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非洲酋长 > 第九章 未来
“……”
  
  曹沫洗漱过,拿起露西蒸得极地道的馒头,就着老干妈啃起来,见露西、卡布贾看中文资料,实在费劲,就快速简单的跟他们大概讲解了一遍金矿开采的简易流程以及可能会涉及到的一些中小型设备。
  
  强烈的直觉,令曹沫能分辨得出,露西、卡布贾目前还是站在他这边的,但信任从来都是相互的。
  
  他现在是能信任露西、卡布贾,但露西、卡布贾对他的信任却是有限度的,并非全无保留的。
  
  这也很正常。
  
  露西、卡布贾都是聪明人。
  
  他们心里应该很清楚郭建一直以来都从心底,排斥、警惕他们这些当地雇工,他们即便一时接受郭建的威胁、拉拢,孤立曹沫,他们最终还是免不了会被郭建扫地出门。
  
  相比较之下,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曹沫却一直有帮助他们。
  
  对露西、卡布贾来说,就算得罪郭建被扫地出门,无非是丢掉一份看上去还算体面的工作而已,又不是天塌下来了。
  
  因此,他们没有必要接受郭建的威胁、以及虚假的拉拢。
  
  然而曹沫这时候是想要他们即便在被杨德山、郭建从分公司开除出去之后,也彻底放下一切帮他将整件事做成。
  
  这相当于要他们两人,在未来一段时间,将命运都寄托在他曹沫的身上。
  
  这就不是一般信任能做到的。
  
  曹沫是啥啊?
  
  曹沫在西非分公司,只不过是一名受杨德山、郭建差遣的普通派遣员工,凭什么叫露西、卡布贾相信他争在杨德山、郭建之前,跟老酋长菲利希安谈成合作?
  
  “郭建挑拨离间,一定会找借口将你们开除,但你们也不用担心什么——要是事情做不成,在你们找到新工作之事,所有的损失,我补偿你们,保证你们家庭不会因此受到影响——你们也清楚,我丢掉这份工作,在德古拉摩重新找一份工作,甚至将你们两个都带上,并不困难……”曹沫先许下允诺,安住他们两人的心。
  
  这一年多陆陆续续也有更多的华商、华资企业,进入德古拉摩闯荡、发展。
  
  曹沫是没有郭建那么漂亮的学历与工作履历,但他英语流利,还花了几个月的苦工夫,算是粗晓当地的约鲁巴语,也熟悉当地情况。
  
  又恰恰是华人与当地雇工的隔阂,使得像他这样的华人员工,在德古拉摩更受华商、华资企业的欢迎。
  
  曹沫并不愁在德古拉摩找不到新的工作,他之前没有跳槽,是觉得自己并没有准备好。
  
  再者,家里最困难的阶段已经熬过去了,不是特别缺钱用,他才二十岁出头,着什么急啊?
  
  他原本还想着杨德山或郭建在德古拉摩熬不下去,他能在东盛的西非分公司内部直接获得主管职位呢。
  
  这比直接跳到别的华资企业要好。
  
  现在情况变了,但为了赢得露西、卡布贾的信任,曹沫不仅将岩金开采简易化流程及所需要的设备跟他们讲解了一遍,也将他手里能动用的资金以及安排这些资金的计划,都跟他们说了一遍。
  
  “我也不清楚这件事最后能做到哪一步,但只要你们帮我,前三个月,你们月薪都会直接涨到两百美金,三个月之后,只要哪怕有一点盈利,我都将优先保证你们的月薪提到四百美金;六个月之后,我将优先保证你们的月薪涨到六百美金,”曹沫说道,“除了此时账户里的两万美金外,我接下来还会从国内亲朋好友筹两万美金。要是四万美金折腾完,还没有看到起色,我会帮你们在别的华企争取新的工作机会……”
  
  零四年的四万美元在国内已经算不上什么,在市中心房价已经接近三万的左海市,只够买下一间卫生间,但在月薪一百美元就算是体面高薪的德古拉摩,却是一笔“巨款”,需要卡布贾或露西不吃不喝工作一辈子才有可能攒到。
  
  一方面曹沫有着“孤注一掷”的决心,这通常也能激励他人的士气;一方面做成之后是工资上涨六倍以上的诱惑。
  
  卡布贾、露西权衡所要承担的风险以及面临的机会,也是激动不已。
  
  更难得的是曹沫对他们的信任跟依重,这是他们在其他华资企业以及日韩欧美企业所遇不到的。
  
  在卡奈姆更为根深蒂固的欧美日韩企业,以石油矿业等能源、资源型公司为主——卡奈姆是非洲最大的石油输出国——更倾向雇佣、信任当年殖民者在当地留下来的混血后裔。
  
  这些混血殖民者后裔,也构成德古拉摩市的上流阶层,他们集中居住在伊科依岛,与西岸区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我昨天回去,找人打听了一下,从德古拉摩市往北,有条小路可以骑摩托到隆塔——要是郭经理、杨总今天就开车去伊波古村,我们还是能赶在他们前面见到老酋长菲利希安。”卡布贾说道。
  
  见卡布贾回去后,自己就已经琢磨这事,而且跟他不谋而合,曹沫打了个响指,高兴得忍不住都要笑起来,他就喜欢跟聪明人共事。
  
  像郭建这种聪明过头的,则不行。
  
  虽然此时在国人的印象,卡奈姆及西非其他国家的民众受教育程度低、又懒散,一副没有开化的样子,但哪怕是约鲁巴人、豪萨人这些西部非洲最纯正的土著族群,其中也绝对不会缺少精英分子,只是人数比较少而已。
  
  就像国内在识字率仅20%、国人还被视为东亚病夫的旧时代,接受过中等及专科教育的人,占人口的比例之低也是后世所难以想象的。
  
  卡布贾、露西有机会受到较好的教育,他们并非没有寻找机遇、跻身上流的信念与野心,但跟国内八十年代的一些人同样,都囿于穷困,缺少必要的资本、更先进的技术、设备以及经验,没有一展抱负的机会。
  
  不过,他们拥有未来与时间……
  
  曹沫考虑到他有被杨德山、郭建踢出西非分公司的可能,但他没有考虑这之后要回国。
  
  这主要也是国内经过二十多年的高速发展,已经没有多少野蛮发展的机会了。
  
  就拿采金来说,国内小规模采金队、单打独斗的淘金者,已经遭受到严厉的禁止。
  
  就算没有受到打击,国内的采金队、淘金者从事这个行业已经经过十几二十年的发展,几乎所有的矿源都被前人踩过、占有。
  
  他们又不缺技术,也不缺必要的资本,甚至都不缺野蛮、排挤竞争的手段,曹沫什么都没有,凭什么再挤进这个行业?
  
  其他传统产业,情况都类似。
  
  而国内正日新月异的大力发展高精尖的新兴产业,门槛更高。
  
  他一个高中肄业的,不会奢望去搞什么互联网创业吧?
  
  非洲落后,但对他这样的人来说,也意味着这是充满机遇的处女地。
  
  留在德古拉摩,曹沫才能跟卡布贾、露西他们一样,拥有末来与时间……
  
  见露西、卡布贾都没有萌生退意,曹沫也是暗暗告诫自己要苟得住气,才没有兴奋于色。
  
  说实话,卡奈姆以及其他刚结束战乱的非洲国家,经济发展及民生状况跟国内五十年代之前的状况很类似,几乎没有什么工业体系。
  
  这片未开发的处女地,对起点并不高的冒险者而言,既充满风险,也充满机遇;伊波古村的金矿只是其中之一吧。
  
  曹沫这一年多时间里,都在默默的学习、观察,但他的起点低,又势单力薄,作为华人,又很难融入当地社会,真要以两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做成点事,缺不了像卡布贾、露西这样的当地助手。
  
  杨德山、郭建排斥、戒备当地雇工,曹沫则视为机会。
  
  宋雨晴初来乍到,有心将露西踢走,他不惜戏弄宋雨晴,也要留住露西,用意也在这里。
  
  只要露西、卡布贾跳上他的贼船,即便伊波古村金矿合作谈不上来,德古拉摩也不愁没有其他机遇可以去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