个错觉:似乎他进入每一个行业都可以借助先发优势和正确的理念取得成功。
  “最简单的应该是取代巴菲特,成为这个世界最伟大的投资家!想想都有些馋,那些市值超过一万亿美元的企业,我哪怕入股百分之五都可以功成名就了……”贺正诚继续歪歪YY。
  “我可以取代李半城成为香江首富,世界首富,但是……”贺正诚想起二十年后让香江陷入动-乱的某些事情,还是觉得很为难。
  到底是给香江找一个出路,给香江年轻人希望,还是独善其身,移民海外呢?
  越想越离谱了,还没有发达,就想着拯救世界,贺正诚有些不能理解自己这个时候的想法。
  也难怪,没有伴随着大夏国成长培养起来的大国情怀,而且把100平米的房子当成豪宅,视野和格局都受到了限制。很难有那种:当今之世,舍我其谁的自信和气度。
  不过别着急,贺正诚他有成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