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家皇后又作妖 > 第165章 人生的目标

  廖文慈离开后,荣安才准备出行。
  如荣华猜测,荣安带着入宫的是彩云。
  相比菱角,彩云至少多识得几个人。她若要做坏事,彩云或者也能帮上一二。
  阿生驾的马车,一路很顺利。
  眼看将至宫门,有不速之客出现了。
  马车被拦下。
  是廖静。
  要见她。
  “不见!”荣安想都没想便拒了。
  “荣安,我有重要事!我特意来这儿等你,就是要找你说几句。”
  廖静一改往日的跋扈高傲,竟然亲自挡在了她的车前。“我这一趟支开了廖家人单独见你不容易,给我一刻钟。不,半刻钟。”
  “就站那说吧!”
  荣安打帘露出脑袋,瞧见了一身姹紫嫣红,妆扮华贵非凡的廖静。荣安暗叹,廖静这身行头,怎么比荣华还炫目夸张?她最近不是很少出门吗?穿成这样,是又想去浪尖上待着了?
  “不行。我有几句私话要说。”
  廖静见远远又有马车过来,还特意绕到了荣安马车的另一边避了避。她在窗边轻声道:“让我上车,你放心,我就一人上去,连丫头都不带。”
  荣安见廖静一脸古怪慌张也觉诧异。
  “阿生是我爹的人,你若对我做什么,立马就会被抓住。这里是宫门,引了人过来,你的名声就毁了。我爹也不会放过你!”
  “你放心。我把自己看得最重要,绝不害你!”
  荣安更觉没头没脑了。她还以为廖静是廖文慈和荣华使出的最后一个阻挡她入宫的手段。难道不是?
  廖静狼狈爬上了车,没踩稳脚滑了下,荣安见她手撑地,略微有破皮,她也没多看一眼。
  “给你一盏茶的时间。请长话短说!”
  “荣安!你我合作吧!”廖静这话一出,荣安更是差点被口水呛到。
  廖家居然有人要找自己合作?
  合作什么?
  说故事?还是挖了个坑?
  “我要完了。我不甘心。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也愿意帮你!你我联手吧!各取所需,我一定让你满意。”
  “什么?”荣安一头雾水。“你说清楚些。”
  “你……你知道朱永霖,就是六皇子,他和他的手下害死了我爹奴才之事吧?”
  “嗯。听说了。”
  “那事闹得太大了,没法收场。即便我爹主动表示不追究,是误会,可到底还是没能将事情盖下去。听说这会儿不少人都在等着抓六皇子把柄,想要痛打落水狗。为此,太子也与六皇子划清界限了。”
  “与我何干?”荣安挑挑眉。
  “你先听我一口气说完。”廖静咽了下口水。“朱永霖,昨晚派心腹来廖家了。他要提亲。要娶我。”
  “什么?”荣安也是一惊,前世可没有这事。
  “他要娶我做他的王妃!”
  “是他的意思还是太子意思,或是皇上……”荣安问话戛然而止。这重要吗?
  廖静正抹着泪:
  “这对他和廖家是最好的选择。他娶了我,仇家变亲家,便是最大的和解。只需对外宣称我们两家早就在议亲阶段,先前说他故意杀人的指证也就不攻自破。皇上那里他也有了交代。只要皇上那里态度缓和,那太子自然有办法帮他,皇上也不会让他太难看。他那点过往再被人如何翻查,应该也不会有大碍了。
  同样,这对皇上和太子也是最好的选择。
  皇上不用太过为难,我嫁入皇家也算是对廖家的补偿。皇室形象和声誉总算也不用弄得太难看。太子不会丢了他这个助力,也不会被他牵连,就冲这一点,太子也会全力帮他而不是冷眼旁观或是落井下石……”
  荣安深抽一气:“非但如此,太子还能因此与廖家的关系更进一步。不管我姐嫁不嫁太子,这层关系和助力都定下来了。所以就凭这一点,太子还是会帮扶朱永霖而不是放弃。”朱永霖这一招,倒是厉害。如此这般,一切便又兜回去了。
  而朱承熠做的一切,也将落空。
  “你说得对!我娘也是这么跟我分析的。”
  “廖家答应了吧?”
  “他们怎会不答应呢?廖家这次莫名其妙被推上浪尖,无论对六皇子追不追究都压力巨大。此刻有如此可以一了百了无后患的机会出现,自是求之不得。
  所以昨晚这事被朱永霖的人一提出,我家老祖宗二话没说就应下了。他们商定今日,欣贵嫔会向皇上提出这事,皇上定会答应。届时会借着今日来赐婚,成就美谈……”所以,她才穿成了这么个花蝴蝶的模样。只因今日的廖家,将是扬眉吐气的一日。
  “我还是不明。这事你找我做什么。”
  “我不想嫁。”
  “王妃啊,你竟然不想做?”荣安有些不信,而且这事在廖静立场上,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这可能是廖家能扶你所去的最高位置了。你有什么不满足的?”
  哪知廖静却是一个劲儿地摇起了头来。
  “你娘不答应?”荣安想起,朱永霖误杀廖青下人正因魏氏而起。此刻仇没报,挑拨未成,还阴差阳错搭了个女儿去成就了其想要报复的一众仇家……想来最不甘的,应该是魏氏。真要反对也该是魏氏吧。
  “我娘的确不愿。”
  “你呢?朱永霖长得倒是人模狗样,但人品确实差。你该不会是因为他人品才看不上吧?”
  “我确实看不上他人品。他为人下作卑鄙,手段阴狠,屋里更是乌烟瘴气,听说近身的奴婢换了一茬又一茬,他睡过的婢子早都过了半百,打掉的孩子都不只一双手的数目了。这样的人嫁了,这辈子都必将活在焦虑痛苦中。然而这些不是重点,若只人品不好,我自然能忍。”
  廖静热泪滚滚而下。
  “廖家需要的哪里是我来做王妃带给他们荣耀,而是要我成为虞荣华的牛马来为他们的大业效力。朱永霖就是太子的狗,他们要把我也变成看门护院的狗!
  昨晚朱永霖的人一走,我爹娘和我分别被叫去了老祖宗屋里。老祖宗说得很清楚。我必须嫁。不管谁有不情不愿不甘心都得给她收起来。廖家要的不仅仅是重现蓬勃,还是要将廖家上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得到至高无上的荣耀和权利。
  只要能达成这个目标,廖家都会不遗余力,廖家的子孙没有选择。
  而我的任务,首先是成为朱永霖的王妃。如此,荣华成后的把握将更大。之后我的人生,便是尽全力帮助虞荣华问鼎后位,全力为廖家效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