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非洲酋长 > 第二章 少女
(求红票、月票砸榜……)
  
  “这是我要喝的草药?”
  
  莉莉是老酋长菲利希安的孙女,是个十五岁的约鲁巴少女。
  
  莉莉在当地绝对要算得上一个小美人。
  
  小小年纪就发育良好的高挑身材,穿着当地的土布条纹长裙,胸部挺翘、腰肢纤细,看上去特别的挺拔、窈窕。
  
  被集团外派到卡奈姆驻德古拉摩分公司工作了一年多,曹沫发现当地的年轻女性,身材都特别的挺拔,他怀疑这跟当地女性不管多重的物品,都习惯头顶着走有关。
  
  少女莉莉琥珀色的眼睛又大又亮,五官精致、鼻梁挺直。
  
  当地或者是天气炎热的缘故,即便是女性也罕见长发,还都喜欢用当地的一种红泥巴,将头发糊起一络一络的;莉莉却有微微蜷曲的深褐色长发,像瀑布似的光亮;挺直的鼻梁下,也没有约鲁巴人特有的厚嘴唇,恰到好处的性感。
  
  与当地人黝黑的肤色不同,莉莉是浅棕色的皮肤,这与莉莉母亲是意大利人,她体内有二分之一的意大利血统有关。
  
  莉莉这样的少女,还是不太符合曹沫的审美观。
  
  在曹沫的眼里,莉莉其他条件都要九十分往上,但叫肤色一下子降到七十分了;他还是满心喜欢那种肤色白皙水滑的女孩子。
  
  不过,他此时眼睛却是盯着莉莉手里端的那碗绿稠稠、散发着怪异气味的药汤。
  
  莉莉将碗递过来,气味更加刺鼻。
  
  虽然她那双会说话的明眸纯真生动,但曹沫真的怀疑她接下来会说:“大郎,喝下这碗砒|霜,病就会好了……”
  
  莉莉肯定知道这鬼东西有多恶心,一脸天真好奇的样子,纯粹是想看他咽一口时会不会吐出来!
  
  卡布贾炽热的眼神在少女莉莉脸上盯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曹沫那一脸抗拒的样子,忙劝他喊下草药:
  
  “你之前昏迷不醒,菲利希安酋长就是拿这草药给你灌下去的;我跟莉莉一早进林子里,好不容易采到新药,你赶紧喝下去……”
  
  曹沫非常怀疑当地人不管什么病,都只会拿这种药灌上一气。
  
  就像国内有些顽固而迷信的老人,不管头疼脑热什么毛病,都拿一小撮香灰冲水喝下去,以为这样就能包治百病,然后死不死等着看天命。
  
  喝还是不喝?
  
  不喝,老酋长菲利希安会不会觉得受到冒犯,然后部落来个海天人肉盛宴?
  
  喝?
  
  直觉告诉他,少女莉莉都认为他喝第一口都有可能直接吐出来。
  
  内心挣扎着,曹沫心想他现在的状况,确实比刚醒过来要好上许多,总之喝不死,总不能还没有等到郭建赶回来给他“收尸”,就被赶出部落吧?
  
  他接过药碗,捏着鼻子将入嘴粘稠感极重、都不敢随便比喻以免恶心到读者的绿汤药咽进肚子里去。
  
  好一会儿,曹沫才压住恶心劲,没有吐出来。
  
  见卡布贾松了一口气,一脸欣慰的样子,曹沫差点将破碗剩下的药渣子泼他脸上去。
  
  卡布贾虽然仅仅是分公司在德古拉摩当地雇佣的司机,但他从奥贡大学毕业,学历比高中肆业的他还要高,怎么就没有一点科学素养跟精神?
  
  还是说他被老酋长的孙女迷得失魂落魄,连东西南北都不知道了?
  
  还有,老酋长菲利希安号称方圆多少里最具权势跟财富的人,拿给客人喝药的,就一只粗糙的陶碗?
  
  金矿不是酋长家的私产吗?
  
  怎么也得有几只金碗,才显出部落酋长的气派啊!
  
  看到曹沫将汤药喝下去,约鲁巴少女莉莉兴奋的眉飞色舞,但曹沫强烈的直觉她幸灾乐祸。
  
  唯有幸灾乐祸的快乐才如此纯粹。
  
  真是见鬼了。
  
  曹沫心想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感性的人,怎么会有这种强烈的直觉情绪,难道自己被蛇咬了一口,心理上先变性了?
  
  又或者……
  
  曹沫赶紧拉开裹尸布一般的被单看上一眼,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很壮硕的,没有凭白无故的消失掉。
  
  心理上女人就女人啊,社会上那么多娘受,也没见谁受歧视啊?
  
  …………
  
  …………
  
  看到曹沫喝下草药,卡布贾叫他躺下来歇息,他则与约鲁巴少女莉莉坐在一旁聊天。
  
  直觉告诉曹沫,卡布贾的眼神里,有一种将莉莉的长裙当场扒下来的炽热。
  
  当然,在卡奈姆,不管是约鲁巴人,还是豪萨人,大多热情而奔放。
  
  都不用什么直觉不直觉,卡布贾坐在莉莉的身边,差点将“舔狗”两个字写自己脸上。
  
  莉莉对卡布贾的花言巧语,抵抗力似乎不强;又或者村庄太闭塞了,平时都没有什么外人过来,莉莉接手照顾生病客人的事,也乐意什么事都不干,待在这里陪他们聊天。
  
  听莉莉与卡布贾聊天,曹沫才知道老酋长菲利希安,不仅是伊波古村的部落首领,同时还是附近几个部落共同的巫,负责位于部落附近的一座神庙。
  
  部落的巫,也就是祭司或者说牧师。
  
  虽然听着跟国内的神棍是一个意思,但卡奈姆这个西非国家,族群部落的传统势力十分强大,大小小的部落首领(酋长)、巫,地位崇高,权力也很大。
  
  比如说,不仅部落里的大小事务,都基本上都是老酋长菲利希安说了算。
  
  部落里的土地,包括溪河两岸的绵延丛林以及曹沫之前参观的金矿,理论上都是属于老酋长菲利希安私人的。
  
  村民们只是栖息生存在这片土地上,可以建造屋舍、可以耕种,也可以丛林狩猎,却没有所有权。
  
  至于酋长娶妻纳妾嘛——约鲁巴族内男子可迎娶十一个妻子,彩礼也只要两头牛。
  
  这是曹沫早就知道的事情。
  
  要不是当地女性巧古力般的肤色、厚嘴唇以及不那么讲究卫生,曹沫就觉得他要能非洲当个酋长,人生就圆满了。
  
  或许是莉莉跟父母信奉基督教,又或者她内心深处对所谓的宗教信仰并不虔诚,曹沫找她打听,也不知道当地所谓的蛇神教、蛇神信仰是什么状况。
  
  当然了,伊波古在部落传统宗教信仰里有着极特殊地位,是一定的。
  
  曹沫被伊波古“吻”了一口而未死,这两天不仅菲利希安待他格外的热切,连跑过来看热闹的村民——直觉告诉曹沫——他们的眼神里,对他都有着些许畏惧、好奇以及想要亲近等等掺合在一起的复杂情绪。
  
  又是这该死的直觉!
  
  …………
  
  …………
  
  曹沫还有些虚弱,上午就躺在铺草席的木板床上,听卡布贾与莉莉闲扯,顺便学习他还没有多熟悉的约鲁巴语。
  
  中午酋长家的肥硕厨娘,刚将当地传统的“美食”,一种羊肉混合洋葱、番茄以及各种豆子炖煮,加丁香、盐调呆的浓汤端过来,外面传来汽车靠近的声音。
  
  曹沫与卡布贾推开门走出来,看见郭建将分公司的那辆旧丰田,停在酋长家的晒谷场前,正被村子里一大群看热闹的当地小孩围上去。
  
  郭建看到曹沫、卡布贾,先是吓了一跳。
  
  他正推开车门下车来,身子僵滞了有那么一会儿,还是待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公司财务宋雨晴兴奋的大叫,他才回过神来:
  
  “曹沫,你没有事了,真是吓死我们!”
  
  郭建要比曹沫早三年进东盛集团,同时他是读过本科后才毕业,比因故中断学业、高中就肆业、今年才二十一岁的曹沫要大上八岁。
  
  一年前,两人随同集团的中层杨德山,被集团外派到德古拉摩市组建西非分公司。
  
  杨德山担任西非分公司总经理;郭建本科学历,进集团也有三四年,到分公司任行政兼市场部主管,也是曹沫的直接主管。
  
  而曹沫高中肆业,一年多前到德古拉摩市时,都还没满二十岁,同时进东盛集团的时间也没满两年。
  
  要不是他英语还算过关,加上当时公司实在没有谁愿意派驻非洲,他作为车间里的一名技修工,怎么都不可能争取到这个机会。
  
  不过,到西非分公司后,他注定是个打杂的角色。
  
  德古拉摩分公司成立起来后,集团的决策却有些飘忽不定,前期并没有什么投资及市场业务往非洲倾斜。
  
  除了从当地招雇的司机、厨娘两名员工外,集团这一年多时间来,也没有要进一步扩大西非分公司规模的迹象;就连专职财务宋雨晴也是拖到三个月前才派驻到德古拉摩市的。
  
  分公司总经理杨德山大半也都待在国内,平时主要还是曹沫随郭建常驻德古拉摩市,后来加上宋雨晴,却也无所事事。
  
  郭建其貌不扬,身高也不到一米七,一定要说有什么优点,多少还算有点文质彬彬的气质。
  
  他在读大学时就骗到手一个如花似玉的师妹,之后又通过人力资源部将这个师妹招入东盛集团,并很快结婚。
  
  曹沫不晓得郭建为何舍得将结婚都不到一年的娇妻丢在国内,自己争取外派的机会。
  
  或许是各方面都谈不上特别出色的郭建,觉得一定要打拼出成功的事业,才有可能抵挡住窥视的群狼,守住他那个目前心思还算单纯但以后完全不知道会不会被这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腐蚀而堕落的娇妻吧?
  
  郭建将生死未卜的他跟卡布贾丢在伊波古村,曹沫心里不可能没有一点怨气,但他年纪不大,挨社会的毒打却是不少。
  
  特别是四个月的看守所生涯教导他,越是关键时刻,越是要苟得住气……
  
  要不然,他现在直接拿把木叉子戳爆郭建这龟崽的眼珠子,也解决不了问题啊!