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是王富贵 > 第48章 领陛下的饷,吃陛下的饭

  祖传的!
  朱厚熜简直都要笑出来了,他情急之下,憋出来的主意,总不能说是从张鹤龄那里弄来的吧?
  不然怎么说?
  是张鹤龄慷慨捐赠,还是他犯了事?
  既然犯了罪,那就是罪产,户部是一定要追究的,毕竟朱厚熜也追究过江彬的罪产……用祖传当做借口,就一点问题没有了。
  朱厚熜注意着群臣的面色,当他说自己有钱,能拿出一百万两的时候,臣子们惊骇,不解,疑虑,甚至惶恐,都收入眼中。
  突然之间,朱厚熜也没有那么心疼了,反正都是黑吃黑来的,也不心疼。
  “诸位大人,如果仅仅是粮草军饷不够,朕愿意从内帑拿出银子,这是祖宗留给朕的,想必你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王部堂,还有王岳,你们俩留下吧!”
  又一次被皇帝留下了,还挺有运气的。
  朱厚熜在前面大步走着,君臣三个到了乾清宫。朱厚熜兴匆匆坐下,直接问道:“王尚书,朕给了你钱,是不是就能打赢鞑子,能杀多少?一万,还是八千?”
  听着朱厚熜的话,王阳明不由得生出一个念头,这位小皇帝,还真是个……小孩!
  没错,他还要几个月才满十五岁呢!
  让他明白如何运筹帷幄,还是太困难了,王阳明微微摇头,“陛下,要想对付小王子入寇,首先要有兵,要有钱粮,还要了解敌情,做到了这三点,才能略有胜算。”
  朱厚熜一听,顿时泄气了。貌似他除了一点钱之外,别的都不行。
  “王卿,你名满天下,最善于以弱胜强,难道就没有办法?”朱厚熜不死心问道。
  王阳明沉吟道:“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要请一个人帮忙。”
  “谁?”朱厚熜立刻问道,不管是谁,他都会答应的。
  王阳明顿了半晌,终于吐出了一个名字:“张永,把张公公请来,或许还能有一战之力。”
  兵部尚书,当世大儒,居然推荐一位宦官,这事情恐怕也只有王阳明干得出来。
  朱厚熜一听王阳明提到了老太监,不大高兴了。
  自从正德驾崩之后,那些风光无限的太监们都遭到了打压,风光不复。除了谷大用帮着查抄张家之外,其余人都没有什么表现余地。
  原因也很简单,宦官本质上是皇权的延伸,朱厚熜不喜宦官,而且就算是重用,也轮不到正德旧人,如果不出意外,正德朝的八虎,都将烟消云散,默默无闻。他们可能死在凤阳,死在孝陵,或者被晚生后辈欺凌,孤独终老,连一个棺材都混不到。
  这就是绝大多数宦官的最终下场。
  仔细想想,像刘瑾那样,被千刀万剐,史册留名,或许还是更好的结果呢!
  “叫张永过来吧。”
  不多一会儿,一个身形高大魁梧的家伙,大步走来。
  如果不考虑光洁如鸡蛋的下巴,这位简直就是赳赳武夫,气场强大的将军。他浓眉大眼,标准的国字脸,腰背笔直,浑身上下,透着那么一股子气势。
  哪怕他跪在地上,自称奴婢,也没有人刚把他当成一个不完整的人!
  “奴婢张永,拜见皇爷!”
  朱厚熜道:“张伴伴平身吧!是王尚书要见你,商议对付鞑子的事情。”
  张永躬着身体,转向王阳明。
  “部堂大人,奴婢不通军务,部堂有什么事情,只管上奏陛下,奴婢一切遵旨行事!”
  王阳明含笑,“张公公,你追随先帝,练兵打仗,多有经验。如今又执掌御马监的兵马,王某想请教,御马监能调出多少兵卒?”
  张永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抬头看向了朱厚熜。
  朱厚熜很满意张永的乖巧,笑道:“王尚书是替朕问话,张伴伴,御马监不会和三大营一样,也是空的吧?”
  张永立刻道:“回皇爷,御马监下辖腾骧四卫,每卫五千六百悍卒,另外还有勇士营近八千人,如今在御马监之下,有三万兵马。”
  “三万?没有空额吗?”朱厚熜好奇问道,毕竟他被三大营的惨相吓到了。
  张永躬身道:“回皇爷的话,御马监的兵马,只多不少!”顿了顿,他又道:“先帝从各地招募勇士,填补其中,还从外四家找寻有功将士,充实四卫和勇士营,如今总数在三万七千有余!”
  张永不是说假话的人,如此说来,御马监的兵,才是正德留给朱厚熜的真正遗产!
  三万多悍卒,足够打一仗了!
  王阳明盘算了一下,立刻有了方案。
  “启奏陛下,臣提议从四卫和勇士营,挑选出一万两千人,立即出居庸关,择机攻打小王子,逼其退兵。”
  朱厚熜迟疑道:“王尚书,一万两千人是不是太少了?”
  王阳明摇头,“不少了,更何况还要保护京师安全,这已经是能抽调的极限。臣以为只要士气旺盛,可以一战!”
  朱厚熜大喜过望,“既然如此,那就打一仗!狠狠打!打出我大明的威风来!让胡虏知道朕不是好欺负的!”
  朱厚熜干劲十足,信心满满。
  可张永却几次抬头,眼中不无担忧之色。
  “启奏皇爷,有件事奴婢不能不讲!自从外四家被解散,遣返原籍。四卫和勇士营,人心不稳,士气浮动,而且……”
  张永迟疑,朱厚熜不客气道:“张伴伴,有话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是!”张永点头,“陛下,奴婢从东厂那边得到消息,遣散的外四家,有些不肖之徒,竟然投奔了鞑子,为虎作伥!奴婢唯恐这些人会泄露军情,甚至和鞑子勾结在一起,哗变投敌……若是有这种情形,只怕再多的兵马,都难以取胜啊!”
  张永的话,仿佛一盆冰水,从头顶浇到脚底。朱厚熜的热情一下子被熄灭了。
  开什么玩笑,军心动摇,士气不在,还有人泄密。
  就算是神仙下凡,也别想打赢这一战啊!
  包括王阳明,都皱眉头了。
  他找张永,就是知道三大营不堪用,需要借助腾骧四卫的兵马。现在人马倒是有,可若是情况这么糟糕,他也没有立刻扭转乾坤的办法啊?
  所有人都沉默了,唯独王岳,他的眼珠转了转,突然站出来。
  “陛下,臣倒是有个主意,就是害怕会累着陛下!”
  朱厚熜哼道:“你不会让朕御驾亲征吧?”
  “不不不!”王岳道:“臣就是想请陛下移步军营,亲自给将士发军饷!”
  ……
  天子突然出宫,天子去城外了,天子直奔军营!
  京城虽大,但是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迅速传遍各处,尤其是皇帝的一举一动,更是瞒不了人!
  陛下这是要干什么?
  莫非他想学先帝吗?
  “阁老,您可要劝谏陛下啊!”好多人跑来找杨廷和,这位杨阁老已经是焦头烂额,他反对主动出击,小皇帝就敢玩御驾亲征,这货怎么比朱厚照还叛逆啊?
  杨廷和老脸铁青,急忙出城。
  而此刻朱厚熜却捧着银子,乐在其中。
  “拿着吧,好好打仗!”
  一个士卒双手接过沉甸甸的银元宝,眼泪不争气流淌下来。
  就算是喜好武事的正德,也没有亲手给他们发过军饷啊!
  他激动之下,大声吼道:“领陛下的饷,吃陛下的饭,为陛下卖命!”
  他的怒吼迅速传了出去,校场之上,所有士兵,不断怒吼,声浪一浪高过一浪。
  刚刚赶到的杨廷和,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